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苏珊·赖斯2月6日在华盛顿发表演讲时透露,奥巴马总统已向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正式发出访美邀请。赖斯说,美中关系是对21世纪“起决定性作用”的伙伴关系之一,美方希望扩大与中国的各领域务实合作。

随后,美国常务副国务卿布林肯启程访华,进行他就任此要职后的首次外访。相信布林肯将会谋求利用此访与中方就习近平访美的日程和议程框架进行初步的正式磋商。

如成行,这将是习近平接掌中国最高领导权之后对美国的首次国事访问。从美国选择2015年春天即将到来之际公开宣布已发出邀请的节奏看,中美之间对进行此访的相互试探早就开始。

奥巴马刚刚在华盛顿出席了一次有达赖喇嘛在场的宗教活动,他没有与达赖进行会晤,但在演讲中对“好朋友”的到来表示欢迎。这种经过精心设计的作法显示白宫并不希望宗教、涉藏问题重新升级为中美关系的主要干扰源,两国有更重要的议程需要加强协商、合作。

白宫在此事之后不久宣布已邀请习近平访美的消息,不失为一种安抚之举。不过华盛顿内心十分清楚,其面对的中国已不再是一个各方面都有求于美的弱对手,处理对华关系仅靠惯用的两面手法将不再管用。接下来,华盛顿需要耐心、虚心等待北京的回应,明确的应邀离不开合适的政治氛围和足够的成果预期。

继2013年6月习奥在美国加州“庄园会晤”、2014年11月奥巴马对华进行国事访问之后,中国国家元首正式访美于情、于理、于序都势在必行。尽管美方并未透露对访问具体时间的考虑,但由于美国将在2015年夏秋之交正式进入“大选季”、奥巴马将于2016年元月卸任,估计习近平成行的时间不会太晚。

在2013年的“庄园会晤”中,中美元首商定共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归根结底是要创造守成大国与上升大国合作共赢的先例,避免大国相争两败俱伤的“宿命”。这一目标必须接受时间的洗礼和实践的检验,不间断的高层交往是把双方思想理念和行为方式尽量保持在合理范畴和正确轨道以内的首要动力。

习近平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将是中美关系史上的又一里程碑,对处在历史性转换期的中美关系和亚太、国际秩序来说都具有重要意义。

中美力量对比差距正迅速缩小,不出意外将在2030年前后实现总量持平。尽管美国仍将长期保持综合国力世界第一,中国的发展质量和人均水平仍将落后,但总量持平无论如何都将深刻改变世界的运行轨迹,如果不能通过协商与合作的力量加以调适就有可能坠入战争与冲突的深渊。

中美关系在过去两年当中经受了多重考验,双方在东海、南海、香港、达赖、经贸等问题上的摩擦和分歧并没有颠覆对话与合作的主流,显示两国领导人都认同这一关系对各自战略利益的重要性,也都希望把这一关系保持在总体稳定的状态。两国国内执着于妖魔化对方、热衷于编造阴谋论敌意化中美关系的人需要认清这个大势。

白宫在宣布已邀请习近平访美的同时,声明也邀请了日本首相和韩国、印度尼西亚总统年内访美,显示了坚守“亚太再平衡”战略调整方向的意志。奥巴马政府力图推进“亚太再平衡”并期待其成为“外交遗产”,但始终没有超越在中日两国之间玩弄平衡的狭隘路数,中美增进战略互信仍需要长期努力。

美方一直密切关注中国的全面深化改革进程和国内反腐,对习近平发出访美邀请喻示着美方确认中国改革的总体方向和党中央巩固领导地位的努力符合美国的根本利益,尽管这其中也不可避免地存在一些不同看法。

中美两国改革调整如能实现对接,将是21世纪上半叶的世界重大事件,它所带来的将不仅是两个市场的更紧密交融,也将促进两种社会制度、两条发展道路的相互再认识,深化两国关系在新时期的竞合格局。

一次国事访问是两位元首代表两个国家、两个民族进行的最高等级正式接触,习近平在美国接触各界人士与做客白宫同样重要,将为大选年之后的中美关系平稳过渡和发展进行必要准备、作出扎实铺垫。

作者:晓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