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经济学家吴敬琏先生在论坛上做主题演讲

经济发展步入新常态

吴敬琏认为,从2014年以来,我国已进入经济发展的新常态。新常态的内容和特征归结为两点:第一,中国经济正在从高速增长的状态转向中高速增长,甚至会发展到中速增长;第二,中国经济的发展正在从规模速度型的粗放增长转向质量效益型的集约增长。

2014年,GDP增长速度下行已成事实,新常态的第一个特征已呈现,而经济从规模速度型的粗放发展转向质量效益型的集约发展,是期望和目标,还未能实现。

吴敬琏指出,目前第二特征未能实现,我国经济发展至少存在两个问题。首先,经济增长的动力发生衰减。如果不能用效率的提高做补充,那么原来由于数量扩张所掩盖的各种经济、社会矛盾都会暴露出来,会造成很大的社会问题。其次,如果原有的驱动经济发展动力出现衰减而效率没有提高,经济下行的趋势就会不断加剧,会出现所谓的失速现象。

“在承认经济下行客观因素的同时,我们要想办法实现第二个特征。只有同时具备两大特征,我国经济发展才会出现新常态。”吴敬琏如是说。我国要实现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型,简言之,就是优化结构,转变经济发展的方式,克服三期叠加所造成的各种矛盾。所谓三期叠加,第一是增长速度换挡期,速度下降;第二叫结构调整镇痛期;第三叫前期刺激政策,也叫消化期。所以,经济发展方式转型,成为符合我国经济发展新常态的关键。

国家亟待建立创新体系

吴敬琏指出,实现经济增长方式转型或经济发展创新转型,不是新问题,早在1995年制定第九个五年计划的时候就已提出,但一直没能实现,问题的关键在于能否建立好的体制。

“消除体制性障碍,建立好的体制,我认为核心问题是要建立、优化和改善国家的创新体系。”吴敬琏如是说。

改革开放以来,创新活动越来越活跃。近年来,技术创新如雨后春笋,尤其是与移动互联网相关的各产业,但这些创造发明的产业化状态并不理想。问题的症结在于创新的体制和政策系统相当落后,都是由政府主导,政府决定科学研究闯关,有了技术发明以后政府指定产品的方向、技术路线,再由政府组织人力、物力资源进行转化。因此,政府主导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创新和创业的积极性、创造性。

对于如何建立创新体系,吴敬琏认为,市场必须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同时更好发挥政府的作用,这是两个基本的原则。以这两个基本原则为指导,建立和完善国家创新体系。

要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关键要建立能够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基础性作用的体制基础,要建立起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而竞争是市场体系的灵魂,现在的市场正是缺乏竞争。要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市场管市场的事,政府是管政府的事,各司其责。

目前,我国政府从资源配置到商品化、产业化都起主导作用。从发展战略新兴产业到电动汽车、新能源汽车的发展,产生了诸多问题,实际上政府的作用是有限的。吴敬琏认为,技术创新的主体一定是企业,因为原始性创新在经济上取得成功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只能发动千军万马的企业去闯、去试验才行,尽管企业实验成功的概率很低,只要参与竞争的个体数量足够多,就一定会有一部分取得成功。

政府没有能力确定哪一个产业,哪一种技术路线能够取得成功。吴敬琏认为,政府只能顺势而为,因势利导,建设良好的环境,并发挥好政府的作用。

由社会负责建立教育和科研系统

应该由社会负责建立良好的教育系统和基础性的科研系统。

吴敬琏认为,目前的创新体系把科学和技术混在一起,事实上,科学奖励应由社会承担,包括政府,而技术奖励应由市场承担。

对于共用技术的开发,适合采用PPP的方式实现,或者由政府牵头组织产业联盟开发。如三代通信中的GAM技术和四代通信,都是由企业联盟进行开发,共享成果。在产业初期,政府可通过补贴使它快速达到最低的经济规模,但不能过度干预市场体系。

对于经济发展新体系,政府应该做规划,在现有发展趋势上,政府应该提供全局的、长远的信息规划,是引导性,而不是指引性。

最后,吴敬琏指出,通过这些年发展新兴产业、支持技术创新所取得的经验和教训,逐步建立国家创新体系整套的制度安排和政策系统,是百人会为社会、为政府提供意见的重要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