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二代:对"贫穷世袭"存忧虑

穷二代起点低 出路在何方?

穷二代不应继承贫穷 需"搀扶"

■策划:王婷 ■Email:wangting@china.org.cn■ 更多新闻眼请进中国观察栏目

穷二代市民化成本不超10万

   对于农民工市民化究竟需要支付多少成本,有很多看法。住房城乡建设部2006年所做的调研显示,每新增一个城市人口需要增加的市政公用设施配套费,小城市为2万,中等城市为3万,大城市为6万,特大城市为10万。
   云南大学发展研究院2009年所做的相关调研显示,东部沿海地区第一代农民工与第二代农民工市民化的社会成本分别约为10万与9万,内陆地区约为6万与5万。《中国发展报告2010》则认为,中国当前农民工市民化的平均成本在10万左右。

给"穷人"划个准确界线

   社会发展要更多关注穷人。那么,哪些人是穷人?我们有必要给贫困一个严格的概念,给穷人划一个准确的界线。有了贫困的定义及其标准之后,实际上,救济就逐渐地转向了国家补贴的福利计划,也就是用纳税人的钱来帮助纳税人,从而使社会的分配更加公平,也改善了相对低收入家庭的生活状态。
   从目前中国分配制度的改革看,我们更需要一种长远考虑,即改变贫困的概念,把救济变成一项长期的社会福利计划,让更多的家庭受惠。要达到这个目的,就需要确定贫困的基本定义,以及以这一定义为基础的贫困线。

穷二代要有"穷棒子"精神

    富不过三代,穷不过三代,人们奉为铁律。其实,富不靠老爸,穷不靠国家,靠自己一双手谋生、创业,铁律当破矣。除了自身无能为力挖不掉的穷根儿,他们有权利选择享受国家财政支付的低保。相当一部份吃低保的“穷二代”,可以通过勤奋劳动走向富裕。
    重提“穷棒子”精神,不是要我们“穷二代”走贫穷的回头路,再去吃二遍苦、受二荐罪,而是人穷志不穷,抛弃赖汉思想,要有“人行我也行”的勇气。穷则思变。关键是要思,思上进,思创业,思致富的金点子,再一步一步脚踏实地走向致富路。
特 刊

"累时代"谁关注过劳人

“形象工程”秀出官场百态

中石化天价酒单刺痛谁?

"弑母利刃"捅伤的还有谁

过度医疗折射医学之痛

住房问题影响我国全局

40岁4000万 励志or拜金

中国城管“重塑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