http://mp4.china.com.cn/video_tide/video/2017/3/5/2017351488706038049_456.mp4
 

更多推荐

“全面二孩”放开之后

七年前,时任广东省中山市中山中学校长的贺优琳观察到某些现象,一些小学在萎缩,出现大量剩余学位,并校的情况时有发生。他觉得是“我国的人口政策出了问题。”

2015年10月29日晚7点,这位连续五年在全国人代会上提交实行“全面二孩”建议的人大代表,焦灼地等待着当晚的新闻联播。当天下午结束的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上,通过了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政策的决定。

贺优琳等来了一个期待已久的回应。

2015年12月27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修改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的决定,“全面二孩”于2016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中国正式进入“全面二孩”时代。

2016年6月,老二宋星延出生一个月,一家四口合影。(图片由“二孩”父母提供)


曾经每次答复都写不满意的代表

回忆起最初为“全面二孩”发声的情形,贺优琳告诉中国网记者:“开始的时候压力蛮大,好像是和国策唱对台戏,但后面这两三年呼声越来越大,无论是官员和普通百姓,各方面越来越形成共识了。”

贺优琳认为要缓解我国人口老龄化、年轻人赡养老人压力、空巢老人、失独家庭等一系列社会问题,都“迫切需要放开二孩。”

此前,有关部门多次对贺优琳的建议进行答复。“每次答复我都写不满意。”他说,“全国人大常委会很重视这种情况,责成有关部门和人大代表面对面沟通,所以我就一次又一次地和国家卫生计生委的同志沟通。”

2013年12月28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关于调整完善生育政策的决议,“单独二孩”予以实施。

“单独二孩”政策实施后,有人给贺优琳送来鲜花,但更多的是从全国各地飞来的信件和明信片,“他们希望我不放弃,继续努力、继续呼吁,希望全面放开二孩,给了我很大鼓舞。”

连任两届人大代表,9年的时间,贺优琳提出涉及学前教育、校园暴力、老年人服务等多个领域共96份建议、议案。

老二宋星延被姥姥抱着。中国网记者 赵超 摄


不能让生二孩的家庭吃亏

全国妇联儿童工作部与北京师范大学2016年开展的“实施全面两孩政策对家庭教育的影响”调查结果显示,一半以上的一孩家庭没有生育二孩的意愿,在发达地区尤为突出。

“‘全面二孩’遇冷令人忧心,生育高峰现象主要是大龄妇女在挤‘末班车’。”贺优琳说。

生育了二孩的父母也存在很多担忧。来自北京的宋栋和赵娴夫妇去年五月迎来了第二个宝宝。“现在好多方面的资源都比较紧张。上医院,尤其是去儿童医院、儿研所的人特别多,挂号特别难,专家号又少。”赵娴对中国网记者说。

“我们小区的幼儿园都是民办的,收费很高,还是希望每个小区能配一个公办幼儿园,收费低,家长也放心。”她说。

上述调查显示,80%的父母在思量是否生育二孩时考虑的因素,排在前四位的分别是:“孩子入园、升学的情况”、“婴幼儿用品质量”、“生活地区环境状况”、“孩子看病就医的便利程度”。70%左右的父母认为,“母亲的精力”、“家庭社会经济状况”、“孩子上幼儿园以前有人帮助照料”、“父亲的精力”等也是重要因素。

“别以为政策实施了,大家就猛生。”贺优琳说,“我们不能让生二孩的家庭吃亏,不能让孩子将来的抚养质量受到影响,不能让家庭的生活质量受到影响。”

2016年5月,老二宋星延出生,老大宋雨润看着刚出生的弟弟。(图片由“二孩”父母提供)


鼓励“二孩”须全面完善配套制度

今年的人代会上,贺优琳继续死磕“全面二孩”,大会召开前夕,他为了完善“尽快把学前教育纳入免费教育”的建议,专门到幼儿园调研。

“我们目前没有足够的公办幼儿园,民办的要么低端不想去,要么高端读不起。”贺优琳指出,“幼儿园应以公办为主体,比例应达到80%。”

他建议把幼儿园纳入公立教育,实行12年义务教育,形成以公办为主体,少量高端民办为辅助的学前教育体系。

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教授杨菊华建议,应由政府牵头,建构一个0到3岁的托育服务体系,以社区为主导,同时把家庭纳入进来。

“我国0到3岁的婴幼儿几乎80%都由祖父母主要照顾或协助照顾,家庭的角色也是非常重要的。”杨菊华对中国网记者说,“家庭是在帮助社会照料孩子,政府是不是应该通过某种形式来补偿?比如政府购买服务的这种方式。”

贺优琳今年还提出了《关于“二孩”生育政府应担更大责任的建议》,他建议政府应全面完善配套制度,建立“生育绿色通道”和“生二孩光荣”的社会氛围。

“该投入就投入,挖掘学校和医院等各方面的潜力,扩大儿科、扩大产科等等。”贺优琳说。

他建议实施保障女方各种福利、延长男方陪产假、对生育进行财政补贴奖励等优惠政策。

今年是十二届全国人代会的收尾之年,贺优琳称,无论自己是否会当选下一届人大代表,都会持续关注二孩政策。“希望这个政策能给我们国家的发展、民族的未来带来良好的效果。”他说。

“我们现在要改变观念,生孩子不仅仅是家庭的事,更是为了国家。”贺优琳说。

(文字/魏婧 策划/魏婧 赵超 摄像/王梦泽 黄富友 赵超 魏婧 剪辑/王梦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