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本网独家

Proms上的东方精灵——记王羽佳与旧金山交响乐团

发布时间: 2015-09-02 02:41:31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张竞之  |  责任编辑: 王名扬

8月31日王羽佳与旧金山交响乐团在伦敦皇家阿尔伯特音乐厅为乐迷倾情演绎古典音乐。

8月31日,指挥Michael Tilson Thomas与旧金山交响乐团在伦敦皇家阿尔伯特音乐厅为乐迷倾情演绎古典音乐。

王羽佳

中国网9月1日伦敦讯(特约撰稿人 张竞之)8月31日是笔者今年第二十一场BBC Proms(逍遥音乐节),然而却是人生第一次听王羽佳的现场。在此之前,我只在网上看过她的演出视频。印象最深的一个是YouTube上一个八度版野蜂飞舞的返场演奏,下面有人评论:“这一定是开了快进吧?”。她的技巧之扎实、炫目早已名声远扬。而今天她将与旧金山交响乐团、指挥Michael Tilson Thomas合作的,更是技术艰深的一大巅峰之作——《巴托克第二钢琴协奏曲》。

乐团开场,首先演绎的是艾夫斯的《假日交响曲》第二乐章——《殉难将士纪念日》。从宁静虔诚的回忆,到热闹壮观的游行队伍,这支作于1912年的作品一如既往体现着艾夫斯富有戏剧性和画面感的和声特点。

一曲过后,王羽佳一袭银色长裙出场,身形娇小,五官精致,然而一头利落短发显示出强大的女王气场。落座,下键,第一句便使我惊讶地深吸了一口气——即便是眼见过视频、耳闻过盛名,但身处现场时仍然被这样一个看起来像是精灵一般的女孩,身体里瞬间迸发出的巨大的力量所震撼。羽佳的演奏,动作与表情都不多,可手上的准确、清晰、颗粒、强度、爆发一样都不少。始终如一的闲庭信步,看起来甚至像是一个只是在上课的孩子,老师点她上台来弹一次之前布置的作业,她一脸的无谓与潇洒,但一出手,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这支曲目的难度除了钢琴技术,还在于与乐队极其复杂的配合。从琴盖上的反射,能够看到那本厚厚的钢琴与乐队缩谱,我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密集恐惧症患者的噩梦。她一边弹奏、一边自己翻谱、一边看指挥、一边看乐队,演奏的部分至多只占用了她七成的功力,好像指下那些力透琴键密集如倾盆之雨的琴声,反而是最容易被KO的小怪兽。

完成技术已然不是,或者说一直都不曾是羽佳的难题;而演绎出这则曲目的深层魅力也完全是她信手拈来的拿手好戏。在笔者心中,这首极具匈牙利民族音乐特征的作品最直击人心的特征之一,就是它极有规律的节奏重拍所带来的冲击力,第三乐章甚至使我很直接地联想起斯特拉文斯基《春之祭》中开头部分广为人知的弦乐齐奏The Augurs of Spring: Dances of the Young Girls。弦乐不再是优美长旋律线的制造机,而可以是最暴烈节奏的鼓动者。那种冲击力不是“暴力”,而是“野性”,是每个人生来具有的精神和肉体的本能,使你无论出生于哪个国家、何种文化背景,甚至从来不曾听过古典音乐,但当你听到这种节奏型的时候,你都会感受到一种强烈即视感,并为之热血沸腾。

三个乐章全部结束,全场欢呼与掌声如潮水般爆发,我注意到我身旁的一位外国妹子一直在作弹琴状摆弄着自己的手指,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

下半场,旧金山交响乐团带来了脍炙人口的贝多芬第三交响曲“英雄”。这支作品最广为人知的,恐怕就是它最初被题献给拿破仑,但当贝多芬得知拿破仑称帝后狠狠划掉了题献的名字。虽然它与法国大革命同一时期,但当我真正聆听它每一个音符的时候,却全然没觉得它必须和政治联系在一起。结构和规模自己会说话,这支超脱了以往作品乐队编制的、长达五十分钟的交响曲,已经走出了宫廷中王公贵族茶余饭后消遣娱乐的需要,走向更广阔的社会中的万千个体;第四乐章的变奏曲一出,我所听到的是高贵人性,是对英雄主义而非特定英雄的呼唤,而那正是贝多芬作为“连接古典主义和浪漫主义桥梁”中的砖石。

两个半小时的音乐会,从二十世纪的艾夫斯、巴托克,再回到1804年的贝多芬“英雄”,一百年的跨越让人有些穿越甚至恍惚。走出阿尔伯特音乐厅,回到伦敦的蒙蒙细雨中,对面建于1883年的皇家音乐学院在薄雾中散发着古老庄严的气息,还有叮叮咚咚的练琴声从靠街一侧的地下室传来。这时不禁觉得,似乎“时间”也没那么重要了。大浪淘沙,最终留下并将永远胜利的,只是音乐本身,以及它在每个人心中反射出的共鸣。

 
分享到:
20K
 

新闻评论

网友热评

 
中国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