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3月9日电 据日媒报道,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至本月11日将满7年,但在国家管理下的东京电力公司经营重组的前景依然扑朔迷离。

其中,实现作为改善收益关键的核电站重启、重组整合的工作难以展开。巨额赔偿与报废反应堆的负担正持续膨胀,东电迟早可能被迫调整战略。

资料图:2016年2月14日,日本福岛,东京电力公司福岛第一核电站附近的禁区里,50岁的木村先生站在小女儿由奈以前上学的教室前。他在五年前的海啸中失去了父亲、妻子和大女儿,小女儿也失踪了。

资料图:2016年2月14日,日本福岛,东京电力公司福岛第一核电站附近的禁区里,50岁的木村先生站在小女儿由奈以前上学的教室前。他在五年前的海啸中失去了父亲、妻子和大女儿,小女儿也失踪了。

据报道,东电去年春天修改了重组计划。事故负担预计超过21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3万亿元),比原先估计的增加一倍,打乱了原定计划。

新计划除了重启外提出重组,并挤出利润。社长与董事长也易人,设置讨论重大课题的“未来经营委员会”,致力于实际执行计划。

报道称,然而计划的前提却早已动摇。此前预计最快2019年度重启的柏崎刈羽核电站(位于新潟县)在去年年底6、7号机组通过了原子能规制委员会的审查,但当地知事米山隆一以验证其安全性需要数年为由态度谨慎。

作为重启条件,柏崎市市长也要求拿出1至5号机组的反应堆报废计划,路途险峻。

重组整合方面,东电提出力争在建设中的东通核电站(位于青森县)与其他公司共同开展项目,已正式启动磋商。社长小早川智明列举好处称:“这是今后40年切实运作的电源。能以较好条件、相对经济合算地建成。”

不过,其他电力公司表示“不考虑重组整合”(东北电力社长原田宏哉语),消极态度明显。这是由于认为会被卷入负担报废反应堆与赔偿框架中的不信任感根深蒂固。

报道还称,在自由化使得需求量最大的首都圈内竞争激化的情况下,东电未能提出有效对策。瞄准新的收益源,小早川发布新的方针,拟将可再生能源培养成匹敌火力的业务。伴随高效化的剩余人员将转到这一业务。

然而也有观点认为,东电“不加辨别地致力于时兴之物”(资源能源厅相关人士语),能否成功仍是未知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