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美国夸大外界威胁、塑造“国际敌人”为哪般?

美国国家情报总监6日对参议院军事委员会说,现在是危险时期,战争威胁比冷战结束以来的任何时候都大。国家情报总监丹尼尔·科茨和国防情报局局长小罗伯特·阿什利向委员会提交了他们关于美国所面临威胁的评估。该评估认为未来对美国可能造成的威胁包括来自俄罗斯、伊朗等国家,同时也包括网络威胁。而谈到中国,科茨诬称中国正花“超乎寻常的大把钱”提升国际地位,这让邻邦“忧心忡忡”。

特朗普各处树敌 为国家也为自己

美国鼓吹战争风险,发表他国威胁论等行为早已不是新鲜事,对此,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李巍在接受参考消息网采访时阐述了自己观点,他认为:这都和美国去年12月发布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相呼应。

在过去的18年里,美国政府一共只发布了5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而特朗普在执政的第1年就已经发布了一份。李巍说这份报告强调,美国如今所面临的安全形势日益严峻,美国也是长久以来首次面临如此复杂的安全形势。因此,在国防、情报以及贸易等方面,美国各部门需要制定战略,全面响应这份报告,以“保护”美国渡过难关。

如今美国严峻的安全形势因何而来?夸大外界威胁的意图又是什么?

李巍分析说原因有三。首先主观上的原因是:特朗普上任以来所组建的团队多以“鹰牌”分子为主。这些人代表的“保护派”立场十分强硬,同时他们还代表了美国的军工复合体的利益。“鹰牌”需要不断地寻找机会,来保护美国的军火产业。所以,“鹰牌”分子主导的政府,势必要夸大来自其他国家的威胁。

其次在客观上,李巍谈到,美国这几年的总体实力确实不如以往。曾经在九十年代的那个“孤独的王者”,已经在这几年显示出了衰弱。这与美国国内的贫富差距、两极分化、经济危机以及枪支安全等问题不无关系。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国民众的情绪焦虑感在增加,对外界变化的敏感度也在增加,从而逐渐演变成了容易夸大外界安全威胁的局面。

最后,李巍补充说,由于自身执政不稳的原因,特朗普政府如果能够成功在美国本土树立几个“国际敌人”,会促进美国国内的团结氛围,加速美国国内的政治动员,有利于稳固特朗普的政治地位,为下一次竞选做铺垫。

“不能身体进入了21世纪,思想还停留在20世纪”

军事评论员宋晓军在谈到美国的危机感时也同样指出,美国前段时间相继出台了《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和《国防战略报告》,两份报告共同的特点是体现了大国竞争,点到俄罗斯和中国。作为一个工作流程,报告提出后无论是情报部门还是军方,都要提供一些更靠近一线的证据,为这两份报告做进一步的支撑,因此美国情报巨头最近谈到战争风险升级和中俄的威胁也就是必然了。

最近几年一直有一种说法,叫做“不能身体进入了21世纪,思想还停留在20世纪”,也就是说,不能用传统的大国“零和博弈”思维来去看待当今世界的客观现象。

宋晓军说,外界常年关注中国的军事预算增长,但引述数字时往往不会注意细节。当然,这也可能是他们在选择性忽略。而今年的一个细节是,军事预算增长的部分很大程度是用来补贴裁军的。

宋晓军指出,在经过20世纪二战、冷战等一系列历史进程后,美国的官僚体系、学者体系积累起一套相应经验,这些经验框定的思维模式在今天仍然发挥着影响,难以去除。这种情况下,中国就需要多做说服工作。

同时,中国自身的作为也是能够被世界看到的。中国通过自我发展来解决内部问题。中国提供包括“一带一路”倡议在内的全球公共产品,也得到了大量当地人的真实认可。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还将继续深入人心,这一方向也必然是大势所趋。“这种情况下,相信美国目前执着于上世纪‘零和’思维的状态也将逐步改变。”宋晓军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