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司法部17日任命前联邦调查局长罗伯特·米勒担任特别检察官调查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及其团队是否同俄罗斯存在不当关系,即所谓“通俄门”。美联社认为,特朗普正面临一场“无法通过推特发文或嬉笑怒骂解决的危机”。

作为特别检察官的米勒要调查的是特朗普及其竞选团队在去年大选竞选期间以及执政后与俄罗斯关系及其处置中是否存在违规甚至违法,其中焦点包括被解职的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迈克尔·弗林是否“通俄”、特朗普是否施压前联邦调查局长詹姆斯·科米停止调查弗林,以及科米被解职是否直接与此有关等。

美联社、路透社的报道中开始出现“弹劾”字样,并提及美国三位前总统安德鲁·约翰逊、理查德·尼克松、比尔·克林顿当年面临弹劾危机前后的情况。

对于“通俄门”调查的后续发展以及特朗普的处境,中国社科院美国问题专家刁大明认为,不能排除调查证实“通俄门”涉嫌违法以及启动弹劾的现实和法理可能,但是从政治层面、尤其是目前美国两党格局研判,总统被弹劾的可能性小。

对于司法部任命罗伯特·米勒,刁大明认为这是特朗普政府示弱并试图“止血”的一个信号。首先,米勒是由特朗普政府的司法部任命的,另外有报道称,特朗普对解职科米的决定也在做重新评估,可见他并没有预见到情况会急转直下。现在政府主动任命特别检察官调查“通俄门”,对外界传达出特朗普政府愿意继续调查,以实现所谓“自证清白”,也是对科米所谓“特朗普要求其停止调查”备忘录的回应。

对调查可能出现的结果,刁大明认为,“通俄门”比此前媒体报道的特朗普对俄罗斯外长的“泄密门”杀伤力大,如果科米能够拿出备忘录,确证特朗普对其施压要求停止调查,那就存在“妨碍司法”的嫌疑,开启弹劾程序的可能性就会增加。

刁大明认为,按照美国联邦法律,关于弹劾,国会众议院是起诉方,众议院过半数议员支持,才能通过起诉,参议院是受理方、裁决方,参议院三分之二议员支持弹劾,才能通过对总统的弹劾。目前众议院共和党对民主党是241席对194席,通过弹劾起诉,至少需要有23名共和党众议员支持,这占共和党众议员的10%;参议院共和党对民主党是52席对48席,通过弹劾,需要19名共和党参议员支持,是共和党参议员的36%,现实中这种可能性很小。

回顾历史,刁大明指出,此前三次针对总统弹劾危机的出现,都在国会“强分裂”的情况下发生的,即共和、民主两党分别控制参众两院。目前国会两院都是共和党掌控,弹劾共和党总统的可能性,从政党斗争层面看,可能性也很小。

“一个非常微弱的潜在变数就是共和党对特朗普的支持情况,”刁大明说,“如果共和党对事件的表态没有塌方式的松动,就没有弹劾总统的实际危险”。

刁大明认为,这一事件继续显示美国党派间激烈持续的斗争。大选失利的民主党阵营希望事件持续发酵,最大理想目标就是实现对特朗普的弹劾,现实一些的目标就是拖延特朗普的内外政策议程,为2018年中期选举甚至是2020年大选谋篇布局。同时,美国传媒也有很大作用,关于这些悬而未决的争议中的很多关键点甚至一些起点都是美国媒体曝出的,可见他们在特朗普与媒体不睦的状况下,也是迫切需要发挥所谓的“第四权力”来制衡白宫。

此外,特朗普政府内部也持续存在着所谓的“泄密”现象。刁大明认为,这些内部人士的爆料也成为引爆众多事件的关键环节,这也凸显了特朗普团队内部特别是核心小圈子专业度的缺失和持续内斗。(夏文辉)(新华社专特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