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首页 >> 频道首页 字号:
传奇商路,始于刺桐
商会中国 http://news.china.com.cn/shanghui  时间: 2012-07-02 16:10

视频播放位置

下载安装Flash播放器

——记海上丝绸之路上的跨国贸易

早在唐末五代,泉州由于环城遍植刺桐花,因此别称“刺桐城”。720多年前,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来到泉州,他在《马可•波罗游记》中说:“刺桐是世界上最大的港口,胡椒进口量乃百倍于亚历山大港。”泉州(亦称刺桐港)因其港湾交错,水道深邃,历史上便以“三湾十二港”的优势开辟海上丝绸之路。这也是泉商跨国贸易的一个起点。

泉州与“海上丝绸之路”

《马可波罗游记》中有一段描写,“宏伟秀丽的‘刺桐’是世界上最大的港口之一,大批商人云集,货物堆积如山,繁荣的景象难以想象”;他所记述的“刺桐”也就是的泉州。五代十国时期,节度使刘从效扩建唐朝开元年间修建的泉州城,并且在城里城外大量种植自东南亚引进的刺桐树,因此泉州别称“刺桐城”。在古代的西方海图与航海典籍之中,一直以“刺桐”称呼泉州。

古代中国的对外贸易道路与今天大不相同,这些贸易道路之中最著名的就是汉朝张骞开辟的“丝绸之路”,不过近代研究发现除了丝绸之路之外,还有一条形成汉朝、发展于三国、隋朝,繁荣于唐、宋的古老海上航线──“海上丝绸之路”。由于福建、广东一带与中原的交通不便,自古就有往海上发展的倾向,海上丝绸之路正是因此而形成。这一条海上通道在隋唐时运送的主要是丝绸,所以叫作海上丝绸之路。到了宋元时期,瓷器逐渐成为主要的出口货物,因此也叫作“瓷器之路”。

泉州,自唐朝开始就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出发点之一。当时的泉州可以说是中国东南沿海最大、最繁荣的商港。当时从泉州出口的货物最主要的就是瓷器,因为瓷器特别怕碰撞,沿着丝绸之路运输损耗率太高,所以渐渐的瓷器的出口转移到海上丝绸之路,走海路以船只装运。当时泉州附近,以烧制白瓷闻名的德化,正是贸易瓷的生产重镇。1987年在广东阳江东平港外海发现的南宋年间木质古沉船“南海一号”,就是从泉州出发,载满瓷器前往东南亚各国的贸易货船。

除了从中国出发的货船之外,泉州也聚集了从东南亚各地甚至远自阿拉伯半岛前来贸易的各国商船,这些远道而来的商客带来各种珍奇的货物在泉州销售,然后满载中国的丝绸、瓷器回到她们的国家。可以想见当时的泉州“缠头赤脚半蕃商,大舶高樯多海宝”,东南亚各民族,甚至阿拉伯人、印度人、欧洲人……穿梭来往,来自各国的珍奇异宝琳琅满目,不愧是当时东方最大、最繁荣的国际商港。

泉州商业的历史兴衰

南朝五代 海交初兴

泉州以海外交通发达著称于世,是从公元6世纪的南朝开始的。南朝(520-527年)间,天竺(印度)高僧拘那罗陀来到泉州,住在九日山延福寺翻译《金刚经》,这是迄今已知泉州最早的海交史料记载。

到了唐代,泉州和广州、交州、扬州并称为我国四大对外贸易港口,唐王朝特在泉州设置“参军事”,管理海外交通贸易。当时,泉州出现“市井十洲人”的繁荣开放景象。

五代时,闽王王审知很重视海外贸易,“招来海中蛮吏商贾”,用铜铁陶瓷交换蕃商的金贝、珠宝和香料。王审知的侄儿王彬任泉州刺吏,积极开展海外贸易,被称为“招宝侍郎”。接下来,先后统治泉州的留从效和陈洪进,也都继续采取与海外各国贸易的政策。

宋元时期 海交繁荣

北宋的建立,结束了五代分裂割据的混乱局势,泉州的海外交通贸易更加繁荣。在宋代,泉州港经历三次飞跃:北宋中期,赶上并超过明州(宁波),仅次于广州;南宋初年赶上广州,与广州并驾齐驱;到了南宋末年,泉州超过广州,成为全国最大的贸易港。

宋代,泉州的造船业和航海业就占有特殊重要的地位。北宋惠安进士谢履的《泉南歌》说:“泉州人稠山谷瘠,虽欲就耕无地辟。州南有海浩无穷,每岁造舟通异域”,这是宋代泉州造船业发达的真实写照。

1974年,泉州后渚港出土宋代古船轰动世界。这是目前世界上最古老的出土木质海船。出土时,残长24.2米,残宽9.15米。该船可载重200多吨,相当于唐代“陆上丝绸之路”一支700多头骆驼驮运的总重量,由此可见“海上丝绸之路”运输确实比“陆上丝绸之路”具有巨大优越性。

据统计,宋代泉州与57个国家和地区有海交贸易关系,刺桐港呈现“闽海云霞绕刺桐”、“涨海声中万国商”的繁荣景象。宋元佑二年(1087年),泉州正式设立市舶司。绍兴年间,泉州市舶的年收入近百万缗之多,约占南宋王朝全部财政收入的五十分之一。泉州市舶司设在府治南门水仙门(今水门巷)内,其遗址至今仍存,是“海丝”的重要实物见证。

元初,元世祖忽必烈委任弃宋投元的阿拉伯人蒲寿庚招徕蕃商互市。此后,元朝多次重大的招谕活动,都从泉州港启航。在元代,泉州与98个国家和地区进行经济贸易文化联系,“海上丝绸之路”达到鼎盛时期。马可•波罗以及摩洛哥旅行家伊本•白图泰都盛赞泉州港与亚历山大港并驾齐驱。

明清衰落 史迹犹存

到了明清时期,泉州港由盛转衰。明朝政府实行海禁,泉州港逐渐衰落,以致后来渐不为人所知。19世纪时,马可•波罗《游记》提到的世界最大港口ZAITUN究竟在哪里?是不是在泉州?曾引起一场国际性的(ZAITUN刺桐)地名学术大论争。外国学者为此地名争论不休,竟不知刺桐即是泉州的别称。20世纪20年代,中国著名的历史学家张星火良、陈万里偕德国学者艾克前来泉州考古。当他们来到这座已被遗忘的中古名城,那随处可见的各种历史遗迹,简直令他们大为惊讶和兴奋不已。张星火良在《泉州访古记》将泉州保存下来的大量文物披露于世,考证阐微,结束了19世纪以来一直困惑欧洲史坛的ZAITUN(刺桐,亦即泉州)这一地名问题的争论。

日本的权威学者桑原骘藏在《蒲寿庚考》一书中总结了这场国际性讨论的结论是“ZAITUN为中国古时第一商港,而征之汉籍,宋末及有元一代,沿海商港,无一能及泉州”。

泉州的“海洋性格”

泉州的重要在于港口,由泉州湾、深沪湾、围头湾构成的古刺桐港(泉州港),有长达140公里的海岸线,曲折绵延,沿岸有洛阳港、后渚港、蚶江港、深沪港、围头港、安海港等十二港。尤其是后渚港控制晋江下游,水道深阔,港湾曲折,是天然良港,为泉州古代海交外贸的兴盛提供了优越的地理条件。但泉州作为“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其原因并非完全是由于当年港湾深阔曲折有利于航行,以及地处季风区域的北缘等地理因素所致,而是自古以来泉州及闽南一带居民有其许多特殊的海洋文化背景,再与有利的地理因素配合所共同促成。而一旦特殊海洋文化背景与有利的地理环境交相作用之后,又孕育了更繁复深厚的内在文化特质。

泉州的海外交通接触一般都以为是从六世纪时印度高僧拘那罗陀来泉州九日山延福寺翻译佛经的故事开始,但这只是一种正史上的纪录,并非最早的航海活动,其实泉州居民的海洋经验却是要追溯到更远的新石器时代。在新石器时代居住于福建闽南一带的闽越人,他们应该就是现代民族学家所说的南岛民族,他们自古以来就是喜欢航海的民族,他们时常驾着竹筏航行于无边无界的太平洋中,把亚洲大陆的文化带往海洋。其后汉民族从中原南下,逐渐与古老的闽越人通婚融合,不但把汉文化传递给南岛系的闽越人,同时也从他们那里学得了很多与海洋航行有关的文化,形成一种混合融入的文化特质,也就是喜爱到海上航行,并从海洋航行经验中习得了很多知识,陶冶了一种海阔天空、兼容并纳的心胸与,或者可说是一种“海洋性格”。

以泉州居民为中心“海洋性格”实际上是一项非常值得重视的文化特质。简单地说,这种传统大陆文化加上“海洋性格”就是心怀四海,喜爱接触远方的事物、乐于与别人交换观念与物品,而且愿意与不同风俗的人结交朋友互惠平等地交往。由于这样的性格,所以自古以来即不断地有海外交往的故事流传下来,而到近代更形成一批一批的“华侨”在东西洋各地进行通商贸易。在这里我们特别要指出的是华侨一代代在海外经商贸易,他们也许经由贸易交换而累积不少财富,但是他们对海外的地域从来没有领土与政治野心,他们对待海外交易接触的对象都以“伙伴”态度视之,而没有占领统治或殖民的心态出现,这一点才是“中国式”海洋心胸的核心文化意涵。也许有人要说,中国也曾与若干东南亚国家建立所谓宗主与藩属的关系,但是从现代的观点来看,这种宗主藩属以至于纳贡的关系,与其说是一种政治关系,勿宁认为是一种适应于东南亚式的贸易契约关系,因为东南亚的族群之间贸易交换常见有一种高低地位互补的契约关系系统存在,华侨很早就熟识这种关系,所以很自然地配合采用,而与西方的殖民主义是大异其趣的。总之,华侨以“伙伴”,“朋友”平等的态度与海外交易接触对象相交往而不是以殖民者的心态出现,是他们“海洋心胸”最突出的表现,这种心胸尤其在当代厉行“全球化”的趋势中,更显得特别有其意义,可以说是当代世界公民应该学习的一种“普世价值”。

“海丝-泉州”申报“世遗”

从2001年起,泉州正式提出“海上丝绸之路——泉州”为题申报“世界文化遗产”。

泉州的优势在于它所保存下来的宋元时期的海交文物数量之多、种类之繁、内容之丰富、涵盖面之广泛,不仅居中国沿海诸港之最。更为重要的是,它充分体现了中世纪“海丝” 所带来的不同文明之间的和平对话、共处交融的历史过程。泉州的优势还在于:自宋代以来,包括戏剧、音乐、方言、习俗等融合着“海上丝绸之路”时代众多外来文化因素的动态文化遗存仍旧生生不息、传承至今,其价值之高,早为国际学术界所珍视。

泉州申报“世遗”引起海内外各界人土的关注与支持。在省政协八届五次会议上,省政协委员林少川领衔提出《举全省之力,打造福建″海丝″名牌》的提案;省人大代表黄秋润又领衔提出《加大力度做好“海丝”文化申报“世遗”工作,力争申报成功》的议案,都引起广泛的关注与支持。一时间,泉州“海丝”申报“世遗”成了全省瞩目的“两会”热门话题。

(北京福建企业总商会供稿)

文章来源: 中国网
责任编辑: 林悦成
新浪官方微博     腾讯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