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递中国价值
首页

空军少将驾机领队参阅:起飞保持米秒不差

发布时间: 2015-09-02 06:08:10  |  来源: 光明网  |  作者: 贾世煜  |  责任编辑:

空军少将驾机领队参阅:起飞保持米秒不差

沈阳军区空军参谋长常丁求少将将是最年轻的将军领队。空军供图

  明天,天安门广场阅兵首次安排将军领队参阅。离开一线部队数年的常丁求少将获得了参阅机会。

  近日,新京报记者走进空军阅兵村,采访了最年轻的将军领队、沈阳军区空军参谋长常丁求。作为歼击机梯队的领队长机,他向新京报记者讲述了阅兵训练时的故事。

  采访当天,常丁求戴着白色的空军飞行员头盔,笔直地站在歼10战斗机一侧,说话的同时频频挥动双手。他个头不高,但身材精干、挺拔,谈话间透出空军飞行员特有的自信。

  飞过六七种机型 阅兵也是战斗

  记者:能否介绍下你所在梯队的情况?

  常丁求:我是歼10梯队的长机,这个梯队最大的特点是飞机多,有15架歼10,编队是3、5、7递进箭形。

  记者:为什么选你做歼10梯队的将军领队?

  常丁求:可能有这么一种原因,我飞的机型是歼10。

  记者:你都飞过哪些机型?

  常丁求:我飞过歼6、歼7、歼10、苏30等六七种机型。

  记者:作为领队,压力大不?

  常丁求:就我个人来讲,接到这个任务就要尽全力把自己的任务完成好,还要把这个团队带好。从另外一个角度讲,这也是我这代军人的使命。中国人民解放军有一个传统,敢于喊“看我的”。在空军部队尤其如此。过去当团长当师长遇到各种高难度高风险的任务,一定是师团长带头上,所以我们既是领导干部,同时也是战斗员。

  记者:阅兵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常丁求:我觉得是一种享受。因为升空以后,自己会觉得非常有成就感,而且感觉整个人特别有激情。尤其是我们战斗机飞行员,空中对抗虽然很苦,但是觉得很有收获。我们崇尚一句话,在战斗中飞行,在飞行中战斗。虽然这是阅兵,但我认为它也是一次战斗,是代表空军的一次亮相。

  平时训练对抗性强 阅兵讲究配合

  记者:进驻阅兵村后你是怎么训练的?

  常丁求:接到任务以后,我赶紧恢复飞行技术。因为现在不像以前经常飞行。过去当师团长的时候一年飞到100多个小时,现在到了机关,每年的飞行量比过去少了。今年6、7月份,我把飞行技术好好地练了一下,基本上把这个机型所有的高难度课目,用很短的时间训练了一遍,包括空战、对地、超低空、夜航等等。然后就是强化体能训练,对理论的复习,还有各种异常情况的处理等等。

  记者:阅兵训练期间,你的一天是怎么度过的?

  常丁求:飞行员的生活很有规律。我一般早上5点钟起床打太极拳,7点钟吃饭。上午研究协同准备,如果第二天要飞,下午就要下达任务。第二天早上起床之后个人准备,然后提前一个半小时到机场上飞机训练,飞完之后下午再进行研究,看飞行中有哪些是成功的,哪些需要改进。大概就是这么循环。

  记者:阅兵训练和平时训练有什么不同?

  常丁求:平时的训练对抗性更强,看谁的武器发射快,谁能最早把对方击落。这次阅兵的性质不一样,要求更加精准,相互之间的协同配合要更好。我们在训练初期不断转化角色,大家也能很快地适应这种变化。

  记者:阅兵训练效果怎样?

  常丁求:从整个训练水平来看,做到米秒不差没问题。无论什么天气,我们都能按计划完成任务。

  记者:这次阅兵和之前阅兵有什么不同?

  常丁求:从阅兵本身看,这次有更多先进的机型。在编队的方式上也有很多大胆的创新,编队的组成上更加体现了三军的联合。与过去阅兵相比,这次阅兵更加实事求是,不需要提前半年训练。另外,这是我们国家成立这么长时间以来,首次以纪念抗战的方式来组织阅兵,这是对历史的铭记和传承。而且也是一次亮剑,其意义非同寻常。

  记者:在训练中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

  常丁求:我过去没和所在梯队的飞行员在一起训练过。刚开始,大家默契会有一点点不够。但是这次阅兵将一切标准化,大家的协同配合就有了依据,现在大家都没有问题。

  一起飞就尽量保持米秒不差

  记者:作为带队长机,如何确保编队飞行米秒不差?

  常丁求:从某种程度上讲,空中梯队的米秒不差就是长机的米秒不差。首先,我会把自己的数据飞准,将飞行的高度和速度都精确到个位数。到达天安门上空的米秒不差,绝对不是进了长安街才米秒不差。实际上,从一起飞就尽量保持在每个节点都米秒不差。其次,作为长机,我要尽量保持稳定。因为长机一动,后面就得跟着动。我们有个要求是早预见、早调整。比如我感觉到飞机靠右几十米,我就尽早开始修正,同时让我的僚机不知不觉跟着我在动。这样的话我们的队形才能统一。

  记者:编队飞行的创新主要体现在哪?

  常丁求:第一,编队飞行的标准化。不管天气条件多么复杂,一套方法要能够涵盖所有的天气条件。第二,把机载武器设备性能用到了极致。在使用机载武器设备的时候,对于有些不太好用的地方还专门做了改进。

  记者:在训练中遇到能见度很差的情况怎么办?

  常丁求:编队最怕云,一旦进云之后就会看不见。前些日子天气情况就比较复杂,主要是云多,有一天我们飞的时候能见度只有600米,但从起飞到落地一点问题都没有。

  记者:飞机进云之后怎么编队?

  常丁求:如果是在小编队里,两架飞机看不见,就必须要保持一个安全的间隔。出了云之后,再重新集合。

  歼击机飞行员要心细泼辣

  记者:阅兵和实战的区别主要在哪?

  常丁求:阅兵培养的是一个人的作风,在这方面与实战有相似之处。实际上,空中作战更具对抗性,对飞行员的要求是快,动作要非常泼辣。因此歼击机飞行员的特点是,既要心细又要泼辣。实战对抗的时候,如果我做动作时别人没准备好,很可能一拉载荷他脑袋就转不过来了。阅兵则是对精准度有要求,要更有观赏性。阅兵编队大,而且距离很小,关键是动作要稳定。

  记者:一个梯队往往是由一个师“承包”了?

  常丁求:要看机型。比如歼10梯队,原则上是给一个师,其他的很多梯队也是给一个单位。因为这样更简单方便。但是现在也有很多梯队是两个单位组合的,特别是预警机、指通机等需要其他单位配合的。

  记者:平时的训练对阅兵帮助大吗?

  常丁求:打个比方,一个人长得很漂亮,简单洗把脸就能拍出很好看的照片。这几年飞行员实战的水平提高,即便只拿出一个月时间来训练,也没有问题。现在给了3个月时间来训练,我们对自己的要求更高,精益求精。

  新京报记者 贾世煜

 
分享到:
0
 
猜你喜欢

新闻评论

网友热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