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news.china.com.cn 转播到腾讯微博字号:
中国蜡像第一人艾得胜做客中国网·滨海高新访谈
新闻中心-中国网 news.china.com.cn  时间: 2011-03-31  责任编辑: 郭晋

艾得胜 天津美术学院副教授、天津工艺美术大师
中国蜡像第一人艾得胜做客中国网·滨海高新

·高清图:中国蜡像第一人艾得胜作品 毛泽东像

·高清图:中国蜡像第一人艾得胜作品 周恩来像

·高清图:中国蜡像第一人艾得胜作品 邓小平像

·高清图:艾得胜蜡像作品 刘少奇、朱德、任弼时像

嘉宾:艾得胜 天津美术学院副教授、天津工艺美术大师、中国工艺美术学会会员、中国工艺美术学会雕塑委员会委员

   简介:艾得胜,长期从事超级写实主义雕塑及蜡像艺术的研究与艺术创作,作品先后在天津、河北、大连、沈阳、深圳、北京、上海、江西、福建、广东、西藏、香港地区及日本、新加坡等国的博物馆、纪念馆、蜡像馆展出陈列,现任天津美术学院蜡像创作室负责人、蜡像主创人、国家博物馆中国蜡像馆、厦门世界名人蜡像馆蜡像、大连世界名人蜡像馆蜡像艺术主创。


    [中国网·滨海高新]: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本期中国网·滨海高新访谈。近年来,由于李宇春、陈慧琳、刘德华、张国荣等中国演艺明星在英国杜莎夫人蜡像馆陈列带来的极大轰动,使得蜡像渐渐成为我们熟知的艺术表现形式。蜡像所塑造的人物栩栩如生,独具魅力,但观众喜闻乐见的这种艺术作品是如何发展起来的,又是如何制作完成的呢,今天我们就有幸请到被称为“中国蜡像第一人”的艾得胜老师做客,请他为我们一一揭晓谜底。

    [中国网·滨海高新]:艾老师,您好。

    [艾得胜]:你好。


  天津美术学院副教授、工艺美术大师艾得胜做客中国网·滨海高新

   蜡像跟中国的泥人有很大区别 

    [中国网·滨海高新]:观众了解蜡像一般是从上海杜莎夫人蜡像馆开始的,这是蜡像的起源地吗?

    [艾得胜]:说起蜡像,有一定的历史,最能反映蜡像历史特点的,就是英国和法国蜡像馆的建立。那是在近两百年前,有个杜莎夫人,她少女时代跟一名医生学习做蜡像,在她长大后,就把法国大革命时期的那些英雄做成了蜡像,后来在做欧洲巡回展出,由于巡回展出要不断的奔波,加上路上怕磕怕碰,时间长了会影响蜡像的效果,因此,她就在伦敦建立了一座永久的蜡像馆,供人们长期观赏,不再穷于奔波。

    与此同时,法国有个叫格里万的人,也在法国建立了格里万蜡像馆,这两个蜡像馆就是世界上最早的蜡像馆,也是比较成熟的蜡像馆,尤其是英国杜莎蜡像馆,他们现在在世界上已经发展到七八个国家了,荷兰阿姆斯特丹、美国、中国香港,包括现在上海也建立他们的蜡像馆。蜡像馆里一般都陈列着世界名人、伟人、权贵、明星,还有一些经济巨头。能够进入杜莎蜡像馆是一种荣耀,每年都由当地的记者去评选十个能够进入蜡像馆的人物。可以说这么说,杜莎蜡像馆是一个世界政治的晴雨表,比如说美国每换一届总统,他们就会把旧总统的蜡像换掉,换成新一任的总统,有的蜡像是昙花一现的,尤其是政治上的,但是有的特别著名的人物,比如美国的罗斯福、英国的丘吉尔、戴安娜,包括科学家爱因斯坦、艺术家毕加索等等,这些人的成就都是永恒的,所以蜡像馆里永久陈列着他们的蜡像。

    杜莎蜡像馆的建成,为他们带来很多的社会效应和经济效应,不管是哪个国家的游客,去了英国肯定要去蜡像馆参观参观。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催生了中国的经济的快速发展,也催生了中国的艺术蓬勃发展。因为当时中国非常渴望着艺术的滋养,但是对蜡像的技能、技法可能不太了解,也就凭着一种悟性,或者是多年积累的艺术修养,慢慢接受了蜡像艺术,没想到在中国产生了非常大的反响,可能是当时中国人喜欢这种写实艺术,比较容易接受,抽象的艺术一般人可能看不懂,具象的东西比较容易接受,再有就是在当时艺术界有个后现代主义思潮,人文主义思潮,创作要人性化,促使这种艺术在中国生根开花。过去也有人讲过,蜡像的艺术在中国古代也有,但是没有能够证明它的出处和历史记载。所以,我们只能从英、法两国去追溯蜡像的历史。我觉得英、法应该是最客观的,英、法的蜡像造型非常接近西方的蜡像造型,是一种写实的,西洋画能够进入的,按照西洋画的发展规律和创作方法来制作的。在我们中国,按照传统的中国艺术来搞蜡像,可能不会那么成熟,所以,我现在做的蜡像也是按照西洋的造型来完成的,归根结蒂地说,蜡像跟中国的泥人和一些民间艺术不太一样,甚至说,还有很大的区别。   


  艾得胜作品:胡锦涛总书记蜡像   


  艾得胜作品:开国大典(局部)   


  艾得胜作品:鲁迅蜡像   


  艾得胜作品:影帝石辉蜡像   


  艾得胜作品:张艺谋蜡像   


  艾得胜作品:邓丽君蜡像


  艾得胜在工作中:制作赵本山蜡像


  天津美术学院副教授、工艺美术大师艾得胜做客中国网·滨海高新

   蜡像要表现出一种永恒的气质

    [中国网·滨海高新]:蜡像和我们经常见到的雕像在表现上有哪些不同呢?

    [艾得胜]:雕塑主要分公共雕塑、室内雕塑、纪念性雕塑、巨型雕塑、微型雕塑等等,从材料上来讲,一般是单一的材料,但是作为蜡像,它是由多种材料组成的,头发要像真的头发,眼睛眼球要像真的眼睛眼球,皮肤要像真的皮肤,衣服要用真的衣服,这样综合的“工程”,用一种材料是不可能完成的,这就是蜡像师和雕塑家根本区别。

    雕塑的创作要求不要太具体,用老百姓的话来说就是不要求很像,因为雕塑创造一个纪念性的意义,人们并要求雕塑家的雕塑作品十分的像,气质神态够了,就可以达到百分之五十了。但是蜡像却不一样,要求逼真,不仅要像,还要有神。比如说像李大钊、孙中山、毛泽东,他们是政治人物,是领袖,是人们心中的偶像,作为蜡像一定要表现出一种永恒的气质。

    作为一尊蜡像,它要表现一种瞬间的主题,尤其是演员、运动员的一霎那。比如梦露,她的那种特定的表情,它是瞬间的几十秒的那种表情。但是表现领袖题材呢,我感觉凭我多年的经验,还是要表现他最有风采的那一个瞬间,这是它和雕塑的一个区别。还有一点需要说明,塑像和人是有距离的,我们顶多在塑像面前拍个照片,但是作为蜡像,拉近了人和像之间的距离,感觉非常的亲切。为什么周恩来纪念馆,有成千上万的观众来参观,合影拍照的人更是不计其数,差不多有上百万人,一个是周总理的魅力,另一个是蜡像拉近了与观者的距离。有人看到照片,不知道那是蜡像,会说:哎,你什么时候还和周总理照过相?

    我创作完周总理这个蜡像以后,大批的参观者,包括周总理的亲属都与其合影,他的侄女侄孙都感动得流下了眼泪,包括他身边的工作人员、国家领导都和周总理的蜡像合过影,这说明这尊蜡像得到了人们的普遍认可。

    从这点上看,蜡像和雕塑还是有区别的,雕塑在创作过程中,创作出作者的想法儿就可以了,雕塑作完底稿之后,就可能到石材厂去放大,由工人来做,但是作为蜡像都需要作者亲自去完成。比如说选择衣服,我过去从来不去布料市场,但是搞了蜡像之后,我经常去布料市场,选择各种布料,要对应当时市场的要求,当时中央领导使用的那些布料,在现在根本找不到了,我们有时候选择中央领导这些衣服,都要去那种大的国有纺织厂仓库去找,包括香港回归的时候,我们就送给香港两尊蜡像,是邓小平和撒切尔夫人谈判香港回归时候的经典瞬间,当时撒切尔夫人衣服,我们就是找印染厂特殊做的这块布,这就是蜡像和雕塑的区别,雕塑不会考虑这些,只要把造型弄对了,材料弄对了,防震啊,对塑像保护的事做好就行了。蜡像却要细致到甚至连一个小首饰都要非常逼真。用一个非常准确的事情来形容吧,蜡像非常像拍电影,但是它又有雕塑的工作、化妆的工作,粘眉毛啊、粘胡子啊,这些在普通雕塑上都没有。像眼睫毛是非常难的,稍微一失误就做不好,所以蜡像的制作在某种意义上是非常难的,这就是在中国搞蜡像搞得好的人非常少的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中国搞蜡像,还需要坚强的毅力,这就是我这些年几乎没有业余的时间,娱乐的时间的原因,我需要大量的业余时间才能把它做好。  


  艾得胜作品:孙中山蜡像   


  艾得胜作品:周恩来蜡像   


  艾得胜作品:朱德蜡像


  艾得胜作品:胡耀邦蜡像   


  艾得胜作品:李嘉诚蜡像   


  艾得胜作品:蒋介石蜡像  


  艾得胜与李宁合影


  中国蜡像第一人艾得胜做客中国网·滨海高新

   搞蜡像要把历史和人物吃透

    [中国网·滨海高新]:制作一尊蜡像需要准备多长时间?

    [艾得胜]:做蜡像的最重要的就是资料,不管水平高低,资料是最重要的,因为做任何的人物都要有参考、都要有依据,这个资料准备的长度就不一样了。比如说我随便从市场找几张照片做资料,那可能创造出来是一种状况,那么我要是找到最好的照片,创造出来就是另一种状况了。但要想找到最好的照片,就要花很大的功夫,等于大海捞针。

    近些年来,我们国家的传媒非常发达,各种各样的图片、光盘数量非常多,但是在十年前的时候,是非常难找的。我那时经常遛旧书摊,旧书摊有一本书,有时候这本书很贵,虽然对我来说只有一张照片有用,也要把整本书买过来,很多时候都是这样的,过去花得资料费也是很高的,现在就好多了,从网络上能搜集出很多好的东西来,做蜡像比过去方便多了。比如我存毛主席的照片大概有一万多张了,这是一个搞蜡像的人必须要做的,尤其是历史人物的照片非常少,比如只有年轻时候的照片,你需要做他老年的,老年照片没有。还有就是做蜡像,需要正面的照片,还需要侧面照片,多角度的照片,甚至后面的照片,我都要有,但是一般的做不到,所以说我们现在选择照片的时候,尽量选择多角度的,但是最好的方法,就是直接向本人采风,直接给本人拍照,在英国蜡像馆几乎都是这样做的,几乎都是给本人拍照,但是在咱们中国基本上做不到这一点,更何况是已故的人,所以只有根据照片,加上自己的这种造型工艺去揣摩,靠自己的经验去完成。

    上次我做了一尊赵一曼的蜡像,赵一曼应该是四川人,她的照片非常少,只有一张照片,就要利用这张照片,靠自己的功底去做。一方面是看图片,一方面是读她的履历,看有关她的书籍,搞蜡像还要把历史,把这个人物吃透,这样加上你的理解、加上图片,然后才能把这个任务创作好,叫观者去认可。当然古人就要参考古人的图片,古人画像,就没有那么准确了,你的像如果做好了,就是后人的依据,像现在曹操墓挖出来了,你塑一尊曹操的塑像,如果你这尊塑像做得非常好的话,就可以成为后人的依据。所以当时冯骥才老师就给蜡像下了一个定义,蜡像应该是立体的摄影,他的这个界定还是有道理的。所以做蜡像,我们不光是脸要对,除此以外,还有身材、动作习惯,比如周总理的动作习惯、邓小平的动作习惯、毛主席的动作习惯,他身材的高矮宽厚,走路时直着走路还是驼背走路,坐着的时候是什么样的习惯,这些东西都要非常具体;运动员获奖牌的时候,在休息的时候是什么样子,这些都要了解的非常非常的具体,这些都是我们需要研究的课题,所以说做蜡像的复杂程度要远远超过做雕塑的复杂程度,关注的东西要有很多。

    [中国网·滨海高新]:制作蜡像一般使用什么材料呢,所谓的“蜡”是我们平时用的蜡烛吗?

    [艾得胜]:蜡这种材料现在好像有些材料能够替代它,因为现在我除了做蜡像,还做一些树脂的,也能仿造人的皮肤。但是为什么蜡用的比较多呢,是因为它比较方便,质感比较接近皮肤,而且便于加工,好修改,其它材料都不好修改,错了就错了,做不好就要重做,但是蜡做不好没关系,我可以修改,加工起来比较方便。人们有时候担心,这个蜡是不是我们点的蜡烛啊,时间长了会不会融化掉呢?实际上这种蜡加了很多技术,加了很多防高温、防老化的材料。我做蜡像的很长时间都是用来研究材料,因为我们学艺术的毕竟不是学化的,但这里面又有很多化学的知识,所以这么多年以来,我也请教化工专家,慢慢积累了经验,现在这些材料越来越成熟、越来越好,我们做蜡像的水平应该是国际水平,不再是英国独揽的这种技术了,有的甚至于还超过了英国、法国。

    做蜡像,准备工作越充分,制作时间就越少。比如说十年前找资料相当困难,我们都要到新华社去查,现在上网一晚上就能查到,过去要半个月,现在资料准备时间要少得多。就是有些特殊的要求,像前两天为一个广告做的,十八街麻花要做一个贩卖麻花的人物,要做古代刺绣的衣服,要到北京制装厂去做,做工要一点一点绣出来,这相对来说特殊的要求。有些明清时候的衣服,需要用的时间比较久,还有些红军的衣服、八路军的衣服,像我过去做的毛主席在井冈山和贺子珍的红军的衣服,现在外边也有那种军用的红军的衣服,但是那些都不行,做的都还不怎么到位,所以我要的红军的衣服既要颜色对,又要有旧的感觉,新的不行,还要把那破的东西做出来,有些东西自然的破和做出来的破也是不一样的,这些都要做得十分到位,感觉才能对,因为一般的蜡像在一个真实的环境当中,像我做的淮海战役西柏坡指挥所,要把西柏坡指挥所的那个氛围创造出来,像油灯啊,地图啊,那种破的木板桌子椅子,解放战争时期的棉袄啊,围巾啊,很像拍电影的某一个重要的环节。 


  艾得胜作品:民国人物蜡像  


  艾得胜作品:罗斯福蜡像  


  艾得胜作品:丘吉尔蜡像  


  艾得胜作品:希特勒蜡像  


  艾得胜作品:东条英机蜡像


  艾得胜作品:四大寇蜡像  


  国外游客在观赏艾得胜的蜡像作品


  天津美术学院副教授、工艺美术大师艾得胜做客中国网·滨海高新

   做蜡像最难的是像与不像

    [中国网·滨海高新]:在材料、工艺上,您有没有自己独特的东西?

    [艾得胜]:用料应该说都是独特的,因为这种材料都是我自己配出来的,不是说买来就可以用的,因为它这种东西在中国不是被许多地方用的艺术品,所以说搞研究的不会针对这一点点来进行研究或者成批的生产,拿来就可以用。很多东西都是要把买来的东西和自己的研究结合在一起,硅橡胶也是,毕竟不是买来的硅橡胶就可以使用的,硅橡胶本来是一种很好的材料,但也不是随便拿来就能用的。

    我曾经相当长的时间用的是真毛发,那是因为当时一位老先生存得很多。但是后来再找,尤其这种长毛发是越来越少了。所以有些东西就要由其它的材料去代替,比如说工业的丝和一些真的头发结合,因为头发不可能随时用随时有,越长的头发越少,所以只能用这种办法来代替,但是现在有一个方便之处就是化妆技术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好,这也为蜡像创造了一个很好的条件。所以一个蜡像师既要有高深的艺术修养、造型能力,还要有很深的文学功底,还要有化妆技术,包括对服装的了解、对历史的了解、对历史上服装的了解,包括对一个道具的了解。

    [中国网·滨海高新]:您认为制作蜡像最困难的问题是什么?

    [艾得胜]:实际上,最困难的东西就是造型阶段,因为我们国家有最好的化妆师、最好的服装师、最好的雕塑家,但是,他们任何一个做蜡像都做不好,做蜡像的要求非常非常的像,但是这个像,一定要到95%、98%,甚至100%的像,才能够对观众产生视觉上的作用。因为不是每一个观众都懂造型,但是辨别像不像非常准,连小孩、老太太能都知道我做的这个像还是不像,所以这是做蜡像最难的。它难在什么地方呢?画画只画一个角度,但是做蜡像就不行了,360度都要像,每一个角度都感觉是他。画画把一个角度画像了,很容易;但是360度都要像的话,360度每一度的关系都要非常准确,就非常难做到。照片是两维空间,蜡像是三维空间,我们是把两维空间变成三维空间,相对来说就非常非常难的,因为人头部是非常精密的,每个人都是五官、头发、脸型、骨骼,虽然都很接近,但是人这种大脑非常准确,哪个丑哪个美,哪个形准,哪个型不准,一辨别就能辨别出来,但是让他做就做不出来了,我们就是在辨别的基础上做出来,就是要反反复复的修改,这就是我们用蜡的原因,它需要反反复复的修改。  


  艾得胜作品:撒切尔夫人蜡像   


  艾得胜作品:撒切尔夫人蜡像   


  艾得胜作品:小罗蜡像   


  艾得胜作品:卓别林蜡像   


  艾得胜作品:卓别林蜡像   


艾得胜作品:三巨头  


  原周恩来总理卫士高振普与周总理蜡像合影


  天津美术学院副教授、工艺美术大师艾得胜做客中国网·滨海高新

   捕捉人物最带有气质的瞬间

    [中国网·滨海高新]:您是怎样表现人物的神态的?

    [艾得胜]:这是更深层次的一个问题,我刚说的是表面的这种外形,更深层的是内在的气质,实际从外形上也能反映出来,比如这个人是严厉的还是和蔼的,这个从表面上实际上能反映出来,就是要前期你要把这人了解透彻,用艺术家的眼光去捕捉他最带有气质的那种瞬间,真正从一个具体的瞬间来表现,就需要靠一个蜡像师的多年修养和造型能力,这就是一个蜡像从形到神的结合。有的做的,你说像他吗,比较像,但是像死人不像活人,有的做的,尤其是雕塑做的,有气质但是不像他,那也不行,反正做蜡像来说,达到非常高的水平的,就要使形神结合,形神完美的统一。形神完美的统一,还有一个就是形在前,神在后,就是只有形必须像了之后,才有神的位置,如果神气非常像,比如像共产党员,大企业家,但是就是不像本人,比如一个世界巨头,首先形象就要非常像,在这个基础之上再研究他的神,这样完美的结合才能做好。

    [中国网·滨海高新]:蜡像除了他个性的动作外,是不是还包括他的眼神呢?

    [艾得胜]:比如眼的方向,聚光的程度,人的情绪;再比如说激动的时候,像鼻孔,嘴角都有变化,要捕捉这样的瞬间表情,因为人的内在的表情,是通过表面的东西来反映出来的,必须捕捉他一个点,人笑起来的时候和静止的时候非常的不一样,所有的肌肉都变化,眼睛变了、嘴变了、鼻子变了、肌肉变了。所以我们参考照片的时候,难就难在,你本来想创作笑的形象,但是呢,给你的照片就是不笑的,没有笑的照片,你怎么办,就要抓这种规律,抓这种笑起来的规律跟他这个人物结合起来,为什么有时候做的很像但是像死人,就是在神上没有能动的去把握,只是僵化的按照片去做,所以冯骥才老师所说的那个立体的照片有道理,是立体照片的艺术化,他应该是一个升华,不是被动的复制那个照片。  


  胡锦涛与艾得胜制作的周恩来总理蜡像合影


  艾得胜作品:毛泽东蜡像   


  艾得胜作品:周恩来蜡像   


  艾得胜作品:邓小平蜡像   


  艾得胜作品:刘少奇蜡像     


  中国蜡像第一人艾得胜在工作中 (比尔·盖茨蜡像)   


  中国蜡像第一人艾得胜在工作中 (米卢蜡像)


  中国蜡像第一人艾得胜做客中国网·滨海高新

 

   蜡像馆和蜡像是与时俱进的

    [中国网·滨海高新]:为什么选择的题材都是古今中外的名人,是不是与蜡像这种具象的特质有关?

    [艾得胜]:实际这个名人,和我们这个时代有关,因为蜡像最初分布在蜡像馆,蜡像馆一方面是对这些名人的崇拜,做这些蜡像,包括我们今天的一些纪念馆、博物馆也是名人的纪念馆、博物馆。当今时代应该是一个造星的时代、名人辈出的时代,蜡像馆和蜡像也是与时俱进的一种行业,跟我们这个时代是非常吻合的,因为他可以实现人们的一种愿望,有的名人我们可以亲眼见到他,有的可以通过蜡像见到他。我最近要创作李小龙的蜡像,很多人都崇拜他,所以通过参观蜡像和他合影,实现这种愿望,蜡像馆和蜡像实际上起到的是这样一种效果。

    再一个,名人在现在的纪念馆当中陈列,本身对纪念馆的展示是一个充实,过去的纪念馆、展览馆展出的都是照片和雕塑,人们看得乏味了,他们也有距离感,人们不能接近他们,放上蜡像之后,一下就把距离拉近了,这也是当今的博物馆、纪念馆为什么非常广泛的用蜡像来做他的陈列的一个原因,所以说将来蜡像应该是一个阳光产业。中国也好,世界也好,越是发达的国家,这种名人辈出,各种体育明星、演艺界明星都在不断地出现,它为这个蜡像提供了大量素材,但这种素材对于每一个蜡像馆却不一样,比如说国家博物馆有一个蜡像馆,它是很有分寸的,它是中宣部审批的,是对中国有历史贡献的人物才去做,像一般的演艺明星是不可能进到那里的。但是,有一些民间的蜡像馆,私人的蜡像馆以效益为准,杜莎蜡像馆就是这样,它甚至把李宇春、陈慧琳都陈列在里面,这在中国国家博物馆是不可能的,不同的蜡像馆有不同的界定,对于名人的界定。

    [中国网·滨海高新]:杜莎等蜡像馆是实时更换的,咱们的是永久陈列的,是这样的吗?

    [艾得胜]:实际上咱们的蜡像陈列到一定程度也会实时更换的,这就要看这个名人是不是流芳百世,关键是人物本身,是不是流芳百世,有的就是昙花一现,一年就完了,总统一届就完了,有的总统就会永久保留,在英国蜡像馆就是这样的,因为它的空间有限,因为它已经发展了将近200年,这200年当中它的空间并没有发展多少,人物却增加很多,所以他要把一些老的陈旧的换掉,这是蜡像馆的特点,所以说蜡像馆是个阳光产业,将来不会因为时代变迁而被淘汰,它毕竟是个手工,是个艺术家的手工制作,它不是用电脑去做,过去人家也告诉我用电脑去塑型,但是实践了一下才发现,这是电脑替所代不了的,它的价值也就在于这,如果真正都用电脑能做出来,也就没有什么价值了。在英国一尊蜡像是非常昂贵的,在咱们中国就差很多了。   


  艾得胜作品:梦露蜡像   


  艾得胜作品:梦露蜡像   


  艾得胜作品:霍尔金娜蜡像   


  艾得胜作品:布勃卡蜡像   


  艾得胜作品:妮可·基德曼蜡像   


  艾得胜作品:乔丹蜡像  


  艾得胜与郎平   


  艾得胜与马俊仁 


  艾得胜在工作中


天津美术学院副教授、工艺美术大师艾得胜做客中国网·滨海高新

   中国第一个蜡像工艺美术大师

    [中国网·滨海高新]:您被称为国内蜡像第一人,这是出于什么原因呢?

    [艾得胜]:这些年来,我做了这几件事情,在咱们国内还是影响非常大的,一个是我获奖最多,国家博物馆应该是中国最高规格的博物馆,他们评奖的话,我得的一等奖是4个,二等奖也是4个,三等奖是3个;再有一个就是创作的人物也是非常的多,将近200多个;出了中国第一本关于蜡像的书,因为做蜡像来说,如果单纯的研究你的技艺,有可能就成为匠人,不能成为艺术家,所以要你从理论上有所建树,所以我在2001年出版了《探秘蜡像》,赢得很多观者的喜爱,这应该是在国内外第一本介绍蜡像理论的书籍;还有一个就是2007年评了一个工艺美术大师,因为工艺美术大师都是其他行当,工艺品、工艺微雕等等,作为蜡像艺术家,我是第一个被评为工艺美术大师的,有些地方还是被社会所认可的。

    [中国网·滨海高新]:您的蜡像作品现在分布都在哪些地方呢?

    [艾得胜]:基本上都在国内,国外的少。国内除了台湾,海南,新疆,其他的省都有,更多是红色纪念馆,井冈山、韶山、北京、上海、徐州等地的红色纪念馆。还有3个蜡像馆是以我为主的作者去做的,最早的是大连蜡像馆,这也是中国第一个蜡像馆,当时是薄熙来倡导做的这个蜡像馆,这里面陈列差不多有一百尊蜡像;再有就是中国国家博物馆的蜡像馆,这应该第二个蜡像馆,它是代表国家的,最权威的蜡像馆;然后还有一个我自己独立做的厦门蜡像馆,这是我和一个外商合作做的一个独立的蜡像馆,这个蜡像馆是我独立创做的。这三个蜡像馆,应该是中国现有的三个蜡像馆,我都参与了创作而且是主要作者。在国外,主要是新加坡、马来西亚、美国,但是美国不是蜡像馆,是一个其他的场所,还有东京蜡像馆,还有一些个日本的各人。将来我也想给社会做,也给自己做一个蜡像馆,像杜莎夫人那样,但这需要很多的时间积累,需要有一定的时间去完成。


  艾得胜作品:开国大典


  艾得胜作品:邓小平蜡像   


  艾得胜作品:邓颖超蜡像   


  艾得胜作品:陈嘉庚蜡像 


  艾德胜所著《探秘蜡像艺术》   


艾得胜等与周恩来总理蜡像 


艾得胜与原前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袁伟民


  艾德胜与赵本山

艾得胜 中国蜡像第一人
天津美术学院副教授、工艺美术大师艾得胜做客中国网·滨海高新

    中国蜡像跟国外比各有优势

    [中国网·滨海高新]:和国外比较,国内的蜡像达到什么样的水平?

    [艾得胜]:咱们中国最好的蜡像应该跟英国蜡像各有优势,最起码是在同一个水平线上。从造型、从对蜡像的认识、从展出、包括使用的材料都很接近。造型上,咱们的造型也不比他们差。蜡像之所以诞生在欧洲,是因为欧洲人适合创作这个立体的东西,因为欧洲人的骨骼比较突出,而中国人的骨骼平,不太适合于做雕塑,欧洲人就适合做雕塑,也很容易做好、做巧、做精,因为它特点突出,中国人的特点太混沌、太微妙,更难把握一些。咱们比欧洲人的优势,在造型上,咱们做东方人要远远胜过他们,咱们做西方人也不比他们差,因为西方人特点相对好抓,但是叫欧洲人做中国人就非常难了,欧洲也做过毛泽东、邓小平这样的领袖人物,您可以到香港去看他们做的中国的领袖,和咱们做的中国的领袖水平的差别很明显。这次60年国庆,我创作的毛泽东的蜡像和邓小平的蜡像在香港展出,当时的媒体和观者的反响很强烈,说你这个比太平山做的好,他那个不像,媒体也觉得超过太平山的水平,就是因为他塑造中国人对他来说非常难,他塑造的中国人都很像外国人,他塑造的邓小平就是外国的邓小平。咱们既能塑中国人又能塑外国人,这一点咱们是比他们有很强的优势。再有就是皮肤机理,外国蜡像馆只有大的皮肤机理,而咱们能做的很精细很精细。

    要说他们比咱们有优势,我觉得一个是蜡像馆的管理上,再一个就是蜡像从制作到完成运作方式上,这个比咱们要好。咱们管理相对要随意,这一方面是作者的问题,一方面是甲方的问题。有的博物馆,它本身的运作就不是很规范,比如说一个蜡像周期必须不能少于3个月才能完成,有的蜡像馆只给一个半月,所以我给香港做的时候6个蜡像给我9个月的时间,这9个月是我做蜡像最长的时间,所以按部就班的就完成了。在咱们这里就不是这样。运作上跟西方没有办法比,在蜡像馆的管理上非常严谨,做哪个像都是要记者投票,作为咱们来说就是领导决定,而且领导意见也不统一,迟迟确定不下来,以至于给作者的时间非常短,有时候弄得非常被动,这种方式也加快了作者的速度,像英国人不可能这么快,咱们比他快得多。

    [中国网·滨海高新]:这种快速的制作,会不会影响质量呢?

    [艾得胜]:应该会影响的,举个例子吧,像米开朗基罗他们做那些雕塑,都是不限时间的,没有任何功利的,就是按部就班的去做,慢慢地完成,那肯定能做好,咱们这就容易出这个问题。咱们就得积累经验,哪些地方能走捷径,所以我们经常反过来再修,就是因为太急。做蜡像有时会遇到许多意想不到的困难,因为自己热爱这个工作,就坚持下来了,社会对你的认可也激励着我。当时联合国前秘书长加利,曾经对我说,我做的丘吉尔的蜡像是他看过最像的,这些都是对我的鼓励,还有国家领导人一些鼓励的话,还有观众对我的鼓励,所以想办法把事情做好。 


  艾得胜作品:毛泽东蜡像   


  艾得胜作品:任弼时蜡像


  艾得胜作品:十世班禅蜡像   


  艾得胜作品:齐白石蜡像   


  艾得胜作品:梅兰芳蜡像     


  鲁迅蜡像


  艾得胜作品:刘长春蜡像  


  艾得胜在工作中   


  蜡像模胚


天津美术学院副教授、工艺美术大师艾得胜做客中国网·滨海高新

   从事艺术事业要有一种持之以恒的精神

    [中国网·滨海高新]:在咱们国家现在有没有专门培养雕塑蜡像人才的学校呢?

    [艾得胜]:现在应该还没有。我出的那本蜡像理论的书,也是个基础,也有人问招不招研究生,但是我教课不是教这个的,我是教视觉设计的,所以单纯开这专业,到现在还是没有,因为办一个新的专业必须需要文化部来批准,但是到将来应该会有的,因为各个高校现在都办特色高校,我在学校做这个事情也是为学校争光,如果将来学校想办出特色高校,也是美院的一个特色。

    [中国网·滨海高新]:在国内做蜡像的人多吗?

    [艾得胜]:现在做蜡像的人,应该说慢慢多起来了,还是像我说的,好、中、差,顶尖的就三四个。

    [中国网·滨海高新]:学蜡像的人需要向谁去学习呢?

    [艾得胜]:像我吧,就是自学的,因为蜡像里更多包含的是造型学,我们从绘画学起,先是学素描,练素描对蜡像非常的重要,它研究人的造型、结构、骨骼,研究人的神态,这个是最基础的。上学的时候还要学一些雕塑、写生,画一些画,说到画画,对蜡像后面的化妆起了一定的作用。再有就是平时个人的文化修养,平时对艺术的修养,对人的理解、对历史的了解,综合修养吧,并不是一方面的。比如说,人的捕捉力,能捕捉到最为精彩的一面。做蜡像只有一种能力是不行的,还要有一种持之以恒的精神,现在年轻人要做蜡像的少,和现在生活有关系,现在的生活比较浮躁,真正能坐下来做事的,踏踏实实的很少。若干年以后才能够有成就的事情,很多人都不会现在去做,但是做蜡像就必须要这样,前些年就要踏踏实实的做,无名无利的去做这些事,才能慢慢有成果,所以说跟这个有关系。有的学生,他的基本素质就不够,他只想学些皮毛,然后就觉得蜡像学成了,这个跟搞其他行当还不一样的,蜡像这一行当是非常难的,虽说每一个行业做好都非常难,但是我觉得蜡像更难一些,需要掌握的知识比较全面。比如性格,急躁的人,坐不住的人,就做不了,靠很多素质去把握。

    [中国网·滨海高新]:是不是您的作品的都像做奥运会主题一样,都有各自的主题呢?

    [艾得胜]:它的主题有两个方面:一方面是自己创作的主题,另一方面就是根据奥运主题当时配合奥运会搞的,是文化部在北京搞的一个宣传奥运的活动,当时就把世界上最著名的运动员放在奥运主题上,把他们组织到一个场景中。有的蜡像馆更多的是个人的,比如罗斯福的蜡像、丘吉尔的蜡像,那边摆得就可能是李嘉诚,经济方面的人放在一起、二战的人放在一起,这种主题性就不是非常强。基本上是那么两种,一种是主题性非常强的,另一种是主题性不太强的。  


  艾得胜作品:爱因斯坦蜡像


  艾得胜作品:戴安娜王妃蜡像


  艾得胜作品:安吉丽娜·朱莉蜡像   


  艾得胜作品:安吉丽娜·朱莉蜡像   


  艾得胜作品:罗纳尔多蜡像    


  艾得胜作品:比尔·盖茨蜡像   


  艾得胜作品:比尔·盖茨蜡像   


  艾得胜作品:罗格蜡像   


  艾得胜作品:高僧蜡像  


  艾得胜在工作中  


  蜡像模胚


  天津美术学院副教授、工艺美术大师艾得胜做客中国网·滨海高新

   蜡像是阳光产业前景广阔

    [中国网·滨海高新]:您接下来有什么创作打算?

    [艾得胜]:一个是周总理纪念馆要把蜡像再做一遍,还要一个组像,表现周总理年轻时在天津搞革命活动的蜡像。还有一个是国家博物馆扩建计划要完成,要增加许多蜡像,历史名人,包括毛主席和蒋介石的重庆谈判,邓小平的蜡像,胡适、黄兴的蜡像等等,大概有二十几个,还有一些科学家,艺术家,比如侯宝林、梅兰芳的蜡像,今年创造人物还是很多的,今年会是非常繁忙的一年,我自己的压力也非常大。所以,这也是我前些年很少接受媒体采访的一个重要的原因。我为香港做孙中山的蜡像,香港专程派来一个摄制组,在后期天天跟拍,他那边做事比较下功夫,拍成一个片子。在这些年尤其前些年报刊上发的比较多,比如配合某些活动,我也存了很多,但是后来因为精力有限,宣传的就非常少了。

    [中国网·滨海高新]:说到要给周总理重做一尊蜡像,是不是和12年那尊蜡像有所变化?

    [艾得胜]:对,你说这个也是一个问题,12年作为蜡像,本身从形上不会有太大变化,蜡的强度是很强的,这些都不是问题。所出现的问题,一个是北方的尘土,因为管理人员必须要经常清理,纪念馆的人做得都不理想;再一个问题就是褪色,这是个世界性的难题,虽然解决了很多,但是或多或少还是会褪一些颜色。所以蜡像只能在室内展出,保护颜色是非常重要。一个是颜色,一个是尘土,其他在保护上没有什么问题。主要是管理方的维护问题,我把我做的每一尊蜡像都像保护自己的孩子一样,倍加珍惜,蜡像出了问题我都义不容辞。所以有时候为什么说杜莎蜡像馆做得好呢,就是它有一个好的管理系统,包括它有专业的维护人员。咱们这里蜡像馆虽然建好了,其他的一些管理不太到位,国家博物馆稍微好一些,但是其他地方还是有些差距,到最后非得有专业人员去处理,但是这种效果还是不如有日常的护理。

    [中国网·滨海高新]:作为蜡像的工作者,您对蜡像事业的发展有什么展望?

    [艾得胜]:蜡像应该是阳光产业,随着名人辈出,蜡像馆在不断发展。随着蜡像材料的变化,我们从一直用传统的蜡材料,到使用更多其他材料。随着我国经济发展,蜡像还是束之高阁,在南方也是慢慢才做个人蜡像,还有是商业用途,广告用途,还有商业博物馆,比如说像微软。慢慢向社会去渗透,我们国家的各种各样博物馆也会慢慢诞生,这些东西都为蜡像发展提供了机会。还有商业蜡像,比如说我做得那个十八街广告。再有就是个人蜡像,像国外的把青春留住,不只是照相,现在还是有用蜡像塑像,随着经济的发展,这些在我国还是很有可能实现的。 

    [中国网·滨海高新]:非常感谢您的做客,期待您能像杜莎夫人一样建立属于自己的蜡像馆供喜爱蜡像的观众欣赏,也希望蜡像事业的发展就像您所说的,有一天我们不再把它束之高阁,而是能够像照片一样把它当作一种留住青春的方式。

    (主持:张鸾、图片编辑:张莹、文字统筹:王富杰 国家一级作家)


  艾得胜作品:天津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马三立蜡像  


  艾得胜作品:马俊仁蜡像  


  艾得胜作品:毕加索蜡像   


  艾得胜作品:妮可·基德曼与安吉丽娜·朱莉蜡像   


  艾得胜作品:小布什蜡像   


  艾得胜作品:大长今蜡像   


  观众与蜡像合影   


  艾得胜在工作中 (乔丹蜡像)

  新闻眼 |  2011.03.31
 
文章来源: 中国网·滨海高新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精彩图片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