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浙江德清,“洋家乐”已经发展成为一种旅游新业态

从喧嚣的十里洋场,到宁静悠闲的莫干山下,一个多小时的高铁,是彼此间的距离。

此刻,28岁的上海姑娘李伟佳已经身处“隐·莫干”的小院,她急着将这里的一切,分享到了自己的微信朋友圈。“推开门窗,满野苍翠,层层叠叠的竹影扑面而来。远离城市喧嚣,整个心都静了下来。”

作为一种新型乡村旅游业态,这几年像“隐·莫干”这类走高端精品路线的“洋家乐”,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了原生态的莫干山麓,不仅吸引了诸多国内外游客,也为德清乡村带来了时尚的蜕变。

高天成的裸心谷:

一张床一年贡献税收10万元

11月8日,立冬后一天,南下的冷空气给莫干山麓带来绵绵细雨,空气变得更为清冽。

山道边,一幢幢老旧的泥坯房散发着时尚的气息。这里,便是德清“洋家乐”的起源——劳岭村三九坞。

提到洋家乐,就绕不过高天成(Grant Horsfield),这个地道的南非人,给自己取了一个好听的中国名。

2007年夏,高天成从上海来到莫干山,蹬着山地车找到了这个叫三九坞的小山村。当时,三九坞总共18户人家,年轻人或外出经商、或进城打工,村里只有二十来个留守的老人,空留下很多老式的泥坯房。

满眼皆绿的三九坞,让高天成感到舒心。他租下4间老房子,通过彻底改造,加以简单自然的装修,开出了第一个以“裸心”为概念的度假屋,而这个小山村则被冠以“裸心乡”,第一代“洋家乐”就此诞生。

可能是大鼻子的外国人嗅觉特别灵敏,高天成很快嗅到了莫干山良好的自然生态环境蕴藏着的巨大商机。2009年,他在三九坞附近的兰树坑选定新址,投资1.5亿元兴建新“洋家乐”:“裸心谷”。

2011年10月10日,裸心谷正式对外营业,客房爆满,虽然平均房价约4000元/天,但仍需提前两三个月预定,平均一张床一年贡献税收达10万元。

高天成首创的“洋家乐”一诞生便名声远播,誉及海内外,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将它称为“除长城外15个必须去的中国特色地方之一”。

而如今,德清“洋家乐”的概念已不局限于“洋人开的酒店”。此处的“洋”,更大意义上应理解为“洋气”,更富有设计感和时尚生活气息的民宿或精品酒店。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