氢能较其他能源具有不少“天然优势”,可谓“减碳能手”。近日提交的《欧洲绿色协议》专门将氢能列为欧盟能源转型的“投资关键领域”,氢能发展前景再次引发全球热议。目前,掣肘氢能发展的最大问题是难以平衡规模经济和降低排放的关系。

  在第二十五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期间,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在西班牙马德里正式向欧洲理事会提交了颇具里程碑意义的《欧洲绿色协议》,为欧盟履行《巴黎协定》尤其是在2050年前建成全球首个“碳中和大洲”进一步明确了方向和任务。值得注意的是,《欧洲绿色协议》专门将氢能列为欧盟能源转型的“投资关键领域”。一时间,氢能作为“减碳能手”,其发展前景再次引发全球热议。

  这一次最先应声而动的,是意大利卡车生产商依维柯。在第二十五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举行期间,依维柯与美国初创科技公司尼克拉摩托联手,宣布将于2023年在欧洲市场推出单次充电里程达966千米的氢能动力卡车。能源专家普遍认为,氢能较其他能源具有不少“天然优势”。一是能源强度高于汽油和柴油,5000克氢能可让汽车行驶500千米;二是续能速度不亚于汽油和柴油添加速度,氢能动力汽车适合远距离、高负荷旅程;三是获能渠道和方式多元,氢能可从太阳能、风能、水能、核能、生物能中二次生成;四是储能不仅便利、持久,还具有规模经济效应,可有效克服太阳能等其他可再生能源受季节因素制约较大的难题。

  因此,尽快将氢能规模化地纳入能源系统,成为不少国家“一手抓强化能源结构弹性、一手抓实现减排目标”的战略选择。国际能源署数据显示,目前全球约有7000万吨氢能被广泛用于炼油、化工、钢铁、水泥等领域,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上述领域的碳排放水平;共有246个分布于航空、航运等交通领域的氢能示范项目已获欧盟资金支持。

  国际能源署执行董事比罗尔认为,氢能有可能成为一种清洁、安全且经济的能源,“如果我们能采取切实行动规模化发展氢能,世界将因此不同”。全球能源、交通、工业等行业60家大企业的首席执行官们在2017年世界经济论坛上组建了氢能理事会,其联合秘书长艾蒂安预测,氢能在全球能源结构中占比有望超过18%,还能将全球碳排放量降低两成。欧委会负责环境事务的总司长崔克欧尼则表示,无论是决策者还是投资者,对氢能的兴趣都在与日俱增,调节供需的市场机制正在逐步形成。

  欧委会负责牵头起草《欧洲绿色协议》的副主席蒂默曼斯认为,相较电池行业已错失发展良机,欧洲氢能发展尚保持相对领先。为此,他表示氢能将在欧委会2020年和2021年的“天然气去碳化政策”中发挥中心作用。蒂默曼斯的祖籍所在国荷兰是全球氢能技术的领先国家,更是一直敦促欧盟运用刺激政策,抓紧建立涵盖整个欧洲的氢能市场和氢能“欧盟标准”,还主张欧委会仿效建立“欧盟电池联盟”的做法组建“欧盟电解器联盟”,将氢能驱动的电解器广泛用于碳排放较高的航空业。

  然而,目前掣肘氢能发展的最大问题是难以平衡规模经济和降低排放的关系。荷兰经济事务和气候政策部氢能特使胡斯特表示,“绿色氢能”——由可再生能源二次产生的氢能虽属“零碳排放”能源,但未来十年内仍无法实现规模化生产,故“灰色氢能”——由天然气二次产生的氢能已成为更现实的选择。“但‘灰色氢能’仍存在碳排放,须使用碳捕捉和碳储存技术将碳排放限制在地下,从而将‘灰色氢能’转化为‘蓝色氢能’。”胡斯特认为,这种办法能较好克服现阶段氢能规模化生产的困难。然而,欧洲气候基金等环保团体仍质疑“蓝色氢能”是石化行业为继续走老路打出的一个新幌子,要求用“碳足迹”方法明确其是否属低碳能源。

  尽管面临质疑,欧洲投资银行仍在此次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期间与氢能理事会签署了增加氢能投资的融资框架协议。欧洲投资银行在欧委会支持下,将为首批20个氢能项目提供战略融资建议,以支持其规模化发展,双方将共同致力于为氢能项目提供公司贷款、风险投资等多种形式的融资便利。

  据欧洲投资银行测算,2030年前发展“氢能经济”每年至少需要200亿美元至250亿美元。欧洲投资银行副行长法尤勒表示,作为欧盟的“气候银行”,该行将大力支持欧洲氢能市场发展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市场。

  尼克拉摩托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米尔顿乐观地表示,相较大众、沃尔沃和戴姆勒,依维柯在传统卡车领域竞争力较弱,“但有了我们的氢能动力,依维柯不仅前瞻性地解决了卡车动力的环保问题,更赢得了一次改变市场游戏规则的机会”。

  田 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