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转播到腾讯微博字号:
1938年黄河花园口决堤:水阻日军 淹死百姓89万
时间: 2011-06-13 17:34:08 来源: 人民网 法肯豪森  发表评论>>
关键词: 花园口决堤 黄河水灾 日军飞机 黄河改道 黄河故道

内容摘要: 国民党炸毁黄河花园口堤坝瞬间 | 花园口决堤事件,为中国抗日战争初期的1938年6月9日,中华民国国民政府利用黄河伏汛期间决堤的灾难性事件。决堤前的黄泛区 | 花园口决堤间接造成了河南一带的黄泛区,不仅国民党政府在疏散群众上面不得力,导致89万的百姓被淹死。

  国民党炸毁黄河花园口堤坝瞬间 | 花园口决堤事件,为中国抗日战争初期的1938年6月9日,中华民国国民政府利用黄河伏汛期间决堤的灾难性事件。其目的是造成平汉铁路以东地区的洪水泛滥,以此阻止日军的西进。

  黄河水灾受困日军 | 行政院善后救济总署统计:河南、安徽和江苏3省44个县因此受灾,3911354人外逃,经济损失10.9176亿元。这次人为灾害,豫、皖、苏3省44个县市,5.4万平方公里范围内尽受灭顶之灾,1250万人流离失所,89万人死于滔滔洪水。

  日军在一片汪洋中作战 | 中国抗日战争初期,中国军队的情势严重失利。1938年4月13日,陈果夫主张在河南武陟县的沁河口附近决黄河北堤。

  日军在一片汪洋中前进 | 同年5月,徐州陷落,日军沿陇海铁路西进。蒋中正见形势不利,电示第一战区司令长官程潜核办,6月6日,新8师师长蒋在珍建议在花园口决口,7日,由军人用平射炮在河南省郑州市附近的花园口黄河南岸的堤防以3天时间挖掘以造成决堤,使黄河改道南流,入贾鲁河和颍河,夺淮入海。

  黄河水灾令日军前进受阻 | 它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阻截日军西进南下的目的,日军第14、第16师团陷入困境,但同时也给豫、皖、苏的中国百姓带来了深重的灾难,淹没耕地1200余万亩,造成黄泛区,共计有1200万人受灾,390万人流离失所,89万人死亡,震惊全世界。

  受困的日军车辆 | 这一事件发生之后,中国政府一度对外宣称是日军飞机轰炸所致,但不少民间媒体提出质疑。抗战胜利以后,政府仍坚持日军飞机轰炸的说法,但随着当事人和亲历者的回忆资料陆续面世,以及日本和中华民国政府军事档案的公开,个中秘密渐为人知。而国民党政府也承认了自己挖开花园口的事实。

  熊先煜,亲自勘察、指挥了炸黄河大铁桥、花园口决堤等影响抗日战争局势的惊天战事。 | 建国后,晏勋甫在其自述文章中谈到:1935年他担任武汉行营参谋长时,便有中日交战时可决黄河之堤将敌隔绝于豫东,借以保全郑州之议案;1938年他出任第一战区长官部参谋长时,又和副参谋长张胥行以此计划向程潜建议,程认为可行,遂向蒋介石请示,蒋回电予以批准。此系花园口决堤的直接原因。除此之外,还有冯玉祥、白崇禧都曾向蒋介石建议放黄河之水制敌。

  黄河水灾航拍照片 | 蒋介石事后态度:据炮兵第16团王团长若卿6月10日报告称――1、顷闻我军决兰封口,引黄河水淹日寇,其计甚佳。但水经黄河故道,鲁西、苏北受害最烈,豫东仅占一部,于豫省军事关系较小。2、查黑岗口水位较开封高出30丈,堤身两侧皆水,历来称为险工。如在该处决口,其大流直趋开封,经朱仙镇、尉氏直贯汴周公路,横断亳、柘、周、漯河公路,与军事关系最钜……3、开封为河南政治中心,首应破坏,免致资敌。

  洪水淹没的村庄 | 亲历者口述:6月6日拂晓时分,住在京水镇师部的蒋在珍师长突然被电话铃声惊醒。蒋抓起话筒一听,原来是集团军总司令商震直接与他通话,告诉他:陇海路南之敌巳突破通许一带我军防线,逼近开封,而赵口决堤尚未完成;命令新八师加派步兵一团,前往协助。

  郑州附近,水中灾民 | 赵口一段,地势较低,选中此处决堤至当。惟计划此事时,对黄河水势估计过大,对堤质估计过松,故而决定在大堤相隔四十公尺处挖开两道口子,以为河水同时放出后,利用河水的钜大压力,能将两处决口之间四十公尺长的河堤冲走。孰料决口掘成,中间大堤久冲不垮,兼之决口过于狭小,流量有限,士兵虽奋力加宽,然军情紧迫,已时不可待。

  花园口决堤后逃难民众成千上万 | 蒋在珍问我:“我师防区内的沿河地段,你都熟悉,你看究竟在哪里决堤最好?”我谨慎答道:“以地形而言论,马渡口、花园口均可。不过,马渡口与赵口相距不远,敌人巳迫近这一地区,恐堤未决成,敌人已至。为获时间宽裕,我看最好还是选定花园口一段为宜。”蒋在珍当即拍板:“时间紧,任务重大,事不宜迟,那就定在花园口吧。”

  郑州附近,国民政府黄灾救济队。 | 我选定在关帝庙以西约300米处决堤。当我说出我的意见后,用树枝指着铺在地上的地图,询问随同各员有何意见,如没有不同意见,就这么定下了。这时,众人神色庄严,泪光朦胧皆不能言。我们全都随他跪了下去,四个人跪成整齐的一排,面对着波涛汹涌的黄河,放声大哭。直到工兵连和二团九连的官兵来到堤上,我们才住声。

  日军解救的灾民 | 我在6月9日的日记中无比悲痛地写到:“当放水瞬间,情绪紧张,悲壮凄惨。起始流速甚小,至午后一时许,水势骤猛,似万马奔腾。决口亦因水势之急而迅速溃大。远望一片汪洋。京水镇以西以北转眼间皆成泽国。预料不数日将波及若干县境,心甚痛焉。”

  中原人民惨遭大水,家破人亡,流离失所 | 我作为花园口决堤的具体指挥者,在五十一年之后的今天再来回顾这一重大的历史事件,不免感慨万千。对于被洪水吞没的数十万同胞的灵魂,我的心永远也得不到安宁。也正因为这样的原因,我才于几十年间对涉及花园口决堤的资料倍感兴趣,悉心搜集。

  灾民 | 今人撰文以为,花园口决堤的目的是淹没敌军,“以水代兵”消灭其有生力量,这是不准确的。统帅部直接的军事目的是放出黄河水造成地障,以阻止和迟滞敌寇的进攻,为我军机动争取时间。当然,洪水涌出后给敌人造成的损失,确实是重大的。

  逃灾的难民 | 黄河水给日军造成的创伤,可以从日本官方的文件中得以佐证:日本大本营陆军部撰有日军侵华史长编。其中第440页记载如下:“中国军队6月10日左右于郑州东北掘开黄河堤防,使黄河水向东南方向涌出,采取了水淹战术,淹没了自己的广大沃野,形成了经中牟、尉氏、周口、阜阳连接淮河的大地障,给我军行动造成极大困难。”

  据中央社等报道:滔滔大水,由中牟、白沙间向东南泛滥,水势所至。庐舍荡然,罹难民众,不知凡几。洪水所致,澎湃动地,呼号震天,其骇惨痛之状,实有未忍溯想。间多攀树登屋,浮木乘舟,以侥幸不死,因而仅保余生,大都缺衣乏食,魄荡魂惊。其辗转外徙者,又以饥馁煎迫,疾病侵寻,往往横尸道路,亦九死一生。艰辛备历,不为溺鬼,尽成流民。

  花园口下的中牟首当其冲,全县三分之二陆沉。幸存的难民扶老携幼,纷纷两逃,郑州附近,集难民数千,食住皆无,情景堪怜。县西北十余里的沙窝地方,集有难民三千余人,十数日来,树皮草根已食之将罄,幸派出三人求救,否则再有二三日,恐全部饿毙矣。

  决堤前的黄泛区 | 花园口决堤间接造成了河南一带的黄泛区,不仅国民党政府在疏散群众上面不得力,导致89万的百姓被淹死。而且后来汤恩伯的国民党军在河南的腐败和抢劫,也造成了河南一带的居民对国民党政府极度恶劣的印象,甚至打出了“宁要日军烧杀,不要国军驻扎”的口号。

  决堤后的黄泛区,可以看到范围显著扩大 | 黄河改道8年零9个月,黄水漫流,淤塞水道,满溢湖泊,阻断交通和航运,沙湮良田,生态恶化,形成了穿越豫、皖、苏3省44个县的黄河泛滥区,简称黄泛区。滚滚洪水把泥沙带入淮河流域,致使淮河流域连年发生水灾,加重了淮河流域广大人民的灾难。

  黄泛区。 | 花园口扒口后,黄河泛滥于黄淮之间的广大地区,后来,泛区两岸虽然修筑了防泛新堤,但由于防御标准低,一遇较大洪水就决堤成灾,泛区内人民颠沛流离,无家可归。

  第三十九军军长刘和鼎,花园口黄河决堤执行者 | 花园口决堤成为抗战史上与长沙大火、重庆防空洞惨剧并称的三大惨案之一,以致蒋介石在他的有生之年,一直不承认是他下令扒决了黄河花园口。

法肯豪森

战后为1938年决堤事件设立的遗址。

战后花园口设立旅游区

游人在扒口决堤纪念地献花。


分享到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