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高兴华:我的三都博物馆

发布时间: 2014-06-08 17:22:55  |  来源: 成都日报  |  作者: 孙晓彤  |  责任编辑: 孙晓彤

“我建博物馆就没有想到赚钱,只是发自内心的喜欢。我希望大众分享我的藏品,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国的文化遗产。”成都民营企业家高兴华是一个投资公益性文化事业的标本,他以民营博物馆承担公共博物馆的职能,折射出中国博物馆未来发展的走向。

核心人物

高兴华,1949年出生,成都双流人,从事收藏20余年,个人藏品万余件,尤以书画收藏最为得意。现任四川省收藏家协会副会长、全国民间博物馆联谊会秘书长、成都花雨集团董事长,其占地74亩,投资4000万元兴建的四川三都博物馆已于上周在华阳开馆,并将长期免费开放。

采访手记

(2009年10月26日 双流)

高兴华绝对是一个版本。他爷爷是做裁缝的,父亲在华阳开过缝纫铺。前几辈人绝对想不到这个只念过初中的孙娃子挣了钱会去收藏老祖宗的东西,建那么大的博物馆,那里供奉着上万件文物与艺术珍品,像巴蜀大地的“卢孚宫”。高兴华说倒退30年他自己也绝对不敢想。

采访那天他正在双流的宾馆开会,全国民间收藏的高层论坛,来的是各省市收藏家协会的会长们。晚上他的房间一拨拨人进出、寒暄、接洽。他是大会秘书长,胸牌写着总指挥。他抬起手,我看到他腕上的留置针——他突患急性阑尾炎,医生说必须马上开刀。他说一开刀这会就泡汤了,还有,他的博物馆过几天就剪彩。于是他每天开会输两次液。这是高兴华的另一个版本,一个民营企业家血与火的版本,他正是靠了这种不要命的川人精神来收藏文化的。

收藏是兴趣和热爱的升华,应该说建博物馆是个人收藏的最高境界。高兴华倾其所有用于收藏文化和历史,以民间博物馆承载公共博物馆的职能,我看到了民间力量在推动文化发展,看到了中国博物馆未来方向。想想马未都、樊建川、高兴华们,价值连城的藏品需斥巨资购买,他们是为了赚钱吗?他们首先是喜欢,才去欣赏、收藏,爱祖先爱故乡爱这片土地,承担社会责任,传承人类文明,才是收藏家的最高境界。

博物馆是我们昨天的脚印、今天的镜子和明天的根基,也代表了一个城市的文化与品位。成都不是要建“博物馆之都”吗?那么请看看成都民间博物馆艰难的生存状态,请给他们一点实际的支持。

有人说现在是民间博物馆的黄金时期。我不这样认为,但“藏宝于民”绝对是好事,随着相关法律法规的完善,随着经济发展文化沉淀,到人们衣食无忧、心理安康的那一天,到了高兴华的子孙辈,应看得到这个黄金年代。

对话

20年的收藏,我愿与大家分享

收藏20余年

四川民间珍品卧虎藏龙

本报记者(以下简称“记”):媒体称你的博物馆为“成都第二大民间博物馆”,你的馆藏质量到底怎样?

高兴华(以下简称“高”):现在布展完了,你可以去看。我这里明清、近代及当代名家书画作品有近6000件,汉、唐以来的青铜器、陶瓷、石刻、木雕、玉器等4000多件。我收集的大师、名家作品也是比较齐的。

记:哪些大师、名家的作品?

高:明清的有董其昌、仇英、唐伯虎、祝枝山、商喜、黄慎、任伯年、吴昌硕、虚谷、康有为的。近现代的有张大千、齐白石、徐悲鸿、潘天寿、傅抱石、李可染、吴湖帆、陆俨少、石鲁、沈尹默、赵朴初、郭沫若的。郭沫若的那首诗是赠陶铸的,有一句是“千刀万剐唐僧肉,一拔何亏大圣毛”。另外有几幅我不敢拿出来展,蒋兆和的《流民图》,十七八米的长卷。他有一幅是在中国美术馆收藏,抗战时期画的。我那幅是1966年画的,画得栩栩如生,这个拿出来惊动太大了。

记:不好意思,我想问问,你这儿名家的东西都是真品吗?因为博物馆需要确保参观者获得真实的信息。据我所知,现在很多高仿品已经进入一些拍卖会和博物馆了。

高:我有一幅任伯年的画,丈二尺幅,书画鉴定专家单国强今天在我这儿看到这幅画,他没鉴定。他说我并不是说这幅画是假的,我觉得这幅画很好,只是我这一生还没有见过任伯年这么大尺幅的。我今天拿了不到30幅画给他看,他签了20多幅,包括一幅黄慎的画,也是丈二尺幅的,单国强应该是国内顶级的书画鉴定专家了。前两个星期央视在乐山的《寻宝》,唯一一件被评为“民间国宝”的,就是我叫人送去的仇英的《桃园意境图》。

记:有点让人吃惊,你是怎么收集到这么多精品的?

高:参加这次论坛的各省市收藏家协会会长看了也这样说。我说四川的民间珍品卧虎藏龙,因为川内有众多文物古迹,丰富的地下地上遗迹,加上抗战时期全国很多文化人入川,带来大量文人字画流存在四川。老一辈的观念是好东西秘不示人,很多精品就保存下来了。

记:你咋能收罗到这些好东西?

高:20多年了,我是倾其所有来收藏啊,哪怕是买到赝品、买到假东西,我绝不反悔。收藏界的规矩,看走眼了只能自认倒霉。

记:这20年你交了多少学费?

高:至少几百万嘛。我由于口碑好,收藏界都愿意和我打交道。

记:摆一摆你收藏的故事,我知道买家都很低调。

高:有些事是不能讲的,肯定是有身份的人,名人之后,他们不愿进入市场,有人就把东西拿过来了,几乎两三天就有人拿东西给我看。

搞收藏的都很疯

搞收藏是有瘾的

记:每件藏品都有一个故事,除了家传的,你一般还到哪里“捡漏”?

高:我到省外出差嘛,每到一个城市必须逛文物市场,拍卖会。前10年我到海南参加拍卖,那时候没有卡,带的现金用完了,最后打的到机场,一摸包包,只有十几块钱,100多元的打的费付不出来,我把几千块钱的手表抹下来交给的哥,那个的哥不好意思收,但是又不可能不收,我身上确实没钱了(笑)。

1   2   下一页  


 
分享到:
20K
 
猜你喜欢

新闻评论

网友热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