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寿一家。记者 蒋云龙摄

  刁长才一家。张 康摄

  杨立创一家。卫明珠摄

  刘上上一家。刘上上提供

编者按:有事没事,回家过年。在中国人的意识里,回家无需理由,团圆自然而然。

春节期间,本报记者探访了4个家庭,见证他们的“全家福”,在浓浓年味中,倾听他们的故事。虽是一个个小家庭的纠结和欢欣,里边,却有大时代的脉动和变迁。

到哈萨克斯坦务工,有过坎儿更有奔头

“再干几年,咱也是百万富翁”

记者 商 旸

赶了4000公里的路,刁长才到家了。

从哈萨克斯坦零下40摄氏度的石油工地到山东省沾化县下河乡刁家村热热闹闹的集市,这个43岁的汉子奔波了三天三夜。三个春节没有在家过了,今年能赶回来,刁长才跟家里视频聊天一说,妻子女儿当时就乐得拍了巴掌。

冬日午后的阳光打在些许生锈的门锁上,家门紧锁。刁长才有些纳闷,这个时间正是自家超市忙碌的时候,妻子李果芝应该在柜台后给冬闲的村里人拿一包烟,或者在角落里吃力地把一箱箱啤酒码好摆齐才是啊?

刁长才有点不安,掏出9个月没有用过的家门钥匙,吱扭一声打开了铁锁。

45岁的妻子躺在里屋的床上。就在刁长才动身的那天早上,李果芝摸黑送女儿刁青蕊上学,回来的路上电动车打滑摔倒,伤到了膝盖。

“为啥不跟我说?”刁长才埋怨着。

“跟你说有啥用?”李果芝反驳着。

刁长才记不清这样的对话发生过多少次了。7年来,自己出国4次,家里的事情全都压在了妻子一个人身上。经营超市、侍奉公婆、照顾女儿,每一次遇到坎儿,李果芝都咬咬牙自己扛过来。

“一个人在家难是难了点,可是他钱挣得一年比一年多,日子有奔头。”李果芝爽朗一笑,指着刁长才,“你快给说说!”

刁长才腼腆一乐,“我干的是给石油管道装保温层,9个月一共挣了9万块。村里面成立了劳务派遣公司,跟国家石油天然气管道局签的合作协议。我们都有用工合同,工资一次付清从不拖欠。”

“我在家拾掇超市一年也挣了5万多。” 李果芝抢过话头。

收入渐渐多了,刁长才有了新想法,“想盖个二层小楼,上上下下能有260平方米,算下来得花30万。”

“30万也花得起!” 李果芝说,“女儿上小学学费全免,也没有啥负担。”

刁长才的父母都在70岁上下,身体硬朗。今年过年,村里还给老人们送去了油米,平时村卫生室还给定时免费体检。

家中安好,刁长才挺安心,开春之后还回哈萨克斯坦。“这次要干铺设管道的活,时间还得9个月,争取能挣上个10万块。再干几年,咱也是百万富翁!”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