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news.china.com.cn 字号:
“人造生命”触到了警戒线
时间: 2010-05-26 06:56:30 来源: 钱江晚报   发表评论>>
关键词: 文特尔 生命形式 基因组 生物工程师 生命世界

内容摘要: 20日,美国克雷格・文特尔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声称,他们人工合成了一种细菌的脱氧核糖核酸(DNA),并将其植入另一个细菌体内。一个名叫“地球的朋友”的环境组织,谴责合成基因组是“危险的新技术,”称“文特尔应当停止进一步的研究,直到完备的监管措施出台。

  本报通讯员 蒋建平 编译

  本报通讯员 蒋建平 编译

  20日,美国克雷格・文特尔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声称,他们人工合成了一种细菌的脱氧核糖核酸(DNA),并将其植入另一个细菌体内。经过多次尝试后,最终他们使植入人造DNA的细菌重新获得生命,并开始在实验室的培养皿中繁殖。

  研究人员表示,这是第一个完全由人造基因指令控制的细胞,它向人造生命形式迈出了关键一步。

  该项目的负责人J・克雷格・文特尔将“人造生命”起名为“辛西娅”(Synthia,意为“人造儿”)。他表示:“辛西娅其实是一个人工合成的基因组,是第一个人工合成的细胞,也是第一种以计算机为父母的可以自我复制的生物。”

  许多科学家对这一成果给予了积极评价,但也不乏担忧的声音。有学者指出,这项成果破坏了人们有关生命属性的基本信念,而这种信念对如何看待人类、如何看待人类在宇宙中的位置都非常重要。

  美国总统奥巴马也就这一成果表示,目前需要确定这类技术的合适的伦理界限,将其危害控制到最小程度。

  克雷格是时代所需的人物之一

  英国《星期日观察家》

  人造生命一夜间让克雷格・文特尔成为全球最富有争议的人物。这项实验表明,通过创造细菌,有可能实现某种特殊的功能,诸如矿物燃料或药物。

  一直关注这项试验可能引发的学术争议的学者佛里曼・迪森(Freeman Dyson)指出:“这项实验是笨拙的、枯燥的、没有创新性。从审美和智慧的高雅来看,这是一项拙劣的实验。但是无论如何,它是一项重要的发现……表明人们有能力设计和创造新的生命形式,这将成为我们的物种和星球历史上的一个转折点。”

  伦敦大学遗传学院的教授斯蒂夫・琼斯指出:“要嘲笑文特尔是非常容易的。”他说,“在他首次露面时,人们有点看不上他,甚至耻笑他。但当他们看到他的辉煌成就……懂得基因组并非是个化学问题,而是个计算功率的问题,便停止了冷嘲热讽,我想谁也无法否认这项成就具有里程碑的意义,同时,他一直如痴如醉地利用海洋生物从事有趣的试验。”

  斯图尔特・布兰德(Stewart Brand)是一位生态学的空想家,也是《地球生态大全》(Whole Earth Catalog)的创作者。他对实验的意义似乎更加认同。过去几年中,他曾通过约翰・布劳克曼(John Brockman)发起的“精英”运动,认识了文特尔。那场努力,确实汇聚了世界上最有开拓性的智慧。布兰德认为,文特尔之所以与他的许多同行不同,原因就在他不仅是一位卓越的生物学家,而且也是一位优秀的组织活动家。“他只是不断向前,找到做这些事的途径。他的伟大贡献将加深人们的印象……我们生活在这个庞大的微生物的生命世界。他要告诉人们的是,微生物生态学无处不在。”

  布兰德曾说过,“克雷格是时代所需的人物之一,他让人们知道自己能够,也可以过得更好!”

  英国剑桥大学生物化学系博士尼克盖依发表文章,称“最新生命形式”不过是“汽车配件的组装”,并不能说是基因工程领域的重大飞跃。

  这是一个打开潘多拉盒的时刻

  英国《泰晤士报》

  生命在实验室诞生了,这项技术堪称足智多谋,功绩非凡,触摸了人类控制自然世界能力的界线。 

  英国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的伦理学教授朱利安・萨乌莱斯(Julian Savulescu)表示:“文特尔正在嘎吱作响地打开人类历史上最深刻的大门,潜在性地窥探其命运。他正朝着神的作用挺进:创造自然界从未存在过的人造生命。其潜在的影响还很遥远。但确实是实实在在和意味深长的。不过,这种冒险也是空前的。”  

  伦敦帝国学院合成生物中心的保罗・弗里曼,将这项成果描述成为:是一个“改变步骤的进步”。他说,“这些有可能变成现实的技术,一旦得到应用,前景是巨大的。”

  然而,其他的学者则不以为然,牛津大学致力合成物研究的本・戴维斯指出,“我仍然认为,我们距人造生命之路还相当遥远。人们可以利用这种合成基因组,插入到具有已知功能的新的基因中,但那种方法在目前,与分子生物学没有太大的差别。”

  “人类遗传学警戒”压力组的戴维・金呼吁,暂缓类似的研究;反对生物技术的ETC集团的帕特・姆尼(Pat Mooney)发出警告,“这是一个打开潘多拉盒的时刻。我们都将不得不应对这项令人害怕的实验所产生的副作用。”

  有点夸大了这种实验的重要性

  美国《纽约时报》

  有科学家认同他(指克雷格・文特尔)取得了一项技术上的功绩,合成了迄今为止最大的DNA(长度为一百万单位),并使其获得足够的精确,替代细胞中原有的DNA。

  也有人认为这项技术没有前途,原因是需要好几年时间设计新的有机物,同时,研究生物燃料的努力已经取得了进步,即利用常规的遗传工程途径,对现存有机物一次进行少量的修改。

  文特尔博士的目标是取得对某个细菌的基因组的绝对控制,其步骤是首先在实验室合成细菌的DNA,接着是设计出某种剥离掉诸多自然功能的新的基因组,并安装上可在人工支配下产生有用化学物的新基因。

  “如果能重建和拥有某个基因组中的所有成分,那是非常了不起的事。原因是,那就意味着人们可以插入不同的基因。”加州拉乔拉(La Jolla, Calif)斯克里普斯研究所的生物学家吉拉尔德・乔伊斯(Gerald Joyce)说。

  另外一些科学家则认为,除了合成大块的DNA,文特尔博士并没有什么新突破。“在我看来,克雷格有点夸大了这种实验的重要性,”Caltech的遗传学家戴维・巴尔的摩说。他称这项实验是“某种技术上的绝技”,只是规模大小的问题,而不是真正科学意义上的突破。

  “他并没有创造生命,只是模仿罢了。”巴尔的摩博士说。

  文特尔博士的方法,“并非是制作有益的微生物途中所不可缺少的,”乔治・丘奇(George Church)说,他是哈佛医学院基因组的研究员。西雅图系统生物学院的利罗伊・霍德(Leroy Hood)把文特尔的报告称作是“令人耀眼的”,但又说,首先要搞清楚低级别的基因和网络,然后才值得尝试全新设计整个有机物。

  一个名叫“地球的朋友”的环境组织,谴责合成基因组是“危险的新技术,”称“文特尔应当停止进一步的研究,直到完备的监管措施出台。”

  “我担心的是,有人会因此得出结论,他们创造了某种新的生命形式。”波士顿大学的生物工程师杰姆・科林斯说,“他们所制造的是某种具有人工合成因素的自然基因组的有机物,并不代表在一张白纸上创造生命或者创造新的生命形式。”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