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转播到腾讯微博字号:

解密:毛泽东1957年反右整风的初衷(图)

新闻中心-中国网 news.china.com.cn  时间: 2013-01-07  发表评论>>

解密:毛泽东1957年反右整风的初衷(图)

在3月10日的新闻出版工作者会议上,有人反映,现在报纸编出来群众不爱看。毛泽东认为:“报纸是要有领导的,但是领导要适合客观情况。群众爱看,证明领导得好;群众不爱看,领导就不那么高明吧!”“报上的文章,‘短些,短些,再短些’是对的,‘软些,软些,再软些’就要考虑一下。不要太硬了,太硬了人家不爱看,可以把软和硬两个东西统一起来。”

有人问:鲁迅如果活着会怎么样?毛泽东回答:“我看鲁迅活着,他敢写也不敢写。在不正常的空气下面,他也会不写的,但更多的可能是会写。现在有些作家不敢写,有两种情况:一种情况,是我们没有为他们创造敢写的环境,他们怕挨整;还有一种情况,就是他们本身唯物论没有学通,是彻底的唯物论者就敢写。”[ 《毛泽东传(1949——1976)》,中央文献出版社2003年12月第1版,第634页。]

关于在报纸上如何开展批评,毛泽东指出:“对人民内部问题进行批评,锋芒也可以尖锐。我也想替报纸写些文章,但是要把主席这个职务辞了才成。我可以在报上辟一个专栏,当专栏作家。文章要尖锐,刀利才能裁纸,但是尖锐得要是帮了人而不是伤了人。”他又一次强调:“现在搞大民主不适合大多数人民的利益。有些人对别人总想用大民主,想整人,到了整自己,民主就越小越好。我看在文学、新闻等方面,解决问题要用小小民主,小民主之上再加上一个‘小’字,就是毛毛雨,下个不停。”

3月12日下午,毛泽东在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发表讲话,其中重点谈到知识分子问题:“我国的知识分子大约有五百万左右。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爱国主义者,拥护社会主义。许多人不赞成马克思主义,不赞成社会主义,但是在外国人面前他就表现为爱国主义者。同志们都是做宣传工作的,我们有一个宣传马克思主义的任务。”

“国家只存在三部分人,就是:工人,农民,知识分子。知识分子的性质就是为工人、农民服务的。他们是脑力劳动的工人,是用脑子的工人。知识分子是旧社会留给我们的遗产。这几百万知识分子要先受教育。不是已经改造好了,不需要改造了。我看还要改造。大多数人是愿意学习的。要在他自己愿意的基础上,有别人的好心帮助,而不是强制地学习。”

毛泽东将要在党内进行整风的信息透露了出去:中央作出决定,准备今年就开始,先搞试验,明年比较普遍地进行。党外人士自愿参加。整风的目的,就是要批评几个东西:一个叫主观主义,主要是教条主义;第二是宗派主义;还有一个是官僚主义。现在的情况是官僚主义相当严重。整风不用大民主,用小民主,在小组会上,是小小民主。要和风细雨,治病救人,反对一棍子打死的办法。

毛泽东总结道:“百家争鸣,说一百家,其实只有两家:无产阶级一家,资产阶级一家。说百家,无非言其多也。马克思主义里面也有几家,修正主义算一家,教条主义是一家。”

毛泽东又针对性地回答了一些问题。诸如就共产党是否能够领导科学这一问题,他如此阐述:“在现在这个时期,我看是又能领导又不能领导。在自然科学的这门学科、那门学科的具体内容上不懂,没有法子领导。共产党过去忙于阶级斗争,一直到现在,阶级斗争基本完结了,但还没有完全完结,许多政治问题要它来处理。跟别的东西一样,阶级斗争也是学会的,我们是花了几十年的功夫,从1921年起到党的七大,花了二十四年,才使我们对阶级斗争有一套科学,有一套根据马克思主义原则、合乎中国情况的战略、策略。学会自然科学可能也要这样长的时间。”

参加这次会议,听了毛泽东讲话的著名作家和翻译家傅雷,曾在一封家书中十分动情地述及他的感想:“毛主席的讲话,那种口吻,音调,特别亲切平易,极富于幽默感;而且没有教训口气,速度恰当,间以适当的pause(停顿),笔记无法传达。他的马克思主义是到了化境的,随手拈来,都成妙谛,出之以极自然的态度,无形中渗透听众的心。讲话的逻辑都是隐而不露,真是艺术高手。”“他的胸襟博大,思想自由,当然国家大事掌握得好了。毛主席是真正把古今中外的哲理融会贯通了的人。”

毛泽东提前发动整风运动。对于知识分子,他再次强调:“百家者,两家而已:资产阶级一家,无产阶级一家。知识分子百分之七八十是处在中间状态的。争鸣,就是两家争取这中间状态的知识分子。知识分子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现在的知识分子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他们的灵魂依旧在资产阶级那方面。”

4月7日下午,毛泽东乘飞机离开杭州回京。在飞机上他俯瞰古越大地,心旌摇动,回京后书写了柳永的《望海潮》一词。在这次视察途中,毛泽东发现最高国务会议上他“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的讲话,《人民日报》不宣传,只发了两行字的新闻,没发社论。反而是民主党派办的《光明日报》《文汇报》大鸣大放。他觉得很有问题,4月7日刚回京,就把胡乔木找去询问此事。4月10日,又找《人民日报》总编、副总编谈话,从中午12时三十五分到下午17时十分,长达四五个小时。

毛泽东严厉地批评陈伯达、胡乔木、周扬、邓拓、胡绩伟等人:“你们按兵不动,反而让非党的报纸拿去了我们的旗帜整我们。过去我说你们是书生办报,不是政治家办报。不对,应当说是死人办报。你们到底是有动于衷,还是无动于衷?我看是无动于衷。你们多半是对中央的方针唱反调,是抵触、反对中央的方针,不赞成中央的方针的。中央开的很多会议你们都参加了,参加了会回去不写文章,这是白坐板凳。以后谁写文章,让谁来开会。”

对于知识分子问题,他再次强调:“现在对待知识分子的政策究竟是什么?百家者,两家而已:资产阶级一家,无产阶级一家。知识分子百分之七八十是处在中间状态的。争鸣,就是两家争取这中间状态的知识分子。知识分子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知识分子的毛可以附在资产阶级的皮上,也可以附在无产阶级的皮上。现在应该附在无产阶级的皮上。现在的知识分子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他们的灵魂依旧在资产阶级那方面。”[ 《毛泽东传(1949—1976)》,中央文献出版社2003年12月第1版,第638页。]

4月25日凌晨,毛泽东在游泳池同彭真谈了对整风指示稿的修改意见。4月27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整风运动的指示》。5月1日,这个指示在《人民日报》发表。全党整风开始了。直到3月底,毛泽东还讲:“整风是今年准备,明年、后年推开。仅仅过了一个月,整风运动就开始了!”

这一个月里,毛泽东的思想是怎样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人民日报》不宣传他的“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讲话可能是最直接的因素,但仅仅这一件事,恐怕也不至于使他的思想有如此巨大的变化。他的卫士长李银桥后来回顾这段历史,认为毛泽东在1956年下半年后,性情明显变得容易急躁了。当时国际上发生的波匈事件和苏联政局阴晴不定,国内发生的一些罢工罢课、游行示威事件,以及他与党内一些领导人在“冒进”与“反冒进”问题上的意见分歧,都促使了他的这种变化。

文章摘自《毛泽东重整旧河山》作者:李蒙 侯波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文章来源: 人民网 责任编辑: 苏向东
官方微博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