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女性就业方面存在一种“M型曲线现象”,即因生育和育儿而离职、女性劳动者以30多岁人群为中心出现减少。《日本经济新闻》报道称,这一现象正在逐渐消失。其原因是有工作意愿的女性增多,而且日本的育儿支援政策也不断扩充。此外,由于当前日本经济复苏而人手短缺,企业增加了对女性的录用。但是,在薪资和非正式员工比率方面,男女依然存在差距,改善女性员工待遇成为课题。

日本总务省1月下旬汇总的最新的劳动力调查结果显示,2017年15-64岁的劳动者中,女性为2609万人,男性为3289万人。从劳动参与率来看,女性为69.4%,虽然与男性(85.6%)仍有一定差距,但创下了历史最高纪录。女性劳动参与率从经济复苏的2012年开始快速上升,5年内上升了6个百分点。从全球来看,这也是极为罕见的上升速度。2016年日本女性的劳动参与率超过了美国和法国(均为67%)。

“M型曲线”在按年龄层划分并用曲线来显示劳动参与率时出现。日本女性的就业存在一种倾向,即在30多岁育儿期离职,到了40多岁育儿告一段落后重新上班。欧美国家的女性劳动参与率曲线接近于梯形,而日本的曲线在30多岁时凹下去,呈现“M”型。这被认为是表明日本女性工作环境不完善的例子之一。

但是现在M型曲线已经非常接近梯形。虽然30-34岁女性的劳动参与率30年前仅为50%左右,但在最近几年快速上升,2017年上升至75.2%,与40-44岁女性的劳动参与率(77.0%)几乎处于同一水平。30多岁女性的劳动参与率提高,拉动了15-64岁女性整体的劳动参与率,达到70%。

日本政府和企业致力于推进劳动方式改革,育儿期的女性兼顾工作变得容易。2017年25-34岁女性正式员工比上年增加了4万人,非正式员工则减少了3万人。越来越多的女性以正式员工的身份重返职场。从2017年10月开始,日本育儿假最长可延长至孩子2岁。

据总务省调查,想工作却因为“生产和育儿”而放弃求职的女性多达89万人。日本经济研究中心的主任研究员佐佐木表示,“女性工作的空间还很大”。预计2019年度之前劳动参与率将继续提高。

人手严重短缺

虽然日本的经济正在复苏,但也存在无法确保劳动力而错失商机的情况。中小企业和需要大量人手的零售、餐饮以及运输等行业的短缺情况格外严重。这些行业对女性和老年人参加工作抱有很高期待。企业积极录用女性,工资易于上涨也是女性就业增加的原因之一。法国巴黎银行证券的首席经济学家河野龙太郎表示,“包括正式员工在内,工资显著上涨的局面正在到来”。

日生基础研究所的主任研究员久我尚子表示,如果大学毕业的女性经过2次生育、作为正式员工持续工作,在利用育儿假和缩短工作时长制度的情况下,整个职业生涯的收入将超过2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180万元)。另一方面,如果在生育第一个孩子后离职,等到第2个孩子的育儿情况稳定后,以打零工形式再就业,一生的收入仅为60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350万元)。如果女性参加工作和涨薪的趋势出现扩大,家庭的消费也将增加,有助于促进经济良性循环。(马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