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变迁:绿色带富农牧民

“在戈壁滩上植树成本高,后期维护的花费更大,等中央拨款或光靠地方财政资金不是长久之计。”阿克苏地委书记窦万贵认为,要让生态建设的成果延续下去,必须调动民间力量,鼓励全民参与绿化,并享受绿化带来的经济收益。

他介绍,以林养林,就是合理调整绿化造林结构,结合南疆的光热资源,在防护林中间套种苹果、核桃、红枣等一批经济林。政府先期投入开发种植,然后用最优惠的政策承包给农民来管护,收益归承包户所有。

这样,政府减轻了负担,农民也在生态建设中实现脱贫致富。

甘永军是“以林养林”的受益者之一。1989年,他从北疆的木垒县到柯柯牙承包果园,政府提供了免费的苗木、土地和水。如今,他的20多亩果园年收入超过30万元,在市里买了楼房,开上了轿车。10年前,甘永军还在果园开起了第一个农家乐,带动周边100多户果农经营起了自家庭院。这些农家乐,成为阿克苏市民休闲时的好去处,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游客。

“以林养林”模式逐步成熟起来。柯柯牙115.3万亩的荒漠绿化工程中,80%是经济林,15%是防护林,5%是基础设施建设和配套项目。

林果业发展还给易地扶贫搬迁的农牧民提供了机会。2014年,贫困户迪里拜尔从天山深处搬到柯柯牙管理区拱拜孜新村,当地政府给她家无偿提供了8亩核桃园,核桃成熟前,她在家门口一家果业公司打工,每月有3000元的收入,“现在钱多了,孩子今后也能上更好的学校了。”迪里拜尔说。

现在,塔里木盆地的大果盘甜蜜了整个阿克苏地区。阿克苏地区林业局统计,2017年,阿克苏地区林果面积稳定在450万亩,产量221.5万吨,产值达130.7亿元。

毗邻柯柯牙林的温宿县如今成了全国闻名的林果大县。去年,全县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突破15000元,林果业占比达7成以上。目前,阿克苏还大力推进林果业生产、加工、销售一体化发展,建成林果企业140多家,提供了一大批就业岗位。

当地一名干部说,阿克苏刚开始种果树时,大家都没想到,这里能成为新疆林果的主产区,阿克苏苹果成为继吐鲁番葡萄、哈密瓜之后的新疆新名片。

大改善:“灾源”变成“幸福源”

甘永军(左一)在地处新疆阿克苏地区柯柯牙绿化工程内的果园吃饭(2017年9月22日摄)。10年前,甘永军还在果园开起了第一个农家乐,带动周边100多户果农经营起了自家庭院。新华社记者 杜刚 摄

在柯柯牙绿化工程纪念馆,一个红色的账本十分显眼,上面记录着1986年以来历届党委政府任期内在柯柯牙的绿化面积。30年来,绿化面积有多有少,但从未间断过。

2015年,继柯柯牙荒漠绿化工程后,阿克苏河流域、渭干河流域、空台里克区域“三个百万亩”生态治理项目陆续开始,包含防洪堤、交通路网、水利灌溉、荒地造林、退耕还林、林果业提质增效等工程,以全面推进生态系统修复与保护。

目前,阿克苏河流域126.33万亩生态治理工程已全部完工,渭干河流域107万亩生态工程将于今年秋季完工,空台里克区域生态治理工程今年春季已完成植树造林6万亩。三项工程按计划到2020年完工后,受益人口超过百万。

谈到两河百万亩生态工程,阿克苏市依干其乡托万克巴里当村果农吾斯曼·斯马依深有体会:“过去树少,每到香梨挂果的时候,大风和沙尘暴让树上的香梨掉很多,影响产量和收入。现在环境好了,收入也有了保证。”

作为阿克苏河的一部分,7.6公里的多浪河流经阿克苏市。36岁的努尔麦麦提清晰记得,10年前,他家还住在多浪河边的平房中,“河水五颜六色,特别臭。”

自2006年起至今,阿克苏市陆续开展三期多浪河景观工程建设,前两期已完成,第三期正在施工。

10余年间,河道拓宽了、活水引来了,沿河两岸种满了树,主题公园、文化广场建起来了。夏日的晚上,人们纷纷来此骑行、散步。

2016年,多浪河建起了一座游乐公园,努尔麦麦提在园中浇水、锄草,甚至学会了开船,每个月有3000元收入。“要不是改造多浪河,我们就不会有现在的工作,可能还住在没厕所的平房里”。

与30多年前进军柯柯牙不同,这三个百万亩生态工程不再单纯依靠人力,机械化、科技化程度越来越高。

如今,阿克苏农区水土流失、土地沙化和盐碱化现象得到明显缓解,城区风沙危害明显下降。据阿克苏地区气象部门统计,阿克苏沙尘天气由1985年的近100天减少至目前的29天。国土森林覆盖率,也由3.35%增加到6.8%,城市绿化覆盖率达到35.46%。生态环境的改善为地区经济稳步发展、人民群众安居乐业提供了良好保障。

行走在阿克苏市、温宿县城、库车县城等地,从中心路口到小区角落,几乎处处见绿意。

“阿克苏从荒芜到繁荣,幸福源自柯柯牙。”当地人说。(新华社记者黎大东、何军、杜刚、何奕萍)

<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