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条路

那条路,我不知通向何方,因为已经很久很久。五年前,我和她每天都这样走,她说,我们还要走多久,才能走出艳阳天。我们为了家中能多一成员,不知还要努力多久,每一次失败,我们都告诉对方,不要放弃。

也许是这份努力感动了上苍,家中多了一个她,那是三年前的立春,欢声笑语夹带嘈杂忙碌,我们奔跑在路上。这不禁让人想起朱熹那首名句,“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

作者: 冯学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