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广播电台网站7月5日刊发该台采访德国绿党政治家于尔根·特里廷的文章《我们在这个世界必须与不同政权相处》称,于尔根·特里廷赞成德国与中国深化伙伴关系。虽然价值观存在不同,但在气候变化和部分贸易政策方面双方仍有利益重叠。在一个变得多极化的世界,人们必须寻找联盟伙伴。在可再生能源等方面,德国可以向中国学习。与此同时,美国在特朗普总统领导下背离了共同的价值观和利益。德国未来将必须与存在巨大差异的政权相处。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峰会不是民主主义者的会议。但是人们必须令全球化更加公正,并治理气候变化和全球不平等问题,以保证世界更加安全。

中德存在共同利益

德国广播电台记者卡特琳·比斯克问:眼下各个老牌工业国和新兴工业国的高级代表纷纷参与G20峰会。与会的中国领导人希望进一步加强德中接触。德国也这样希望吗?与中国密切的伙伴关系在您看来是件好事吗?

于尔根·特里廷答:我们清楚这点已经超过四五十年了:共同的价值观和利益将我们与美国联系在一起,例如开放市场。眼下事实表明,美国和美国总统告别了这些价值观,而且在利益上也采取与我们不同的方式行事。美国致力于经济政策和工业政策的隔离,至少在它不具备竞争力的领域是这样。

而中国则声明支持开放市场。为了限制唐纳德·特朗普的影响,德国政府寻求与一个事实上存在利益重叠但价值观不太相同的国家加强关系。

我认为,在一个变得多极化的世界里,我们必须寻找存在利益重叠的联盟伙伴。德国经济领域在中国十分活跃,而且也有一些我们与中国发展方向相近的领域,在有的方面,我们甚至要向中国学习。例如由德国领航的可再生能源行业的繁荣在中国得以继续。

中国采取环境保护政策,已经叫停100座大型燃煤发电厂。这方面值得我们德国学习。

问:我们适合与中国合作吗?

答:我们希望实现所有人的愿望,包括全球化更加公正,解决重大政治问题,还包括持续的气候变化,控制全球日益恶化的不平等现象。如果我们不能遏制这些局势,世界的安全状况就会令人担忧。

中国传统的外交政策奉行和平共处原则,中国也以此为目标。毫无疑问,中国在很多经济问题上是我们的伙伴。中国意识到经济方面的利益,但同样也清楚国际责任和自身的价值观。

向中国学习非洲政策

问:经济合作与发展部长格尔德·米勒眼下希望向中国学习,推动在非洲的投资。为什么现在才开始这么做呢?

答:我也认为这方面有点晚了。中国在非洲的存在要更久远一些。此外,中国十分注重推动当地的价值链发展,也就是说,不是简单地成为中国产品拓展的生产车间,而是真正的为中国市场而生产,而欧洲在很长时间里都将非洲大陆视为获取原材料的地方。这是个有点短视的政策。

问:但相应的,中国大大改善了非洲的基础设施。中国人扩建了对非洲人而言至关重要的移动网络,随后在那里销售手机。换句话说,中国为非洲的民主化作出了贡献。

答:毫无疑问,中国为这个大洲的发展作出了贡献。而一个合理的基础设施——这指的是通信、交通基础设施,但也指能源产能的供应——是经济发展的基本条件。在这点上中国的确作出了贡献,从欧洲的角度来看,这些贡献不能被简单地视为对自身影响力的威胁或者削弱,实际上欧洲可以在这些领域向中国学习。

中国在埃塞俄比亚出资建设的非洲首条电气化铁路亚吉铁路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