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吴优:不介意被叫大胸姐 生活中被称"优哥"

发布时间: 2016-06-30 08:03:33  |  来源: 网易娱乐  |  作者: 冯遐  |  责任编辑:

  (原标题:老将和新锐 靠《余罪》再博人气)



  北京晨报6月30日报道 若论眼下最热的网剧非《余罪》莫属,仅仅“尚未毕业的警校学生去毒枭身边做卧底……”就是一个让人有兴趣的IP。张一山凭借出演痞气十足但心存“完成任务”这一信念的“贱人余”而圈粉无数,也终于摆脱了《家有儿女》中刘星的名气负累,为自己再添一部代表作。同时,这部剧中的部分配角虽然戏份不多,但也刷出了各自的存在感,反方阵营中当数毒枭老傅,而正方阵营中包括“大胸姐”吴优和“许处”常戎,一个是初出茅庐的新演员,一个是入行多年的老戏骨,都感慨一部话题剧的影响力。

  吴优

  不拒傻白甜 更爱大青衣

  《余罪》播出之后,“大胸姐”吴优感受的变化就是:粉丝暴涨、宣传骤增。接受采访时,北京晨报记者问她:累吗?她说:累。以前也累,但不一样。以前是抱着希望在拍戏、在忙碌;现在是更有动力了、更充实了。

  相比北京电影学院的同班同学,周冬雨、娜扎等,吴优成名不算早,虽然她只有23岁。“我还算顺利吧,没怎么经历过跑组递简历这种事情,也没住过地下室,毕了业就有广告、有戏拍,虽然辛苦点。”能够遇到《余罪》这样一部剧,吴优是幸运的。“我不强求说为了出名很着急,那没有用,这个事情谁也说不准嘛,对不对?我的目标就是拍一些好的戏,以后也是这样,接一些自己更喜欢、更合适自己的角色。”

  不介意被叫大胸姐

  北京晨报:《余罪》第二季上线之后,你的粉丝大概涨了多少?

  吴优:我的粉丝最开始也就四、五万吧,两季过后,现在是七十六万。

  北京晨报:一部网剧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和关注度,这个出乎意料吧?

  吴优:没有想到,因为播出的时候没有想到有网剧的影响力会这么大。我们这个戏确实是良心剧,大家拍得也很用心,过程也很艰苦,能被大家认可真得很开心。

  北京晨报:现在好多粉丝、网友认识你都会说“大胸姐,大胸姐”,你对这个称呼会介意吗?

  吴优:刚开始我发微博的时候会把那个“胸”写成“凶”,她本来就有一点凶嘛。但是现在不介意了,还蛮开心的。因为网友喜欢我,记住了我诠释的角色,才愿意叫我大胸姐,我挺开心的,反倒是林宇婧这个名字大家都忘了。

  北京晨报:这个剧最初就是让你演“大胸姐”这个角色吗?

  吴优:公司经纪人带我见导演的时候,他们正在选角色,林宇婧(大胸姐)和安嘉璐都没有定。去完以后,导演觉得我不太合适,因为那段时间没有休息好,也没怎么运动,吃的方面也没怎么控制,人整个都是肿的。刚好同去试镜的一个女演员又很瘦很瘦,显得我更臃肿。我记得导演说了一句,“你都比你照片肥两圈了,你知道吗?”

  北京晨报:导演也太直接了。

  吴优:我的心都要碎掉了,被他戳中了我的痛点。我回去用了一个星期减了十斤。恰好,经纪人又让导演来见其他的演员,我正好在场,导演说怎么变化这么大,现在你跟一个角色非常符合了。

  北京晨报:你是那种易胖易瘦的体质吗?

  吴优:我胃口很好、很大,如果我放开吃,一顿饭能吃两三个男生的量。

  北京晨报:平时会特别克制,不太敢吃。

  吴优:如果拍戏的话,会克制,因为稍胖一点镜头会很明显。

  生活中被称作“优哥”

  北京晨报:剧中,你和张一山的CP感并不是那么强,一是身高差距,二是年龄感。你们俩会有这样的感觉吗?

  吴优:刚开始拍的时候是会有点不适应,他很瘦,又比我矮一些;我还像他姐姐一样,但实际他是我师哥……但后面慢慢找到感觉了。张一山其实一直不太介意,我记得他还自己加了句台词:“哟,不错啊,比我还高呢?”后来大家都进入人物状态了,没有觉得再奇怪。

  北京晨报:我看个人资料上写你1米66,其实不止吧?

  吴优(笑):1米7,我山东人,骨头架子比较大。女演员不敢写太高,不好找搭档。但也不会差太多,我要是1米9了,再写1米66就假了。

  北京晨报:有网友说,张一山和你在一起,他显得更小鸟依人?

  吴优:现在女汉子越来越多了,找不着男朋友的女人越来越多了。

  北京晨报:大胸姐的人设是高冷、成熟,又带着“卧底未婚夫死于毒贩之手”这样的情感前戏。你作为90后,演绎起来有困难吗?

  吴优:我看到网友说,大胸姐总是摆一副臭脸,总是瞧不上余罪。为什么?因为在她眼里,余罪就是个学渣,而她的未婚夫是很正面的形象。还有一个原因是,我未婚夫一开始就去世了,我不能走出这个伤痛,我不能说余罪开一句玩笑,我就哈哈很开心。我要一直在那个阴影和情绪里,又要每天生活,我抓的是这种感觉,所以这点比较难一点。

  北京晨报:你生活中也是高冷、干练范儿吗?

  吴优:性格脾气是挺爽快的一个人,朋友都觉得我是个爷们儿,都叫我优哥。

  北京晨报:像你这种个性的会抗拒傻白甜的角色吗?

  吴优:我可以接受傻白甜,但是相比较起来,我可能更适合大青衣的角色,像《余罪》里的大胸姐类型。

  常戎

  人也不老 心更不老

  和常戎聊天最大的感受就是豪爽,一如他扮演的各类硬汉角色。在接拍《余罪》之前,常戎似乎多年不怎么拍戏,对于记者的这种反应,常戎毫不隐瞒地说,“真的一直在演,可能都是不太好、也不怎么受关注的戏吧,要么在上午播,要么没播出来,你当然看不到我。”孰料,今夏的一部网剧《余罪》打破了常戎这种温吞游离的状态,让他再次回到观众视野。能够接下《余罪》,除了导演张睿的个人意愿外,也和常戎多年来坚持健身、仍旧保持良好的状态有关系。采访期间,常戎还不经意地展示了一下大臂上的肌肉,“我从十几岁就开始健身,一直在坚持。今年52了,不比小鲜肉的肌肉差吧。”话虽如此,常戎在心态早已让位年轻人,“这点上我对自己有非常清醒的认识,每个年龄段就干每个年龄段的事情,千万不要去挑战极限。有这个年龄段以你为主角的戏,合适就演;没有的话,男三男四,但写的很有光彩很有意思,我一样会去演。而且,我觉得这比演一部烂戏的男一更有价值,就像《余罪》里的刑侦处长许平秋。”

  第一次拍网剧

  北京晨报:您是怎么接到这部戏的?感觉许处这种正气的硬汉角色挺适合你。

  常戎:这个戏的导演张睿跟着张建栋做过好多年的执行导演,张建栋是我的同班同学,很熟。所以张睿知道我,他就想让我来演。这个戏说白了当时没什么钱,他还是先找到我公司,找到我的老板,说是担心直接找到我被拒。张睿导演的诚意就很打动我,说是这么多年一直很喜欢我的戏,想合作一次。我说行,你先把剧本给我发过来,我看一下,发现这个题材也很吸引我,就接下了。

  北京晨报:入行近三十年,这是第一次拍网剧,犹豫过吗?

  常戎:其实在拍摄上好像没有什么不同的。现在不都说在移动端看电视是一大趋势吗,基于这点,我觉得拍网剧也行,我也没有什么抵触。我这个人比较开明,和年轻人都能聊到一块,属于人也不老,心更不老。

  北京晨报:剧中,许平秋没有情感、家庭,只有工作,当初想过形象会不会显得单一?

  常戎:为什么?因为要照顾到现代年轻人的欣赏习惯,因为张一山他们就是小孩,他们之间的恋情是这代人喜欢看的。现在十七八岁的年轻人谁喜欢看五六十岁老人夕阳红,没有人喜欢看对不对?老一代人可以看一看,但更多面向的观众群是年轻一代,所以这是很正常的现象。

  也可能就刻意回避掉了。因为一写和这个主线又偏离了,而且可能不好看,逃脱不了儿女成长的套路。肯定是老一套呗,常年不回家为了工作,老人照顾不了,孩子陪伴不了,老婆开始埋怨,也就这个呗。

  刷出了存在感

  北京晨报:不过整部戏看下来,你这个功能性角色还是刷出了存在感。

  常戎:就是最靠后那场戏嘛,张一山问我说“许处你年轻的时候是不是也跟我一样”,我说,说实话比你还过分呢,但要论形象比你帅多了,论气质那是相当的酷,要论身材秒杀当代一切“小鲜肉”。张一山坏笑着说,“吹牛遭雷劈。”

  北京晨报:您经常演一些警察角色,国内的警匪题材好像在细节上很容易被诟病,你有同感吗?这部戏你提过专业上的意见吗?

  常戎:有过。我的能力也有限,虽然平时很爱看侦探类、推理类的小说,像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在我知道的前提下,比如在现场有些道具布置的不合适,或者看看现场不对,我会提出来。我看到过有很多剧更可笑,比如一方举枪对着另一方,大喊“不许动”,但是机头都没打开,你怎么威胁别人,你扣了枪也不会响。现在好多警匪戏还在犯这个错误。

  北京晨报:最近,《余罪》的原著小说作者公开吐槽对电视剧的不满。你怎么看待“改编和原著”这种老生常谈的话题?

  常戎:只能说尽可能地去接近。任何一部再忠实原著的剧,它们毕竟是两个系统,一个是文字、一个是影像,怎么可能一样呢?就像徐静蕾拍茨威格的小说《一个陌生女人来信》,小说可能写一道光线写两页纸,几千个字就写一道光线,在视觉上表现可能就一个镜头,就完了。还有,影视作品的审查还要考虑,书里有很多为了执行任务不得不涉黄的,能拍吗?

  我个人觉得,从小说改编到影视作品,应该放手让影视导演来做,如果说一个作家过多地干预,实际上是对原著没有任何好处。你只要把版权卖了,不管了,这是明智的作家,说白了你也管不了。当然,作家能控制的是,选择卖,卖给什么样的人去改编;不卖,拒绝一切影视、话剧的改编。那我还真佩服,有几个人能做到呢。

分享到:
20K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昵 称 匿名
中国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