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9日,浙江杭州,第十六届“中环杯”中小学数学竞赛杭州赛区初赛在青蓝小学举行,从早到晚,共有四场赛事。每场比赛开考前,青蓝小学门口都被学生和家长围得水泄不通。(董旭明/东方IC)

中国网新闻10月28日讯(记者戚易斌 李智)近日,微信公众号上一篇题为《海淀拼娃之战》的文章被广泛传播,引起了北京家有学子的父母的强烈共鸣。

孩子的上学问题在许多家庭是头等大事,面对激烈的考试竞争和升学压力,不少家长将目光投向了五花八门的补习机构,而学校择优录取的种种条件,让学生们也只能“心甘情愿”地走进补习“围城”。

升学竞争掀补习热潮

《海淀拼娃之战》一文指出,自1998年推行小升初免试入学以来,北京市的小升初一直坚持公平、就近入学的原则。但由于随机派位的中学良莠不齐,以致在暗处以奥数成绩、竞赛证书为依据的选拔方式成了北京部分小升初家长的“救命稻草”。

尽管“提前点招”、“把竞赛证书当入学依据”、“合办培训班”等行为已经被教育部明文禁止。但在小升初大派位的背景下,许多重点中学由于名额有限,只能用推优、特长生等条件选择优秀生源,甚至还有一批重点学校根本不参加大派位。于是,学子们为了逃离“随机派位”,“主宰”自己未来的命运,只能踏上日复一日报班、刷题的征途。

也正因如此,在禁令下,很多培训机构和比赛考试不停改头换面,仍然“茁壮成长”。在以教育实力闻名的北京海淀区,这种现象尤其普遍,大街上各类教育培训机构随处可见,针对中小学生的教育培训是其中的“中坚力量”。

外国学生也上课外补习班

实际上,补习班并不是中国教育的“专利”。为了能考上好学校,国外的学生也不缺少补习热情。亚洲开发银行2012年公布的一份“补课调查”显示,在亚洲很多国家和地区,课外补习非常盛行,家长每年为孩子请家教或上辅导班补习的开销达数百亿美元之巨。

上世纪70年代起,韩国的课外辅导班大量涌现,现在,韩国家长们对课外教育的关注甚至超过学校的常规教育。(视觉中国)

韩国

跟中国一样,韩国孩子的课余时间几乎也被补习班占满了。家长们一般在寒暑假开始前就早早替孩子报上了补习班。不同的是,在中国,常能看到家长带着孩子东奔西走去补课,但在韩国,由于补习班实在太多,家长们一般都能在居住社区或孩子上课的学校附近报上辅导班。

韩国人形象地称,学生们放学后要么在学院(实施课外教育的机构名称),要么在去学院的路上。有分析称,接受课外补习的韩国学生达九成,有些知名学院尽管价格不菲,但想要报名甚至要排队。

日本的补习班学费昂贵,但家长们仍然乐此不疲地把孩子送去上课。日本文部省统计资料表明,在日本,一个孩子从小学到大学所需总教育费用约为10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80万元),其中大部分是课外学习费用。(网页截图)

日本

日本的各类补习班遍布各个住宅区,几乎所有中小学生放学后都会背着书包去补课。补习班几乎每天都有课,上补习班的学生基本上是走出校门就进补习班的门。补习班一般按能力分班,每班人数不多,老师对每个学生都非常认真、和蔼。很多补习班还开设了自习室,如果学生提前到了,可以在这里学习,这点很受家长们欢迎。

日本公立中小学实施宽松式教育,教学进程较慢,教授内容也较少,私立学校讲课则讲究高、深、难、快。因此,学生们要想更上一层楼,去重点私立中小学就读,就必须先进补习班上课。日本的重点公立大学竞争也十分激烈,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在各种选拔考试中占优势,所以纷纷把孩子送进补习班。

美国

在美国,到了中学和高中,由于课程变难和升学压力等,学生自己上补习课的想法就越来越强烈。这样的补习以自愿为主,老师和特别辅导员也会单独提出建议。比如某个学生在学习中出现“瓶颈”时,学校就会与学生和家长沟通,建议学生上补习课程。

从高校录取角度来看,认为考生只会使用自家的语言,有取巧之嫌,所以学生要想考上好学校,还要正式地学习一门“真正”的外语,才有竞争能力。所以补习班里更多的学生是学习如西班牙语、法语、德语等重要国际语言,他们的态度是非常认真的。

美国孩子上补习课的一个重要目的是提高数学、物理、化学等课程方面的理解能力,尤其是到高中阶段,有针对性地请有经验的老师和具有大学水平以上的学生进行专项辅导,是美国孩子补习的大头儿。美国没有高考,所以中学和高中的统考以及高中毕业能力考试非常重要。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