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图
( 1/  )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2014·伤逝
邵逸夫—活成一尊神祇
沙龙—“以色列之王”
六龄童—玉宇澄清万里埃
午马—每一个角色的主角
秀兰•邓波儿—天使在人间
马尔克斯—唯有孤独永恒
渡边淳一—死是永生之门
罗宾•威廉姆斯—喜剧的忧伤
沙博理:扎根中国的美裔
高仓健—诸行无常 坚忍无悔
吴清源—天生“棋圣”
辞岁之前,相约重温2014,致每一个瞬间,致每一个你。
2014·伤逝
  又是一年岁末,三百多个日夜,这个世界与你一样,期盼过也失望过,沉寂过也沸腾过。
  2014的记忆中有伤痛,也有欢乐。我们习惯在即将告别的时刻拨动记忆的钟,这一次也不例外。
邵逸夫—活成一尊神祇
(1907年11月-2014年1月)
  许多年里,香港以及全球众多“TVB迷”总会看见这个清瘦的宁波男人出现在无线电视台一年一度的台庆夜里,左右各伴一个如花似玉的新晋港姐。他呵呵地笑着,拍拍刘德华的手,让汪明荃当众亲吻,或被周润发尊称一声“六叔”。
  晚年邵逸夫走出喧闹的娱乐工场,为上千所内地学校捐建“逸夫楼”并设立“邵逸夫奖”,实现从实业家到慈善家的转身。
  “人走了,还有逸夫楼。”内地学子在纪念帖子上写道。“在他面前,时间也凝固了,他活成了一尊神祇。”一位作家这样说。
沙龙—“以色列之王”
(1928年2月-2014年1月)
  沙龙被以色列人视为“战争英雄”,但也常被批评破坏巴以和平。
  沙龙去世后,美国副总统拜登回忆,当和沙龙谈及以色列安全时,他终于明白沙龙为何绰号“推土机”。“他是一个强人,气场可以充满整个房间,”拜登说,“他从不屈服。”
六龄童—玉宇澄清万里埃
(1924年3月-2014年1月)
  马年第一天,绍剧艺术家六龄童章宗义(图左)去世,他被称为“南猴王”;同一天,香港明星甄子丹首次出演美猴王,电影《西游记之大闹天宫》狂卷票房。这个时间点的巧合,冥冥之中犹如天意,大有深意。
  六龄童的《三打白骨精》彰显的是“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的英雄气概;甄子丹的《西游记之大闹天宫》讲述的是一个“水晶猴爱上北极狐并为它报仇”的故事。
  时代的气质就在一来一走的错身中改头换面,彻底翻覆。
午马—每一个角色的主角
(1942年5月-2014年2月)
  2014年2月4日,娱乐圈再失一位“黄金配角”,香港演员午马因肺癌病逝,享年71岁。
  午马一生中参演了百余部影视作品,最为人熟知的银幕形象是《倩女幽魂》中的捉鬼大师燕赤霞,并因此获得第24届台湾金马奖的最佳男配角奖。  
  “拍片最多,获奖最少。”这是午马对自己演艺生涯的总结,尽管因为戏路限制,他塑造的都是反派、老人、小人物等配角,但正如他所说:“我没觉得我是配角,我是每一个角色的主角。”
秀兰•邓波儿—天使在人间
(1928年4月-2014年2月)
  秀兰•邓波儿以标志性的金色小卷发和带有酒窝的微笑融化了许多观众的心,是美国在黑暗的大萧条时期的一抹最亮的颜色。
  在那个金钱短缺、工作难找的颇具挑战的时期,秀兰•邓波儿用她的歌声、舞蹈、甜美的微笑和天真无邪的性格点亮了美国人的生活。
  美国作曲家吉姆•布里克曼说:“‘只要我们国家还有秀兰邓波儿,我们就会没事的。’罗斯福总统,感谢你大萧条时期这么说,让我们这么多年来都还津津乐道。”
马尔克斯—唯有孤独永恒
(1927年3月-2014年4月)
  这位被称作诺贝尔文学奖“唯一没有争议的获奖者”,令拉美魔幻现实主义文学走向全世界。
  因痛恨盗版,马尔克斯曾发下狠话“发誓死后150年都不授权中国出版我的作品,尤其是《百年孤独》”。在将近30年的时间里,中国出版界一直为取得马尔克斯的正式授权而努力,终于在他80岁的时候得到授权。
  马尔克斯的诸多作品都被改编成电影,但一直没有人敢于尝试《百年孤独》,他曾说,能做成此事的只有黑泽明。
渡边淳一—死是永生之门
(1933年10月-2014年4月)
  高中时,初恋对象纯子的自杀,让渡边淳一感受到生命的脆弱和死亡的不可抗拒。然而更戏剧性的是,后来他发现,纯子同时与多位男友交往,他也搞不清楚纯子爱的究竟是谁。
  这件事令渡边淳一与写作之间建立起最初的隐秘联系,最终他弃医从文。同时,这也催生了他作品的独特之处——死亡是爱情难题的解决方案。
  这位无数次描写过死亡的作家,面对自身的癌疾并没有表现出多少惧怕,医生出身的他甚至与专家一起探讨治疗方案。
  他在《失乐园》中写到,“对有信仰的人,死是永生之门”。
罗宾•威廉姆斯—喜剧的忧伤
(1951年7月-2014年8月)
  喜剧大师罗宾•威廉姆斯生前最后的影像记录是为了鼓励一位身患绝症的影迷,他在自拍的视频中说:“没关系,没关系,一切都会好的,为你献上我所有的爱。”让人惋惜的是,他却因抑郁症在家中自缢身亡,比这位影迷更早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在Google公布的2014年度全球热门搜索排行榜上,有可怕的埃博拉病毒,有为“渐冻人症”募捐的公益活动“冰桶挑战”,还有马来西亚航空坠机事件,而排名第一的,是"罗宾•威廉姆斯"。
沙博理—扎根中国的美裔
(1915年12月-2014年10月)
  1947年4月,生于美国的沙博理来到中国,同情并投身于中国革命。1963年,由周恩来总理亲自批准,沙博理加入中国国籍。从50年代初起,沙博理一直在中国外文局工作直至退休。 
  他曾对中国外文局局长周明伟说,“我有三只手,一只手带着中国的腔调与西方握手;另一只手带着高鼻子的西方文明与中国交流;第三只手,最重要的,是我要拉住中国发展的衣襟,跟上中国的步伐。”
  沙博理先后获得“影响世界华人终身成就奖”、“国际传播终身荣誉奖”等荣誉。
高仓健—诸行无常 坚忍无悔
(1931年2月-2014年11月)
  对于影迷,高仓健是当之无愧的荧屏硬汉,而作为普通人,他一生未能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他爱极了孩子,他的初恋也是他唯一的妻子,却没为他留下一儿半女,最后只得孤独终老。
  在临终前四日,高仓健完成日本《文艺春秋》的约稿,文章中,他诠释了人生哲学——“往路精进,坚忍无悔”。
  回顾“诸行无常”的人生,他说:“我并非因心怀演员梦而成为演员。面对意外的转折变化,我一直努力、拼命地适应,一直尽力满足人生旅途上邂逅的朋友寄予的期待。”
吴清源—天生“棋圣”
(1914年6月-2014年11月)
  吴清源的一生有很多令人惊叹却又难以理解的“神迹”。即便他已退隐江湖半个多世纪,但关于他的种种传奇从未消失,甚至随着时间流逝而更增加其神秘性。
  他成长于中国,成就于日本。在日语中,“吴”与“碁”(棋)同音,有人说他天生就是要来下棋的。而博大悠远的中国文化,更是他超越一流棋手的思想资源。
  吴清源的助手说,“过去他一直说自己要活到100岁,也不往多了说”。老人辞世时,恰逢百岁。
    
  又是一年岁末,三百多个日夜,这个世界与你一样,期盼过也失望过,沉寂过也沸腾过。
  2014的记忆中有伤痛,也有欢乐。我们习惯在即将告别的时刻拨动记忆的钟,这一次也不例外。

2014·伤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