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11月29日讯 近年来,围绕“中国故事”“中国话语”等概念涌现出了一批研究成果,然而“中国故事很精彩,中国话语却很贫乏”的尴尬现实,让研究者不得不重新思考:什么样的“中国故事”才能完整呈现中国原貌?什么样的“中国话语”才是揭示中国奇迹的核心密码?又如何提升中国的国际话语权?

 “中国故事”的“元叙事”战略应回答五个问题

在意识形态偏见和政治经济利益博弈的国际语境下,构建“中国话语学”首先要制定“元叙事”战略,这是提升中国国际话语权的理论出发点和实践立足点。所谓“元叙事”,是指“具有合法化功能的叙事”“对一般性事物的总体叙事”,是一种具有优先权的话语,需要采取一系列合法化策略和进程,来证明其合法性,这个合法化过程就是话语权不断扩大和升级的过程。“中国故事”的“元叙事”战略,必须回答以下几大问题:

(1)“中国好故事”的判断标准是什么?(2)“中国故事”中“中国”的内涵定位,究竟是时间维度上的“中国”(传统中国、现代中国、未来 中国),还是空间维度上的“中国”(中国的中国、亚洲的中国、世界的中国)?如何处理时空上“三个中国”的关系?(3)如何通过“中国故事”发展出可以贯通古今融通中外的“元话语”?(4)如何建构一个系统完整、具有示范性而不是单一的中国话语体系?(5)如何围绕“中国话语”体系制定传播战略?

 我们需要深入思考构成“中国好故事”的基本原则和标准;探讨历时性、多样化的“中国故事”资源如何转化为共时性的、可对话的中国元话语;代 表性的“中国好故事”在现实世界呈现的“元话语”是什么;这些“元话语”是否可以建构起“中国话语”体系并形成独具中国特色的国际概念“USP”(独特诉求点)。

 “文化中国”的五个“元故事”样本

我认为,“文化中国”形象是最具接受度的中国国际形象,它可以穿越时空、有效整合多样化的故事资源,更有助于展开“中国故事”的“元叙事” 传播战略。在“战略传播学”和“文化叙事学”的交叉视角之下,围绕“说什么、为何说、如何说、如何做”这四大战略问题,沿着“元故事题材——元话语分析 ——元叙事战略”的路径,从理论、个案、应用这三个方面,不妨选取家庭价值观、春节、汉字、西游记、儒释道作为“文化中国”的五个“元故事”样本,进行 “元话语”的系统研究。 

家庭价值观是一种可对话的价值观,是中国特色的“和主义”,目前的实证研究表明,家庭价值观是中外文化价值观“差异中的同一”,多数美国民众把国家、家庭、父母放在优先于个人的位置,同时他们对以“集体主义”为核心的中国传统文化价值观给予了一定认同;春节作为中华民族重大的年节庆典仪式,已变成一个全球共享的国际化节日;从汉字文化圈到全球汉语热、孔子学院,作为世界表意文字的唯一活化石,可以说每个汉字都对应一个故事,可以通过书法、绘画、雕塑、舞蹈、音乐、文学、影视等多模态形式进行创意叙事;《西游记》以快乐、神奇信仰的中西文化交流之旅,具有强大的艺术感染力、国际影响力和现实传播力;而儒释道“三教汇流、天人合一”的思想所隐含的宇宙观、人生观、生态观,在全球大融合、大数据时代更具有东方文化的吸引力。

讲好中国故事的核心战略

之所以选择上述5个中国话语故事,正是因为它们具有融通中外、贯通古今的文化异质性和交流友好性,在中国文化理念、文化仪式、文化符号、文化产品、文化信仰的任一维度,都具有一定代表性,有助于引导国内外民众进行这方面的二度叙事、三度叙事,能发挥“元话语”作用,具有“开场白”功能;从上 述5个研究样本中,可分析“家国天下”“团结包容”“公平公正”“乐观神奇信仰”“天人合一”等修辞,它们进而成为中国文化“元话语”的基本构成,据此展开多模态复诵和聚合,最终塑造中国形象。比如:

家庭价值观具有“战略眼”式的核心价值,对内,是贯彻和执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落点和抓手,是解决当前较突出的社会问题如农村留守儿童 问题、城市空巢老人问题等的“战略支点”;对外,有助于扩大文化认同,形成具有舆论影响力和国际竞争力的中国话语软实力。弘扬家庭价值观是讲好中国故事、 提升国际话语权的核心战略。

西游记文化传播则可以有效实施“从娃娃抓起”战略,成为提升中国文化硬实力、软实力、巧实力的一个“创意源”,战略上可与孔子学院互补,与迪斯尼和好莱坞对标,通过自下而上的市场力、产品力提升中国文化的国际影响力,具有“战略杠杆”作用。近期,2016年国家社科基金项目“讲好中国故事的元叙事传播战略”开题报告会已在湖北随州的西游记公园举行,与会者希望把西游记战略提升为国家战略。

我认为,上述5个“中国故事”的“元叙事”样本遵循了“返回中国文化的原点,参照西方现代理论,贯通古今文史,融合创新学理”的研究理念, 是“讲好国家故事”“讲好媒体故事”“讲好国民故事”“讲好品牌故事”“讲好全球故事”的根基,但“还原——参照——贯通——融合”的“元叙事”传播战略 研究作为一个宏大命题,还需要政界、学界、业界、传媒界、各学科打破专业壁垒,进行通力协作和扎实的综合研究,以期形成完整的“中国好故事”的“元叙事” 链条,从根本上解决我国国家形象传播中的叙事困境和实践难题。(作者:陈先红 华中科大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中国新闻史学会公共关系分会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