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春涛现任中共中央党校党史教研部副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中共党史学会常务理事、副秘书长,并被多所高校和研究机构聘为客座教授或特约研究员,近年来的主要研究方向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史和中国共产党执政经验。谢春涛出版有《大跃进狂澜》和《庐山风云——1959年庐山会议简史》等专著,主编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史》、《转折中国——1976—1982》、《历史的轨迹: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共和国五十年图史》、《中国简史——从孔夫子到邓小平》(英文版)等书,发表文章百余篇。
    社会稳定问题是中国共产党目前面临的一个大问题,现在暴露出来的矛盾很多,很尖锐。国内出现的类似“乌坎事件”、“孟安事件”……都在说明这个问题。社会之所以不那么稳定、不那么和谐,原因就在于建设和谐社会的过程中,各方利益诉求的不一致。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网十八大专题报道 首席观察员谢春涛

谢春涛:维护社会稳定就是让各阶层有发声机会

编者按:中国共产党人用60年时间,建设出一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再过60年,新一代的共产党人能否建设出一个经济发达、社会稳定的和谐社会?面对这一历史之问,中国共产党人将如何作答?在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期间,中央党校著名党史专家、《历史的轨迹: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中国共产党如何治理国家?》作者谢春涛教授将作为中国网首席观察员,为您详细解读十八大热点问题。

 社会保障是民安所在,历来被称为人民生活的“安全网”、社会安全运行的“稳定器”和收入分配的“调节剂”。——谢春涛

“往往社会稳定、经济发达的地方,领导比较注重沟通,特别是通过互联网和老百姓沟通。在广东省,党政一把手与网民的互动比较多,跟政府提意见的网民在全国来讲也比较活跃,产生的好案例非常多。尤其在网络问政制度化方面,提得比较早,广东在这方面领先于全国。”——谢春涛

各方利益诉求不一致是社会不稳定的主因

社会稳定问题是中国共产党目前面临的一个大问题,现在暴露出来的矛盾很多,很尖锐。国内出现的类似“乌坎事件”、“孟安事件”……都在说明这个问题。

社会之所以不那么稳定、不那么和谐,原因就在于建设和谐社会的过程中,各方利益诉求的不一致。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征地拆迁引发的矛盾。从数量、结怨程度上来讲,这个应该是最突出的。城市土地是一个垄断性稀缺资源,同时也是部分利益集团获得巨额利润的主要途径。补偿安置在征地拆迁中是最为敏感,最为错综复杂的环节,这个过程中也容易造成各方利益诉求的不一致。

二、劳资引发的矛盾。在现代社会里,劳资之间的冲突是无可避免的,尤其是在中国这样一个发展中的转型国家。工资较低,拖欠工资,劳动时间长、强度大,劳动环境差,生命和健康受到严重威胁;不依法给职工购买社会保险……表现形式多种多样。

三、司法不公引发的矛盾。统计资料显示,信访案件中排在第一位的是涉法涉诉案件,这类信访问题,集中体现在群众对司法裁判结果不服、案件执行难等权益类、民生类诉求。司法不公最容易引发群众上访。

四、干群关系引发的矛盾。有的干部认为,权力是上级给的,只要对上级或是某个领导负责;有的认为权力是自己挣的,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等等,错误的职权定位,导致腐败现象的产生,而腐败现象直接加剧紧张的干群关系。

维护社会稳定还得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

一、从经济上来讲,就是协调各阶层的经济利益。让精英阶层有动力、有积极性,鼓励他们创业,把蛋糕做大一些。搞平均主义社会不可能发展。让弱势群体也得逐步过上体面的、有尊严的生活。

二、从政治上来解决。推进民主,让所有的社会阶层都有自己发声的机会,表达自己诉求的机会。充分发挥信访渠道的作用,充分了解民意、民怨,及时化解矛盾。

环境污染已成为影响社会稳定的新因素

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这两者是一对矛盾体。由于经济发展导致环境污染的例子很多,教训很惨痛,有一些地方,只要一建化工厂,老百姓就本能的反对,环境污染已成为影响社会公平、导致社会不稳定的新因素。

怎么把已经污染的环境治理好,任重道远。有的污染还在加重,难点就在于有的地方的干部为了出政绩,对项目来者不拒,有的是东部发达地区淘汰的项目,有一些中西部地区拿来就上。

要想解决这些问题,一方面要通过宣传教育,让越来越多的人有环境保护的意识;另外,把环保、生态文明、科学发展等作为对领导干部政绩考核的参考内容。老百姓,特别是各级人大代表,也要在环境保护方面发挥对政府监督的作用。

收入分配差距拉大是社会稳定的大隐患

统计数据显示,我国收入最高的10%群体和收入最低的10%群体的收入差距,已经从1988年的7.3倍上升到目前的23倍。收入分配拉大将给社会和谐稳定带来隐患。

收入分配改革刻不容缓,也是难点问题,原央行副行长吴晓灵女士曾抱怨说,收入分配改革喊了8年都没有解决。可见这个问题有多难。

大家不满意收入差距拉大,往往不在于差距本身,而是差距造成的原因。“不患寡而患不均”。有一个说法,“仇富不仇袁隆平”,袁隆平在很多人的眼里也算是相对比较富裕的阶层,但是对于这样的高收入,没有几个人抱怨。

要解决这个问题确实很难,其背后,有长期积累下来的发展不平衡;也有相关体制机制的障碍,如户籍制度、社会保障制度都有待完善;更有分配制度本身的问题。这些,都需要我们以更大的决心和勇气、更好的协调与设计来逐步解决。

毫无疑问,解决这个问题的难度,存在既得利益者阻碍的成分。中国现阶段的收入分配大多取决于强势或者是拥有决策力量的那部分群体。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是利益关系的深刻调整和变革,要兼顾各方面的合理诉求。不管是改革方案的制定,还是改革措施的实行,都需要更多地倾听民声、了解民意。

领导要注重沟通并根据民意采取措施

李瑞环同志曾经讲过一句话,很有深度,“听取群众意见要经常化、制度化。” 下基层就是了解民情、民意,听取群众意见的一种渠道。信访也是一个渠道,包括各级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发表意见,也是反映了一些民意。

应该说反映民情、民意的渠道、机会比过去多多了,关键在于怎么样能够及时有效的让我们各级领导重视,而且根据这些民意采取相应的措施,这个有待于进一步的推进。

往往社会稳定、经济发达的地方,领导比较注重沟通,特别是通过互联网和老百姓沟通。在广东省,党政一把手与网民的互动比较多,跟政府提意见的网民在全国来讲也比较活跃,产生的好案例非常多。尤其在网络问政制度化方面,提得比较早,广东在这方面领先于全国。(完)

中国网独家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