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淑芳

新闻中心-中国网 news.china.com.cn   时间: 2012-08-22   发表评论>>

胡淑芳

    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区通往航天科工六院科研生产基地——南地的风景,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六院女型号总指挥胡淑芳已经看了24年。

    “以前路面都是小石子,高低不平,30公里的路要颠簸1个多小时。”1988年,从上海华东理工大学毕业后,胡淑芳被分配到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六院46所工作。当时,很多职工仍住在上世纪60年代的“干打垒”(在两块固定的木板中间填入黏土,用这种简易的筑墙方法所盖的房)里,工资待遇也很低。一起从大城市分配来的大学生工作不久,纷纷远走高飞。

    而胡淑芳却留了下来。

    刚到46所,组织上分配胡淑芳从事专业并不对口的固体发动机绝热及防护材料研究。这在当时属于尖端高科技领域,但行内人都知道,发动机特种材料研制的工作环境十分艰苦,对年轻女性来说甚至有些“残酷”:各种化学材料在混炼过程中放出的刺鼻气味,即便带上厚厚的防毒面具也被熏得头昏脑胀,工作一天下来没有一点食欲。尤其是处理比发丝还细的玻璃毛,无论领口、袖口扎得多严实,空中飘浮的玻璃毛都会钻入工服内,引起皮肤难以忍受的刺痒。

    “绝热材料不过关,固体火箭发动机就会面临烧穿的困境,火箭、导弹就难以上天。”胡淑芳至今记得,在某重点型号发动机绝热材料及与发动机衬层和壳体的粘结研究中,由于我国原材料生产单位的基础薄弱,生产的材料性能指标波动较大,为了摸索出材料性能的适用范围,她带领课题组忍受着细纤维引发的刺痒,经过上百次试验,获得了可靠的材料性能适用范围。要攻克材料在发动机壳体上的粘结技术难关,必须在模拟的高湿环境下试验,试验室里浓重的溶剂味道又熏又呛,令人头晕恶心,但胡淑芳常常是一钻进实验室就是整整一天,终于圆满完成了任务。

    由于她带领的课题组多年扎实有效的研究工作,46所在发动机热防护材料研究领域处于国内领先地位,也正是由于胡淑芳敢攻难题的“韧”劲和解决难题的“准”劲,领导每每总是点名由她带队承担发动机热防护材料技术的“保驾”任务。

    1998年初,另一个型号发动机热防护材料技术难以攻破,在上级给的5天期限里,她带领课题组火速来到试验现场,摸清情况,排查疑点,根据她多年的研究结果与经验,终于拿出了科学可靠的数据,为发动机的演示验证试验成功做出了贡献。

    同学中有人下海当了老板,有人已在国外定居,大学同学聚会上,当经济上并不富裕的胡淑芳用平静的语气谈到自己20多年一直固守在塞外、坚守着自己的职业理想时,很多同学落泪,但大家并不意外,大学时这个女子就以“拗”、“稳”出名。入校时,当看到同学操着一口流利的英语,感到差距的胡淑芳苦练英语,找来磁带训练听力和口语,没过多久,英语成绩上升到了班上前几名。

    20多年来,胡淑芳负责研制的6种新材料,都通过了某高性能演示发动机和某型号发动机的考核,验收结论为A级,这几种关于绝热材料及界面粘接技术都达到国际先进水平。荣誉也随之而来,4项国防科技成果奖二等奖、1项三等奖、全国国防工业劳动模范、全国五一巾帼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曾在国外留学深造的丈夫心疼她,多次商量着要胡淑芳和女儿去日本陪读,当时国外几家大公司想要重金聘用他。

    “回来,还回六院来,这里更需要我们。”在她的坚持下,丈夫学业结束后回到了六院,当时就拿着和胡淑芳一样每月五六百元的薪水。

    同事说,每天早上路过胡淑芳的办公室,无论多早,都能看到她在工作。只要加班,必定少不了她,却从来没有听到过她的半点怨言。

    现在,胡淑芳已经成为了“甩手妻子”,所有家务她已无暇顾及。作为一个应用工程单位,每一次技术上的突破都建立在成百上千次试验的基础上,背后的付出鲜为人知。也许正是这份艰辛,让丈夫对妻子格外宽容和理解,“她做这样的决定,我一点都不意外,她早已下定了扎根塞外的决心”。

    人物档案:胡淑芳,科工六院46所科研生产处处长、副总工程师;科工六院科技委委员、航天科工集团公司科技委材料组委员、中国复合材料学会聚合物基分会委员。曾获国防科技成果奖二等奖4项、三等奖1项。2001年获全国国防工业劳动模范荣誉称号,2005年2月荣获全国五一巾帼奖和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年开始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记者 陈瑜)

文章来源: 科技日报
责任编辑: 摩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