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签署命令任命特别检察官调查“通俄门”事件后,给特朗普的白宫法律顾问麦加恩打了电话。很快,特朗普的高级顾问在白宫聚集起来。知情者向美国“政治”网站透露,特朗普的反应出人意料,“极其克制”,没有大吼,没有尖叫,他告诉那些人没有什么可隐瞒的。稍后,特朗普发表声明称,“就像我屡次重申的那样,一场彻底的调查将证实我们早已确定的结论——我的竞选与任何外国实体之间都没有勾结。”

18日一早,特朗普发推特炮轰对他的团队是否在2016年大选中与俄罗斯勾结的调查,称这是美国历史上对一个政治家的“最大规模猎巫行动”。

周三早些时候,特朗普出席美国海岸警卫队学院的毕业典礼,在致辞中他以自己遭到媒体极为不公正的待遇勉励毕业生。他说,“现在,我想借这个机会给你们一些建议:在你们的一生中,不会总是遇到公平的事,你们会发现你们遭受了本不该遭受的境遇,没有得到应得的待遇,但你们必须低下头,战斗、战斗、战斗,永远永远不要放弃,一切都会好起来”。特朗普抱怨道,“历史上没有任何政治人物受到比我更差、更不公平的对待”,他坚称“我当选(总统)不是为了服务于华盛顿的媒体或者特殊利益(团体),我是为了服务于那些已经被遗忘的人民”。《纽约时报》称,特朗普发出了战斗信号。

“特朗普还是特朗普”,德国《法兰克福汇报》18日称,上任以来因与俄罗斯的关系,特朗普已遭遇一次又一次的丑闻。甚至共和党内也对他正在失去耐心,因为特朗普缺乏必要的纪律和学习的意愿。不过,特朗普并没有收敛自己的风格,仍旧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对丑闻进行反击。任何人都不知道特朗普下一步会做什么,永远不知道他的立场。

以立场鲜明支持特朗普闻名的美国福克斯新闻网,17日的报道有些意味深长。文章写道,特朗普总统看上去在顽固地吸引华盛顿建制内部的争议——如果说不是敌意的话。他有关自己对前FBI局长科米说了什么以及没说什么的模糊评论,以及他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对俄罗斯外交官到底说了什么,引发了一个严肃的问题:他还想不想当总统?(环球时报驻美国、德国、日本特约记者 萧达 青木 李珍 环球时报记者 崔杰通 任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