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外交是企业履行其社会责任的高级形式。我国走出去的企业不仅要面对国内外复杂的社会舆论环境,还要面对自身缺乏公共外交意识、缺乏熟悉国际市场规则规范与精通跨文化交流的专业型人才的困境。为顺利推进建设,增加沿线国家间的经济合作,促进走出去企业的自身发展,企业应结合自身实际,提升企业开展公共外交的意识和能力,深化企业对新时代国际环境、企业所在国的人文风俗的认知,加快专业型人才队伍的建设。同时,政府应重视走出去企业发展公共外交,探索具有中国特色的企业公共外交模式。

开展高效的企业公共外交是中国走出去企业顺利开展相关经营活动的有力保障。“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大多都是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具有开展互利合作的广阔前景。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不仅能够满足自身发展的现实需要,也符合沿线国家和相关国家的战略利益。然而沿线各国的国情迥异,而且复杂的历史原因和地缘政治因素使得它们对中国所持的态度也大不相同,加上中国企业海外经营的经验还不够丰富,如何在沿线国家开展经营活动、如何融入到当地社会、如何得到沿线国家和公众的认同以及如何成功地扮演好企业公共外交的角色,已成为摆在走出去企业面前的课题。

中国企业在开展公共外交过程中存在的问题

基于“一带一路”的企业公共外交不仅可以为企业自身带来丰厚的经济效益,塑造良好的企业形象,还可以通过向他国民众讲述“中国故事”提升中国国家形象。企业在“一带一路”的舞台上所展现的不仅是企业自身的风范,而且是中国的国家形象。为此,深入分析中国走出去企业在开展公共外交过程中存在的问题至关重要。本人认为,中国企业在开展公共外交过程中存在以下两个层面的问题。

企业自身

第一,中国走出去企业的公共外交意识不强。许多走出去企业并没有认识到企业公共外交的重要性,缺乏开展企业公共外交的主动性。相反,在中国经营较为成功的许多跨国企业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们努力塑造自身负责任的形象,开展包含慈善活动、环保倡议等活动来赢得中国民众的心。大多数在华的跨国公司都在其中文网站的主页上开辟了社会责任专栏,发布了该企业对于中国应履行的社会责任,表达渴望成为中国社会负责任的企业。

第二,中国走出去企业的公共外交能力有待进一步提升。许多走出去的中国企业对面临的国际环境缺乏深刻的认知,对企业所在国的人文国情研究不够透彻。上海汽车工业集团收购韩国双龙的失败就说明了这一点。韩国过于强大的工会力量和企业过度紧张的劳资关系是上汽入主双龙企业后再度破产的直接原因。

第三,中国走出去企业缺乏熟悉国际市场规则惯例、精通跨文化交流的专业型人才。企业对公共外交理念的掌握以及实践水平相对都较为落后,许多企业在树立正确的社会责任观、履行企业社会责任方面与其他全球领先的跨国企业相比仍差距较大。管理顾问公司罗兰•贝格曾对中国50家最具国际化的大型跨国经营企业进行过调查。结果显示,中国企业对经营海外业务人才的培养不够重视,受访的企业甚至认为东道国语言文化是海外经营区位选择中最次要的因素。走出去企业在跨国经营中对跨文化管理不重视导致的代价是尤为沉重的。法国标致汽车与中国广汽合作失败正是因为中方和法方在汽车文化方面的差异导致的。

外部环境

西方反华势力对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中国综合国力的全面提升存有疑虑,并肆意散播“中国威胁论”“中国崩溃论”等,导致许多经贸问题政治化,不少国家对中国企业的投资和并购存有戒心,而理由往往都是涉嫌危害他国的“国家安全”。中铝收购澳大利亚力拓公司股权无疾而终就体现了部分经贸问题的政治化倾向。其中最主要原因并不是在企业,而是政治因素使收购过程复杂化。在这整个过程中,澳大利亚的政客、媒体和公众采取各种措施阻挠中铝对力拓的注资。由此可以看出,政治风险仍然是中国企业走出国门,实现企业并购、合作以及对外投资的一大路障。那些将国企等同于政府的判断也使得外国对于中国国企的抵触情绪尤为强烈,加之其他因素的介入,造成了目前这种经贸问题政治化的僵局。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