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2月14日讯(记者 吴佳潼)据国家卫生健康委通报,截至2月13日,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累计确诊新冠肺炎63851例,累计治愈出院6723例,累计死亡1380例。

记者注意到,治愈出院病例是死亡病例的5倍还多。目前,全国治愈比例由最低时1月27日的1.3%上升到2月11日的10.6%。

这一切说明,在党中央、国务院的高度重视和统一部署下,各地联防联控机制及严格管理等防控措施正在发挥作用。疫情发生以来,各级党委、政府和相关部门及时采取防控措施,医疗专家及时研究调整诊疗方案,医护人员精心照料和治愈患者。

为抗击疫情,国家卫生健康委协调全国医疗资源,组建国家援鄂抗疫医疗队。截至2月12日,全国各地驰援武汉的医务人员已达23103人。1月26日到2月7日,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已派出三批137名医务人员挺进武汉,开展医疗救援工作。中国工程院院士、该院院长乔杰亲自带队出征,该院副院长、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副主任沈宁等随行。

该院普外科护士霍天依参加了国家援鄂抗疫医疗队,来武汉参加抗疫战斗。以下是她的未婚夫张治博发来的日志。

2月12日 北京

今天是2020年2月12日,北京重度雾霾天。我叫张治博,是一名中医医师,就职于清华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华信医院中医科,平时的工作是在门诊上用针灸推拿诊治病人,受到疫情的影响,我从2月4号开始就停止门诊工作,在家待命。

疫情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很大变化,大家开玩笑说“终于到了在家睡懒觉也能给国家做贡献的时候了”,但是我现在每天起床后总会给自己制定一天的作息计划。里边有一天的饮食、学习专业知识、锻炼,不敢放松。因为我的未婚妻,现在正在武汉抗“疫”。

她叫霍天依,是北京大学第三附属医院普外科的一名护士。我俩的恋爱剧情很俗套,经人介绍,然后相知相爱。毕竟两个在医院上班的人,都没有时间去寻找另一半。起初我并不太想找医院临床工作的人,毕竟我自己在临床,深知临床工作的不容易。但是真正接触天依以后,我觉得她优点很多,深深地吸引我,也不再在乎职业问题,义无反顾地追求。后来我才知道,她也有过这样的顾虑,我为了打消她的顾虑,跟她商量好,以后总会有一个人是顾家的,只不过没有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2020年2月2日,本来是我俩领取结婚证的日子,但是因为疫情的原因取消了,我俩在中午的时候收到了北医三院通知:作为援鄂医疗队员,明天即将开始培训,随时都会奔赴一线。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我还算平静,知道她之前就报了名。通过每天的新闻了解到武汉的情况不容乐观,这正是国家需要她的时候。

之前我俩聊天的时候就做过假设,假如她去了一线,我一定要肩负起照顾好家里的责任。我当时脑子里最先闪过的念头就是我想在她临走前和她领证,让她成为我的妻子。结果战“疫”瞬息万变,在2020年2月7号,我们打算领证的前一天,她就跟着援鄂队出发了,奔向了武汉,成为了逆行者。

2月6号下午我接到了她的信息,说可能今天晚上就要出发。我和我的父母及她的父母都在她结束培训后赶往她发热的医院。6号,北京已经下了两天一夜的雪,路上有冰,不好行车,天依的爸妈从顺义赶过来,为女儿践行。到了医院,我让她跟四位老人说明了情况,家里人既表示理解支持天依的工作,也流露出对天依的不舍和担心。整个晚上我都陪在天依身边,帮着开导我们的父母,始终和天依站在一起面对这样那样的问题。

2月7号,是她们抵达武汉的第一天,同时也是天依爸爸的生日。我早上驱车到顺义陪天依爸爸妈妈一起庆生,与叔叔阿姨一起等待天依传回的信息。

说不担心那是假的,在天依临出发前,我给她准备了一些补气血的中成药、热膏药等。自己力所能及地帮她多做些事。她到武汉后我俩充分的交流,了解到她的生活工作环境后,也渐渐对她放心了。还会在她很忙碌的时候,去给我们的父母介绍她的情况,让家里人放心。我知道现在正是战“疫”最要紧的时候,武汉的人民正是需要全国医护的支持才能度过难关。我相信每一个去武汉抗战的逆行者都会安全回到家中。

我现在只想对天依说:你尽全力去保护国家,我会尽全力照顾好我们的小家。等你回家,我们就去领证。

加油霍天依!加油武汉!加油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