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逢春节,“保姆荒”总是如期而至,不少东莞家庭都面临着“难题”。“新莞人”是东莞保姆行业中的“主力军”,他们在外辛苦工作了一年甚至多年,“回家看看”成为了他们此刻最深的盼望。而对于东莞本地人及已在东莞“落地生根”的新莞人家庭来说,“保姆走了,怎么办”也成为了他们头疼的事情。

记者连续一周走访东莞南城、东城、莞城等多家大型家政公司,发现今年保姆紧缺的状况甚至在春节前的一两个月便开始出现。部分家政公司超过七成的外地保姆已经提前回乡,尽管雇主已把工资一再调高,但是愿意“留守”过年的保姆依然少之又少。

人物故事:

保姆:回家是因为有割舍不掉的牵挂

今年已经58岁的白金玉来自湖北沙市,她干保姆已经2年多了。

说到回家,白玉金的眼眶顿时红了,“我已经三年半没有回家了。”虽然知道新年期间“保姆”最“吃香”,但是白玉金依然表示,今年无论如何也得回家。“那里有我的牵挂啊!我小儿子查出肾结石,在医院住院。没能力把他带到身边,只能希望自己多赚点钱,回去给他看病。”

白金玉说,自己已经先后换了3户家庭。上一个雇主“他们给1500元,包吃包住。去年这个工资还算可以,但今年保姆的工资都在涨,1500元算少的了。”白玉金说,上一个雇主对自己不错,就是怎么都不肯加工资,眼看着别的姐妹们都涨了工资,白玉金只好辞职出来。

雇主:过年不回家的保姆太难找了

在中心人才市场附近的一家家政公司,记者碰到了前来找保姆照顾70岁母亲的张先生。2天前,保姆肖阿姨辞职回老家了,他向记者坦承:“保姆一走我们就像断了条腿,生活很不方便,”

大概十分钟后,四名年纪在40~50岁的保姆来到家政服务公司,张先生张口便问,“你们有谁过年不回家的?”店内一片寂静,四名保姆均表示要回老家过年。张先生叹了口气,“找个过年不回家的保姆怎么就这么难呢?不行的话只有把老人先送去敬老院,年后再找了。”

记者调查

外地保姆走了七八成

记者连日来走访多家家政服务公司了解到,距离春节还有半个月的时间,不少外地保姆已经提前返乡。家政公司纷纷表示,早在两个月前,保姆就开始接连断档,尽管客户需求猛增,中介营业额还是下滑了10%~20%。

“今年不论钟点工还是保姆,工资都涨了几百元。”南城万家福家政服务中心的负责人刘小姐告诉记者,相比去年1000~1400元/月的行情,今年保姆的薪酬明显提高。但目前东莞的保姆市场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刘小姐指着桌上的“求职登记表”告诉记者,“目前我手里空闲的保姆只有10来名”,但是每天接到的雇主咨询电话远远超过这个数目。

“保姆荒”影响

家中无人料理开支增多

记者调查发现,“保姆荒”的到来让家中有老人、小孩或病残人员的雇主倍感头疼。而在担心家人无人照看的同时,也有一批雇主表示,保姆的离去,导致家用开支增加。

家住格林小城24岁的刘小姐新婚不久,她告诉记者,平日她与丈夫工作繁忙,且本身就不爱做饭、做家务,便雇用了一位专职保姆料理家事,“现在保姆走了,没人做饭了,只能出去吃”。她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平日请保姆的费用加上伙食费为每月2000元左右,“现在天天在外面吃,每日三餐小两口大概要花100元左右,一个月下来要3000多,比请保姆还要贵”。

-记者体验

家政中介门可罗雀

整整几天没接到单子,东泰花园信洁家政公司的督导师杨禹颇为无奈。这个在东泰片区颇具规模的家政公司里,记者坐了一上午也没发现前来签单的雇主,更没看到一个正在等候工作安排的保姆。“每天都很冷清,基本没什么生意。”她失落地说,雇主都是打电话先咨询,“每天电话都要打爆了”,但生意往往最终都无法成交。与去年同期相比,他们公司旗下的保姆数量骤减一半,“很多时候都是雇主愿意出高价,但就是找不到合适的保姆。”

记者走访逾10家家政中介发现,几乎家家的电话接线员都不停地接着雇主打来的咨询电话,然而店内却既鲜有雇主来签单,更没有几个保姆在等候。

-雇主、公司留人高招

让保姆工作职业化

如何能让新莞人保姆心甘情愿留在东莞,甚至在春节期间也能欣然接受家政工作?东莞好管家、信洁等规模较大的家政公司纷纷亮出了留人高招:

1.平等对待每一位保姆。广东省东莞市妇联家庭服务中心总经理刘慕玲告诉记者,要想留人,首先就必须平等地对待每一位保姆,让她们感觉受到尊重。

2.把保姆发展成为一项职业。据信洁家政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上海、深圳等地已出现从事高端服务的家政服务员,他们不仅是简单从事家务的保姆,更是家庭医生、家庭教师、家庭大管家。

3.为保姆提供除工资外的保障。据透露,目前东莞妇联家庭服务中心以及部分家政公司,已经着手建立相关保障制度,力求尽量解决保姆的后顾之忧。

4.提高工资。记者了解到,东莞多家家政公司都纷纷提高了保姆的工资,希望能减少保姆流失。作者 张晓嘉、张颖妍、黄江洁、王高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