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9月15日讯 (记者李智)近日,美国“水门事件”记者、现《华盛顿邮报》副主编鲍勃·伍德沃德(Bob Woodward)推出新书《愤怒》(Rage)称,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明知新冠病毒“致命”,却“故意误导”美国人,甚至宣称病毒“还没有季节性流感严重”。

《纽约时报》最新报道指出,2月7日,特朗普在接受伍德沃德采访时承认新冠病毒是“致命的”,但他当时对公众却是另一套说辞。特朗普后来向伍德沃德坦诚,他一直希望淡化这种病毒的严重性,并辩称淡化病毒威胁是为了“减少民众恐慌”。

在伍德沃德先后对特朗普进行的18次采访中,特朗普时常发表不一致的言论。在明知疫情形势严峻的情况下,他在多数时候选择了隐瞒。“我一直希望把它压下来,”特朗普在3月19日告诉伍德沃德,“我仍然愿意淡化处理,因为我不想制造恐慌。”

口头上说着不想制造恐慌,事实上特朗普政府却不遗余力地“给他人制造恐慌”。部分美国政客“孜孜不倦”污蔑与抨击中国,甚至声称中国疫情信息“不透明”。就在9月4日,特朗普还在美国白宫记者会上爆出“雷语”,称“中国死亡人数比美国多得多”。

然而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新冠疫情统计数据显示,美国现在是全球累计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最多的国家。与此同时,中国多数省市的大中小学已经复课,各行各业秩序井然。

早在上半年,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官网发布的该中心首席副主任安妮·舒沙特等人撰写的分析报告已复盘了当时美国新冠疫情的发展。报告认为,导致美国疫情加速蔓延的原因包括政府未能及时发布旅行限制令、大规模聚会、缺少防护措施、病毒检测难度高等,均与美国政府的决策失误有关。

3月,美国疾控中心甚至宣布停止公布美国全国检测人数、以及检测结果为阴性的人数。其理由是随着各州进行更多测试,这些数据由各州统计,全国数据不具代表性,相当于直接开启“能省略就省略”模式。

4月7日,美国广播公司(ABC)在报道中指出,美国的实际死亡人数绝对比官方公布的数字要高。美国卫生委员会主席马克·莱文对记者说:“毫无疑问,官方的死亡人数被隐瞒了。”曼哈顿莱诺克斯山医院急诊医学助理教授、主治急诊医师罗伯特·格拉特博士也认为,美国疫情实际上在相关组织开始记录疫情数据之前就已经暴发了,所以实际的数据一定会比记录数据高很多。

5月2日,美国广播公司再次报道称,根据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系统科学与工程中心的数据,美国有超过65000名患者死于新冠病毒。但由于测试短缺以及政府存在掩盖国家疫情事实的行为,实际数字肯定会比目前公布的数字要高得多。

8月17日,美联社刊文指出,艾奥瓦州艾奥瓦城(Iowa City)长期记录新冠疫情数据的护士达娜·琼斯当天表示,艾奥瓦州最近几周新增的数千新冠确诊病例,被错误地记录为发生在今年3-6月,这意味着该州近期报告的确诊数字低于实际数字。

梳理时间轴与数据可以发现,时间与温度并没有让美国感染新冠病毒的病例数下降。相反,进入开学季,美国高校更加频发群体感染事件。据美国媒体统计,美国至少已有40个州的大学校园出现聚集性疫情,数万人感染。目前,美国每日新增确诊病例数在4万左右,美国公共卫生专家安东尼·福奇称这一数字高得“令人难以接受”。

根据美国华盛顿大学发布的最新模型预测估计,随着秋冬季到来,再加上美国民众对疫情警惕性的日渐松懈,到明年1月,美国预计将有超过41万人死于新冠肺炎。

9月10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研究人员认为,由于美国检测能力有限,检测仍然主要限于病毒感染中等症状以及严重的个体。

研究人员已经越来越多地认识到美国公布的数据存在问题与漏洞,个别美国政客仍然将矛头对准中国,完全不顾美国民众的健康状况,企图打造一种“乌托邦式抗疫模式”,自欺欺人已成为他们的常规操作手段。

究竟是谁在隐瞒数据,究竟又是谁真正做到了信息公开透明?国际社会自有一杆标尺。正如世界卫生组织突发事件委员会主席迪迪埃·乌桑(Didier Houssin)9月7日在法国《外国政治》期刊上发表的文章所说,新冠疫情发生后,中国及时向世卫组织报告情况,迅速应对,但美国却频频对中国和世卫组织发出无理指责,“极端粗暴”。此举的目的,不过是寻找转移美国国内矛盾的“替罪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