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吴欣鸿看来,无论美图秀秀,还是美颜相机、美拍,产品的特性都和美相关,它们可以让一张照片、一段视频变得更有FEEL、更美。目前,美图公司的团队有450多人,平均年龄24岁,主要分布在厦门总部,北京、深圳、香港、台北、美国洛杉矶有分支机构。

在中国用户数量仅次于BAT(百度、阿里、腾讯)的第四大移动互联网公司是哪家?这个问题的答案可能会出乎很多人的意料,是一家名叫“美图”的公司。目前,美图公司旗下APP的移动端用户总数超过8亿,移动设备数超过5.1亿,每月活跃用户达到1.8亿,旗下拥有美图秀秀、美颜相机、美拍、美图手机等多款现象级热门产品。

“我和女神之间的距离只是差了一个美图秀秀而已。”一家偏居于厦门,员工平均年龄只有24岁的“非主流”公司,却将一个“小需求”做成了“大生意”。

“非主流用户群是我们看不见的,但实际上又非常庞大的那群用户。很多人的关注点会在主流上面,但我觉得每次有机会突围的,反倒是在那些一开始定位窄,用户群看起来很奇怪,甚至整个产品看起来很奇怪的领域,因为那才特别有颠覆性。”美图公司创始人、CEO吴欣鸿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短视频大爆发

一直鲜有在媒体露面的吴欣鸿最近有些“藏不住”了,因为美拍的火爆引爆了整个国内的短视频市场。美拍发布于2014年5月8日,与美图秀秀的“变美”功能类似,美拍能够将普通的视频变成电影大片的感觉。在短短24小时之内,美拍就冲上了App Store免费榜的第一名,超过了Youtube和Instagram。

根据美图公司公布的数据,截止到今年1月21日,美拍的用户数达到了1亿。目前,美拍平均每日上传视频数达到95万,每天分享到社交平台达159万次,每日播放视频1.6亿次,美拍短视频社区的总视频数已经达到了2亿个。

美拍的火爆社交网络功不可没,王菲、曹格一家、李小璐、Anglebaby等明星的使用,以及美拍逗逼女神HoneyCC、警察阿汤哥等草根明星的走红,助推了美拍用户的快速增长,特别是契合了90后最流行的萌贱文化,使得美拍自发布以来,微博在话题阅读数超过了531亿次,这是微博阅读数有统计以来最高阅读量的一个话题。

“Instagram拥有1亿用户花了2年5个月,微信花了1年2个月,而美拍只花了短短9个月时间。”吴欣鸿说。

但是,看到短视频机会也不仅仅是美图,腾讯、百度、阿里都已经切入了这块市场。“2014年是短视频的爆发元年,这两年特别关键,大家都要在产品和品牌上创新,才能建立比较强的核心优势。”吴欣鸿说。

不会管理?

1981年出生的吴欣鸿本来是个标准的“富二代”,执迷于学画画的他并没有读大学,一心想做个文艺青年。但后来父亲的工厂遇到困难,吴欣鸿便开始尝试各种生意,18岁开始,他便成为中国最早一批经营域名生意的人,之后又做过不下30款产品,直到2007年,一款名为“火星文”(将正常文字翻译成网络用语或符号)的产品让他首次尝到了成功的滋味。不到半年时间,火星文的用户量便突破1000万,而到2007年年底,用户突破了4000万。吴欣鸿把这次成功总结为误打误撞,因为这款产品他和团队只做了3天就上线了。

2008年,吴欣鸿开始和团队推出一款能让图片变美的产品——美图秀秀大师,当时市面上还没有类似的产品,他们在火星文的用户中做了推广之后,由于用户群体需求契合,一炮而红,一举成为中国最流行的修图软件。

在吴欣鸿看来,无论美图秀秀,还是美颜相机、美拍,产品的特性都和美相关,它们可以让一张照片、一段视频变得更有FEEL、更美。总之,这些都戳中了女性用户的痛点和刚需,这也难怪美图秀秀的女性用户占比是60%多,美拍是70%左右,而美颜相机则高达90%。

目前,美图公司的团队有450多人,平均年龄24岁,主要分布在厦门总部,北京、深圳、香港、台北、美国洛杉矶有分支机构。尽管成为了真正的生意人,吴欣鸿还是把自己归类为文艺青年,“我完全不会管理的。”他说。

“我是学美术的,物理、化学都不及格,对数字就更没有概念了,所以面对一些问题,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但我非常信任我的核心团队,他们很多人都来自于非常优秀的公司,管理经验极其丰富,这跟我是非常互补的。我不太把自己当作CEO,我希望放更多的精力在我非常喜欢的领域,我更像是一个产品经理或者运营人员。”他说。

对话吴欣鸿:美无国界 美图将国际化

《中国经济周刊》:移动互联网公司都在讲“得90后者得天下”,美图产品的用户群体大部分是90后,你如何认知90后?

吴欣鸿:我觉得真正的90后或95后,还是跟常规的理解不一样。你说暴走的、二次元的、宅的等等,其实很难通过这些关键词真正了解90后或95后,但他们确实是喜欢自我表达的,比如我们做美拍3.0的表情文,我们希望针对很年轻的用户群去设计产品,现在看起来95后是非主流的,但很快他们就会变成很主流的人群。

《中国经济周刊》:美图最近还推出自己的硬件产品——美图手机,但是目前手机的竞争已经是一片红海,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选择?美图手机如何能突出重围?

吴欣鸿:做手机的逻辑,其实是用户需求推动的结果。所谓的用户需求,一是当时做美图秀秀、美颜相机都会遇到一个问题,就是智能手机的前置摄像头效果都不太好。在西方,前置摄像头更多是视频通话用,像素不高,我们从美图秀秀和美颜相机看到大部分智能手机的短板,同时看到用户对于自拍非常狂热的需求。卡西欧自拍神器的热销,也验证了以自拍为切入点的相机有很大的市场空间。于是,我们产生了自己做一款前置摄像头很好、以自拍为主打的手机的想法。

《中国经济周刊》:实际上,“美图”是中国用户更为强烈的需求,因此在国内发展更成熟,是为数不多的有可能反推到欧美的产品,您认同吗?美图有无国际化的计划?

吴欣鸿:我觉得我们真的很难把国内的优势带到海外,所以我们海外的团队就要从零开始,唯一可以延续的就是技术,比如说美颜软件如果到了不同的国家,要根据他们的肤色和喜好做一些调整。

国际化是美图公司2015年的重点策略。目前,美图公司的国际用户比例偏低,因为有很多公司的海外用户比例都超过了50%。2015年1月,我们刚刚在洛杉矶建立了一个办公室,很快我们会在新加坡和东京也建立办公室。我们希望在一些核心的市场,比如说美国、东南亚、日本能够有真正的本地化产品和运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