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转播到腾讯微博字号:
组图:艺术当随时代 解读张蒲生先生的画
新闻中心-中国网 news.china.com.cn  时间: 2011-04-14  发表评论>>

天津著名国画家张蒲生近影  
天津著名国画家张蒲生近影

    以鄙人之浅见,一幅好画首先是让人眼睛一亮,经得住细细品味,令人过目不忘;好画能牵动人的情怀,在人的脑海中,挥之不去,不招即来;好画能调动人的情感与思绪,让人插上翅膀,浮想联翩。

    请看张先生的《风雨欲来》。湖边长着茂密的芦苇,天空突然乌云滚滚,风乍起,电闪雷鸣。蜻蜓为了觅食,不得不低空盘旋飞舞。外出干活的人们,纷纷往回赶路。只有淘气的娃娃们,拿着竹竿,放上粘子,迎着大风往外跑,粘蜻蜓玩去了。

    《童趣》就更有意思了。人在儿时,树上掏鸟窝,树下捉迷藏,池塘去抓鱼,拿个箩筐扣麻雀……都是无师自通的游戏。画家感慨道:儿时欢乐,斯乐不可作。是呀,这种儿时的恶作剧,只能在甜蜜的回忆中重现了。

    一个老画家若能用儿童充满好奇和想象的眼睛看世界,这就叫童真。要知道童真可是人生最美丽的境界。

张蒲生国画作品:儿戏
张蒲生作品:《儿戏》

    古往今来,麻雀只是画上的点缀。只有张先生,对历史上遭遇劫难的小麻雀情有独钟,让它们堂而皇之的登上大雅之堂,成了主角。他笔下的麻雀,姿态各异,呼之欲出。有位朋友在我家讲了段有趣的新闻:张先生应邀在安徽作画时,一幅《丰收粮食足不怕瓦雀多》刚画完,突然一只大花猫跳上画案,用爪子扑捉画上的麻雀,让在场的人哄堂大笑。看来栩栩如生也能惹祸呢! 

    改革开放以来,文化部多次提出:文学艺术要深入生活,创作要与时代合拍。当时张先生是天津美术学院主管教学的副院长,事务缠身,无暇创作。终有一日与学生下乡采风。车子一出城外,满眼都是绿油油的好庄稼。多数农户住上了新瓦房,房顶上架着电视天线。傍晚时分屋顶上停歇许多鸟雀。这情景让画家心潮起伏,激动不已。当时正值海外炎黄子孙、爱国侨胞,纷纷来沿海城市,投资办厂,经营企业,其势如雨后春笋。这不就是落叶归根吗!这不就是归巢吗!于是他挑灯夜战,成就了名作《瓦雀归巢》图。此画一出,赢的一片赞扬,在文化部和全国联展中,两次获奖。

张蒲生国画作品:天高任鸟飞
张蒲生作品:《天高任鸟飞》

    十年前定居在智利的老学者吴铭先生(早年台大教授),回国探亲访友。他在上海见到《瓦雀归巢》图,来津后对我说:泪水止不住的涌出,模糊了视线,仿佛听到国民党元老于右任先生的临终绝唱:“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陆。大陆不可见兮,只有痛哭。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故乡。故乡不可见兮,永不能忘。山苍苍,野茫茫。山之上,国有殇”。

    然而叫我想不到:八十九岁高龄的吴铭先生今春竟然再次回国,一下飞机就对我说:都是张蒲生的《瓦雀归巢》闹的,每当傍晚画上的麻雀仿佛叽叽喳喳吵着回巢。我对麻雀说:“小祖宗,别闹了,外孙给老爷子订好了机票,三天后我就带着龙头拐杖漂洋过海“归巢”去”。

    张先生有个口头禅:“我是陕西人,从小爱画,最喜欢画瓦雀”。麻雀(瓦雀)是树木庄稼害虫的天敌。春天它们捉害虫,吃虫卵,粮食下来它们也吃点儿。伟大的邓小平一上台,就强调“科技是第一生产力”,他号召农民科技种田,勤劳致富。画家敏感的抓住这个主题,又画了《春风无丑枝》、《太平盛世看雀趣》、《打谷场上》、《丰收之后》等等。在画上题款道:“丰收粮食足,不怕瓦雀多”。

张蒲生作品:太平盛世看雀趣
张蒲生作品:《太平盛世看雀趣》 

    过去,搞“一言堂”,越俎代庖,毁林,毁果,毁瓜,强迫农民以粮为纲,颗粒归仓。结果还是人人饿得慌。

    张蒲生1983年随同李瑞环市长访问日本,同时举办个人画展,获得一片好评。日本歌唱家小百合子神情的说:张先生的鸟雀会打斗玩闹,上呼下应,互诉衷肠,真是叫人爱不释手。

    2001年春,俄罗斯消息报文艺主编梅尔金慈先生随“俄罗斯现代油画展”访问天津。在津期间他拜访了张蒲生,我和我的先生(义务译员)有幸陪同。两位艺术家兴致勃勃的讨论了艺术的表现形式和艺术的时代性。张先生向他展示了很多精美的工笔画册、小写意和大写意画册。梅尔金慈对张先生的麻雀赞不绝口。他说:“画家笔下的麻雀姿态各异,栩栩如生,呼之欲出,惊枝若飞,真是令人拍手叫绝!”他风趣地用手去捉画上的麻雀,口中发出呼唤之声,样子极其风趣幽默。

张蒲生作品:雪映红梅更艳
张蒲生作品:《雪映红梅更艳》 

    1990年我因公去欧洲访问,亲朋好友赠送了几瓶洋酒。回国后我举行了一次家宴,闲聊我在国外的见闻。席间觥筹交错,热闹非凡。酩酊大醉的王麦秆教授执意要挥洒一副《漓江渔歌》图。没想到酒后的他还真完成了一副难得的画中上品。张蒲生院长不胜酒力,只举杯在唇边碰碰而已,他也乘兴在宣纸上画了芭蕉和月季,画上除签名盖章外,并无其他文字。这是一幅典型的没有题款的画,非常成功,像是一首无标题音乐。我们可命名《雨打芭蕉》或《圣洁的天雨洗浴芭蕉》。最难能可贵的地方,是芭蕉叶上的一滴圣水,可可欲滴。雨过天晴之后,两个小精灵在芭蕉叶上继续叙述美好时光。月季花开口道:“芭蕉老兄,每次风雨来袭,你总是替我遮风挡雨,谢谢你啦。”此画成了我的镇宅之宝。画家的浓浓情谊,令我没齿难忘。 当画家听到退耕还林,退耕还湖,退耕还草的消息后,欣喜若狂,立即铺纸作画。一副《处处是家园》便应运而生。画面上湿地连着湖泊,草木丛生,鸟儿云集,叫人神往,迫人遐想。鸟儿处处有家园,祖国这个大花园不就更美丽了吗! 

    《晨曲》中一群活泼快乐的小麻雀,每日清晨准时站在电线上高声歌唱,此起彼伏,恰似五线谱上跳动的音符,奏出华彩乐章。画家运用这个主题表现我国人民在改革开放的今日,全国上下一片和谐安康,生活工作井然有序。后来这幅原作被中科院张友坤先生携带着“跨海越洋”到达夏威夷张学良府上,成了张学良先生百岁华诞的喜贺之礼。 每当春天来临,大雁、天鹅、小燕子由南往北回归的时候,他总要画幅燕归图,情不自禁地想起敬爱的周恩来总理的诗句:“燕子声声里,相思又一年”。

张蒲生国画作品:雀戏瑞雪
张蒲生作品:《雀戏瑞雪》

    张先生早年曾画过一幅《观影自赏》图,水墨淋漓,气韵生动。一对水鸟将水面当镜子,观影自律。鸟尚如此,何况人呼! 汉朝末年蔡邕编写的“琴操”中,记载俞伯牙学琴的故事。书中诠释艺术创作的“移情”之理:只有移万物之情,,悟天地之妙境,方可直写“心迹”,动人心弦。我想绘画之理也不外于此吧。难怪张先生常说:“要置身于山水花鸟之中,对大自然苦苦凝神观察,才能发掘出大千世界中蕴藏的潜在美感”。

张蒲生与画家范曾、张世范先生合影
张蒲生与画家范曾、张世范先生合影 

    张先生强调作画时“气要平,意在先,胆要大”。只见他提笔蘸墨,在宣纸上徐徐有致,有擒有纵,坦坦荡荡的落笔,而后细心收拾。一副贴近生活,别有意境的画便展现在人们面前。 画家用无声的语言把国家政治空气的宽松,人们生活品质的提高,周围环境日新月异的变化,使用绘画语言全盘地、生动地向人们娓娓道来,这就叫艺术与时代合拍,这就叫艺术当随时代。 (作者:苦迟雪溪 美术评论家 2004年12月4日初稿,2008年龙抬头日修增完毕)

天津著名画家张蒲生花鸟作品欣赏
·高清图:天津著名画家张蒲生花鸟作品欣赏

天津著名画家张蒲生笔下的麻雀
·
高清图:原野雀声 天津著名画家张蒲生笔下的麻雀

文章来源: 中国网·滨海高新 责任编辑: 郭晋
分享到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