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首页世相首页

我站在城市之巅1/ 20)

发布时间: 2015-08-13 23:58:36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张培坚  |  责任编辑: 王梦泽
支持← →键翻页
 

午后3点,太阳似乎没有任何收敛的意思,毒辣的火舌似乎要把苍空下的一切水分舔舐干净。 霓虹灯安装工韦涛和几位工友出现在宁波市南部商务区一座几近完工的大楼顶层,开始下午的施工。

大楼有31层,顶楼四面是玻璃围墙,阳光经过直射和反复折射,让这里成为一口炒锅。围墙上的铝合金包边如同烧红的烙铁一样烫手,铺设的防水沥青在高温下开始融化。蒸腾的热空气让人喘不过气来,刚刚呆上几分钟,衣服就被汗水浸透。

下午要安装顶楼围挡顶端的造型灯,爬上去也要费一番周折。找来一些脚手架,再寻一把梯子搭上去,身材瘦小的韦涛摇摇晃晃的爬到距离平台十多米的围挡顶端,而另一面,则距离地面百余米。

今年28岁的韦涛来自贵州毕节,2008年来到宁波,起初在工地做小工,偶然的机缘,接触上广告灯箱的安装工作,逐渐开始了爬高上低的“蜘蛛人”生活,至今已有5年辰光。起初只能从一两层楼高的地方干活,随着经验和胆识的增加,高度逐渐增加,10米、50米、100米、200米……宁波在建高楼上越来越多的出现韦涛的身影。

厚厚的云层将太阳围堵住,一场雷雨正在酝酿,空气更显闷热,汗水如同一条条蚯蚓在韦涛黝黑的脸上蜿蜒爬行,韦涛掀起T恤擦了把汗,喝上几口水,继续埋头干活。

安装外墙上的霓虹灯有吊篮还好,更多的时候则仅靠一条绳子降下去,人悬在半空中,万一中暑,后果不堪设想。因此,高温天需要空中作业时,韦涛宁愿凌晨四五点钟起来趁凉快干活。

一枚不起眼的钉子,从百米高的地方掉落,如果砸到地面上的人,就有可能致命。虽然有安全带、保险绳等防护措施,仍不能有丝毫马虎。一个小小的失误就可能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也会给别人带来危害,因此顶楼施工时要胆大心细,脚步迈的小一点,动作做的缓一点。

曾经目睹别人从四层楼高的脚手架上跌落到地面,给韦涛带来极大的心理冲击,“那段时间特别怕,想过转行,家人一直劝我不要干了,可看看自己安装过霓虹灯的高楼大厦变得那么漂亮,还是没舍得转行”,韦涛憨厚地笑笑说。

暮色下,城市里的霓虹灯渐次亮了起来,“我可以站在城市最高的地方,看到别人看不到的别样风景”,说这话时,韦涛的眼睛被霓虹灯的光芒点亮。

张培坚 文/摄

1   2   3   4   5   下一页  


分享:
中国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