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鲁大学生村官秦玥飞到田间地头与农民交流种植经验。

                
  近5年了,耶鲁大学经济学专业毕业的秦玥飞,仍留守田野,仍旧拿着每个月1450元的工资。

    在他的第一任大学生村官3年任期后,组织上考虑破格提拔,他居然拒绝了。“全国首位世界名校毕业后回国当村官的大学生”、“第一位被直选为县人大代表的留学归国人员”,他的选择,又一次让人惊讶。

    为了融入,他在村里改掉了“洗澡太勤快”的“坏毛病”。甚至,村里有老人过世,给他一条白色腰带,他马上就系上,二话不说,跪下,磕头……

    他如今正全心投入的公益组织“黑土麦田”,是他去年夏天发起的,旨在通过对接资源,帮助农村创业者和大学生村官发展当地产业,改变农村面貌。这位85后“学霸”的愿景很宏大,“我相信美好生活,也想让更多像我父母这样的普通中国人,过上这样的生活”。

    这是他扎根田野近5年来,第一次正面回答这个关于“为什么”的问题。

  “逆行者”

  到了湖南省衡山县白云村,向路边的村民打听“秦玥飞”,他们听到这个名字,会用能辨出大意的方言回答:哦,你说那名大学生。

  从衡阳南岳机场出发,往东北方向行驶一个多小时就到了衡山县,再开半个多小时,车子经过宽度仅供一辆车通过的乡间小路,到了白云村。

    连接县城和乡村的路,秦玥飞已经走了近5年,但他的母亲至今还没走过。

    在白云村,看到的多是老人、小孩,年轻一代都到外面打工挣钱去了,有的去了外省,有的在省城长沙,有的在衡阳市区。所以,在当地村民眼中,秦玥飞是不折不扣的“逆行者”,即便他之前已在约30公里之外的贺家山村服务过3年,大家还是觉得不可理解。

    让村民们不解的还不止于此——秦玥飞到白云村没多久,县里就有意提拔秦玥飞,但秦玥飞不去,说要在白云村干满3年再说。

    大学生村官不都努力考公务员吗?所以,看到秦玥飞这样破格提拔还不去的,村民们的惊讶多了一重,好感也多了几分。

    基层工作不好干,需要智慧。而白云村妇女主任方菊华对秦玥飞的评价极高。“他是村里的第一书记,但村委干部开会讨论,他从来只提建议、想法;在湖南乡下,乡亲大多讲方言,小秦不是本地人,村委为了方便他下乡工作,安排我和他一起,但我发现秦玥飞没有一点语言障碍。”方菊华并不知道,小秦早在第一年当村官时仅仅用了3个月,就跨过语言关。

    秦玥飞到白云村的第一件事,是用一个月走访村里258户人家,“挨家挨户,一家也没落下,了解各家的情况、要求、困难,看需要村委做什么”。

    刚开始,方菊华也想,“这么有能力的人,到我们村,不是大材小用吗?”但与秦玥飞共事不久后,她开始觉得这位大学生不一般。比如,秦玥飞善于“解决”。小学生上学路远,有的要走3个多小时,现象存在多年,但他发现后通过各种努力争取来10部校车,附近几个乡村的孩子都受益于此。方菊华觉得,有些事情,这位小年轻做得比他们这些年长者还好。“比如去探望一位低保户老汉,老汉的儿子没了,儿媳妇也走了,只剩下他和孙女相依为命。他拉着老汉的手,讲了好多贴心话。”

    秦玥飞是城里人,但他现在一个人住在村委会3楼,平时吃饭就在旁边一户村民家,一点不挑剔。“想想真是不容易。”方菊华的儿子在珠海打工,比秦玥飞还大好几岁,但她觉得这位名牌大学生特别肯吃苦,成天为村里、为乡里、为县里的事情在跑,有时忙得连吃饭都没空。也因此,方菊华觉得秦玥飞必定“前途无量”,“即便上次他拒绝了被提拔,以后也肯定要走,但他一定会把白云村带去更好的地方”。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