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news.china.com.cn 转播到腾讯微博字号:
新生命点燃生活希望
新闻中心-中国网 news.china.com.cn  时间: 2011-04-01  责任编辑: 傅阳

中国农历春节前夕,“5.12”汶川地震灾区震中映秀镇张家坪村村民基本全部搬进了新家,2011年春节也是许多再生育家庭同自己的孩子在新房过的第一个春节。图为1月28日,罗成伟、董成香抱着他们的女儿罗可馨拍全家福。中新社发张浪 摄

《新闻1+1》2010年5月12日播出:找回逝去的爱!以下为节目实录

主持人(董倩):

两年前的那次大地震夺走了他们唯一孩子的生命,从那之后,这些已经不再年轻的父母们就从来没有放弃过努力,他们希望再次生育一个孩子,来找回对过去孩子的那种爱。在汶川大地震两周年的这个日子里面,让我们一起来关注这个特殊的母亲群体。

刘莉患有哮喘,41岁怀孕,属于高危人群

刘莉:

我老公说我有哮喘怕不能生,我说我要生,不惜一切代价,哪怕说用生命来换一个,我也要生,只要我怀的上。

我要怀这个娃娃的目的,也就是为了姗姗,说句老实话。为什么这样说呢?我说我们两个老的走了无所谓,都是值得的,我们活了这几十年。我的姗姗才15岁就走了,我说如果我们两个老的走了,谁去给她上坟,她的坟上长草了、荒了,谁去给她打理,还是要有个弟弟或者妹妹,永远延续下去。

胡惠姗,刘莉的第一个孩子,两年前的今天在汶川地震中罹难,年仅15岁。

刘莉:

我老公一直都不说话,因为当时在路上,他车子停在桥上的,就一直把我拉上车了,才给我说死都死了。我当时纯粹就跟疯了一样。

5·12之后,刘莉保留了一切与女儿有关的东西,包括乳牙和脐带。

刘莉:

因为当时她脐带发炎,持续了很久,掉下来之后我就用纸包上,干了之后纸就撕不下来了。

当时我在停尸房去把姗姗找到之后,给姗姗穿上衣服,看着她的手,我舍不得这个指甲,这是最后摸她的纪念。

第二天我就把她弄去火化了,火化了过后我就把她(骨灰盒)抱回来了,我说我希望她再陪我一段时间。骨灰盒刚从他们手上接过来之后,我的心就像是这样子往外扯,这是我们娘俩的心灵感应,就像她感到激动和高兴一样。我还在想这是怎么了,我心跳好厉害,就像好激动一样,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有这样的感觉,所以我后来写了一篇日志,日志就叫《拥抱的震撼》。

“她的灵魂感觉到了妈妈身体里散发出来的所有温度。她却没有办法让我知道她的感触,于是最悲惨的一幕出现了,她的鼻血从两只鼻孔里喷涌二出。……妈妈的心碎了。”——《拥抱的震撼》作者:刘莉

刘莉:

我就想回来一定要把电脑学会,我就学电脑,我就去买拼音的书从头开始学。我连开机都不知道,都是人家教我的,我有时候就让他们同学来教我,教我怎么开机,怎么关机,我就去学电脑,学了我就想把娃娃的QQ空间留着,给它点亮,一直都给她留着,让她生命有延续,我不想就让它这个样子熄灭了。

梦里我紧紧地拉着我可爱女儿的手说:“宝贝,你能不能去请求上帝爷爷让他准许你重新转世回到妈妈身边,妈妈之所以不放弃要做那么多难道还不足以感动他吗?你去求求他可不可以。”我的女儿笑着对我说:“妈妈你放心吧!可以的。”——《幸福的踢踹》作者:刘莉

她名叫“胡慧恩”,意思是叫她长大了以后要学会感恩,感谢你这个亲爱的姐姐给她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机会,感谢所有的关心和帮助我们的好心人。——《感恩》作者:刘莉

截至2010年4月底,四川灾区已有3140名在地震中失去孩子的妇女成功怀孕,已生育婴儿2106个。

主持人:这些母亲虽然已经高龄了,但是都希望再怀孕,你说她们的目的是什么,为了谁?

白岩松(评论员):

我觉得刚才片子里那个母亲说的一句话,真的让我心里一动,她说孩子的生命像一个蜡烛,一不注意就可能被吹灭。但我们反过来想,当初一场大地震就吹灭了一个家庭的蜡烛,因为整个四川在地震当中一共有8000个独生子女家庭,要么失去了独生子女的生命,要么就是因为地震而致残。一共有6000多个家庭有再生育的愿望,现在已经有3100多个怀孕,其中2000多已经出生在。这等于在已经吹灭蜡烛的家庭里重新点起一个蜡烛,有人说“对于中国人来说,孩子就是宗教”,这句话是很重的。我想有一定的道理,孩子就是中国人的宗教,在经历那样一场巨大灾难的时候,当她再次怀孕并且又有一个新生命降生的时候,这个家庭蜡烛的光亮重新照耀了这个家庭,我觉得它太重要了。

主持人:

母亲,41岁了,哮喘病,哪怕是豁出命也要再生一个孩子。

白岩松:

而她不过是灾后所有失去自己孩子,或者说孩子因为地震而致残的母亲当中的一个代表。其实,所有在灾后因为失去了孩子,或者孩子致残之后还想再生一个孩子的母亲,背后都有这样一种冲动,她都是在惦记着上一个孩子的过程当中去要这个孩子,更何况这个家庭需要孩子。

但是她面临三大难题:

第一,高龄。你想象一下,有的母亲是她的孩子在18岁上到高三时,不幸被大地震带走了,她要再生。据都江堰反映,85%以上要再怀孕的母亲超过35岁,而超过40岁的母亲达到了65%,这是一个非常高的高龄产妇群。

第二,在怀孕过程当中,对天下其他的母亲都是一个幸福的过程,从一开始就是笑容陪伴。但是对于这些母亲来说是从眼泪开始的,然后再怀孕过程中那种痛苦、快乐、幸福、怀念、眼泪、笑容的纠缠极其艰难。

第三,其实怀孕本身都很难,因为有相当多家庭想要孩子的愿望是很强烈的,但是由于地震导致的心理或者生理方面的疾病,或者导致的致残,因此怀孕本身都非常艰难。

这三大挑战摆放在所有要在灾后怀孕的母亲和家庭面前。

主持人:

你能够想象,对于一位失去自己孩子的母亲,在重新怀孕的过程中,这种心理的冲撞会有多严重。一方面她有一种巨大的失落感,另一方面,有一种孕育新生命的巨大的欣喜的感觉。

白岩松:

所以我说这种纠缠是天下任何其他母亲很难去体会到的。有人说怀孕不容易,因为怀孕的反应很激烈,那是一种幸福的痛苦。但是对于灾后的母亲来说,这种痛苦与幸福的交织是实实在在的,是真的很痛,又慢慢有幸福感。

有一个了解灾后母亲怀孕过程的人说,几乎所有这样的母亲都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失去孩子时候巨大的痛苦,这不用说,谁都清楚。第二,知道自己怀孕之后的喜上眉梢,在痛苦当中开始生长了一种希望。第三,真的孩子降生之后那种由衷的欢笑。为什么要这么说,在她怀孕的过程当中,她所有的压力、期待都持续在这十个月的过程当中,因此她的那种焦虑恐怕是其他母亲很难想象的。所以真的当孩子生下来而且健康之后,她的那种由衷的爆发,这个家庭重新充满了活力。

1   2   下一页  


  新闻眼 |  2011.04.01
 
文章来源: 中央电视台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精彩图片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