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期:中国式“智慧养老”探索

 
 
http://mp4.china.com.cn/video_tide/video/2017/2/28/20172281488278440342_456.mp4

60多岁的徐阿姨是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虚拟养老院”的“新住户”,入住后她自称心情放松了很多,“老伴发病不用再害怕了,给养老公司打个电话就有人帮忙送医院,每天助老服务员会过来帮着打扫卫生,收拾家务。”她说。

同样住在“虚拟养老院”里的尹阿姨,通过“虚拟餐厅”电话,点一荤一素俩个菜,每顿饭花费不到10元钱。

兰州市城关区政府开创的“虚拟养老院”,通过一部热线电话、一个指挥平台、一批加盟企业,采用政府引导、企业加盟、市场运作、社会参与的方式,满足了老人无需入住养老院,便可在家享受到专业化和标准化养老服务的要求。

2017年2月22日,国家民政部副部长宫蒲光前往兰州市城关区“虚拟养老院”考察,给予了高度评价。

全国人大代表一份关于“智慧养老”的提案

据2016年民政部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底,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数为2.22亿。据预测,到2050年,中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将增加到4.8亿,临终无子女的老年人将达7900万左右,独居和空巢老年人将占54%以上。并且,我国养老方式主要为居家养老,比例高达96%。

全国人大代表、民建浙江省副主委车晓端曾做过人口工作,她告诉中国网记者,从我国人口的年龄结构来看,很需要进一步重视养老问题。“在新的形势下,怎么能够运用新的方式,进行‘智慧养老’,让养老工作跟社会的发展同步,是需要探索的。”车晓端说。

车晓端在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上提交的一份提案《推进“智慧养老”工作探索中国养老新途径》中写道:“‘智慧养老’作为现代科技与养老服务有机结合的现代养老模式,具有中国特色的可行性,代表了未来养老的发展方向,也是破解养老服务难题的重要出路。”

车晓端介绍,绍兴作为深化全国智慧居家养老服务标准化试点,正在进行探索。2016年8月,浙江省发布了《智慧居家养老服务信息平台建设与管理规范》等7项市级地方标准规范,基本建立健全了养老服务基础标准、服务保障标准、服务提供标准等智慧居家养老服务标准体系。

“‘虚拟养老院’只是‘智慧养老’的一个层面,‘智慧养老’包括设施、理念及方式,它不是一个点一个线,是立体的、多角度的。” 车晓端说。

“虚拟养老院”仍需政策扶持

2007年,全国第一家“虚拟养老院”在江苏省苏州市姑苏区诞生,为2.6万名高龄、空巢老人提供养老服务。据江苏省老龄办资料显示,目前江苏省已建成95个“虚拟养老院”,已辐射全省90%以上的养老服务对象。

车晓端认为我国“智慧养老”还处于起步阶段,“‘智慧养老’要在建立健全机制、加强统筹规划、设立准入门槛、加快搭建平台、整合提升服务资源等方面下大气力。”她说。

在“虚拟养老院”受到老人欢迎和社会各界认可的同时,其发展推广受到制约,餐食质量不稳定、企业退出、人才流失等问题日渐显现。随着参与老人的增加,大部分“虚拟养老院”在管理、运作模式、资金投入等诸多问题上也面临着挑战。

车晓端建议,政府应对“虚拟养老院”建设给予资金上的扶持,并把居家养老服务经费列入财政预算。

“此外,政府还应对‘虚拟养老院’服务项目的加盟企业给予政策扶持,由民政、工商、税务三部门协商制定优惠政策,酌情减免税费,吸引更多的企业加盟‘虚拟养老院’,打造全民养老的新模式。”她说。

车晓端还建议在发展“智慧养老”的过程中加强医养结合政策的落实。

“通过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等形式,将医疗、养老、康复等一体化服务延伸到家庭。”车晓端表示,通过“虚拟养老”的模式实现居家养老的全覆盖,同时结合社区养老和机构养老,这样三种养老模式互为补充,实现一个大养老服务格局。

“智慧养老”实践不断加快

近年来,从地方到中央,关于“智慧养老”的实践正在加快。

截至2015年底,兰州市已初步形成“虚拟养老院”居家养老服务模式,相继出台了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管理、补贴、老年人能力评估、服务组织评定等标准和办法。

2015年11月20日,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关于推进医疗卫生与养老服务相结合的指导意见》,全面部署进一步推进医疗卫生与养老服务相结合。

2016年初,商务部公布的主抓工作中重点提到加快建立养老服务信息平台,推动养老健康等服务市场多层次发展。

2016年12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全面放开养老服务市场提升养老服务质量的若干意见》提出,推进“互联网+”养老服务创新,到2020年,养老服务市场全面放开。

2017年2月,工业和信息化部、民政部、国家卫生计生委印发《智慧健康养老产业发展行动计划(2017-2020年)》,到2020年,基本形成覆盖全生命周期的智慧健康养老产业体系,打造一批智慧健康养老服务品牌。

“未来10到15年将是‘智慧养老’、信息化养老等新形式的‘科技养老’快速发展的黄金年代。希望能够通过摸索和实践,真正建立一个覆盖面广、服务优质高效的‘虚拟养老院’。”车晓端说。

(文字/肖冰 策划/肖冰 黄富友 摄像/王怀荣 黄富友 吴佳潼 摄影/黄富友 剪辑/吴佳潼)

2009年11月,市领导接见北京市百姓宣讲团全体成员合影。(北京金海老年服务中心供图)

2012年8月,王金海被评为“首都十大健康卫士”。(北京金海老年服务中心供图)

2012年8月,卫生部副部长、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市中医局局长赵静,副区长卢国懿指导工作。(北京金海老年服务中心供图)

2013年9月,市民政局局长李万钧,区民政局局长王占勇检查工作。(北京金海老年服务中心供图)

2013年12月,副区长曹蕾、卫生局局长杨冬立指导卫生室工作。(北京金海老年服务中心供图)

2014年3月,房山区副区长刘胜国、区民政局局长王占勇、张坊镇党委书记慈建民、镇长游向荣指导养老工作。(北京金海老年服务中心供图)

2014年3月,美国哈佛大学公共卫生管理学院教授参观农村卫生工作。(北京金海老年服务中心供图)

2014年9月,南非卫生专家组参观农村卫生中医工作。(北京金海老年服务中心供图)

2005年9月,北京市中医局赵静局长检查中医工作。(北京金海老年服务中心供图)

每天坐诊是王金海雷打不动的工作内容,仅2016年来到王金海中医门诊就医的人数超过3万人。中国网记者 黄富友 摄

王金海在丰富老人的生活娱乐内容方面下了很多心思,购买的器材设施装满了整整一个房间。中国网记者 黄富友 摄

为了保证中药的治疗效果,王金海每次都要去药材产地去购买,这些野生黄芩就是他最近买回来的。中国网记者 黄富友 摄

“医养结合”是张坊镇金海养老中心的特色内容,王金海每天上午例行查房后都会为患者做针灸治疗。中国网记者 黄富友 摄

“医养结合”是张坊镇金海养老中心的特色内容,王金海每天上午例行查房后都会为患者做针灸治疗。中国网记者 黄富友 摄

上午接到附近村子老人的电话,王金海一直忙到下午两点才抽出时间驱车30分钟到张坊镇东关上村病人家中。中国网记者 黄富友 摄

王金海为周景荣和老伴儿沙树同检查后,周景荣和邻居执意送王金海出门。中国网记者 黄富友 摄

  王金海几年前了解张坊镇瓦沟村居民的收入情况后,鼓励并实地指导当地村民种植药材。据了解,瓦沟村目前种植药材的面积近千亩,每年为村民带来丰厚的创收。中国网记者 黄富友 摄

王金海为周景荣检查完身体后,也为周景荣的邻居古秀玲免费检查。中国网记者 黄富友 摄

 张坊镇东关上村周景荣今年65岁,患有甲状腺、动脉硬化、脑血管等疾病,王金海测量血压后准备回去给她开几副中药进行调理。中国网记者 黄富友 摄

王金海对药材品质格外看重,图为员工对药材黄芪筛选,将不符合标准的挑出。中国网记者 黄富友 摄

周景荣目送王金海离开。中国网记者 黄富友 摄

图为煎药用的器皿。中国网记者 黄富友 摄

作为建院的第一批密闭煎药机,15年过去了,机器内外依旧如新。中国网记者 黄富友 摄

《帧像》,让时代变迁有迹可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