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递中国价值
首页

贵州警方破获特大假证案 收缴假车牌5万多副

发布时间: 2015-05-14 10:19:49  |  来源: 多彩贵州网  |  作者: 任勇 吴东俊  |  责任编辑:

“办证”小广告贴上公安厅围墙

贵州警方破获制贩假大案,抓获涉案人员94名

收缴假车牌5万多副、假证5万余本,涉案金额2600余万元

在贵州、浙江等地收缴的大量假车牌和假证。

  最近几天,很少有人往路旁的电灯杆和垃圾桶上张贴野广告了,我每天的工作量也减轻了不少!”贵阳市云岩区枣山路上,每天负责清扫街道和铲除野广告的清洁工人王大爷心情不错。但王大爷并不知道,他的工作变“轻松”是因为警方破获了一起制假大案。

  5月7日,省公安厅在浙江警方积极配合下,专案组民警远赴浙江苍南县,直捣假证假车牌的原始加工厂。同时,全省各地多警种联合出击,开展收网行动,成功将以湖南人马某某为首,长期在贵阳及遵义、安顺等地进行制贩假证件、假车牌的犯罪团伙打掉,共计抓获涉案人员94名,查获各类假车牌假证件10万余个,涉案金额2600余万元。

在贵州、浙江等地收缴的大量假车牌和假证。

  一条野广告牵出制假大案

  “办证,电话139XXXXXXXX。”2014年7月7日,办假证的野广告贴上了省公安厅机关的围墙上,十分扎眼!挖幕后、端窝点、打源头!按照副省长、省公安厅厅长孙立成的指示,有关部门随后以这张野广告为突破口,展开侦查。今年2月3日,一个以湖南省双峰县人曾某某为首的制贩假团伙被贵阳警方打掉,当场查获案值20多万元的假证件证照等物,抓获嫌疑人两名。

  据曾某某交代,他只属于制贩假证件的“小角色”,贵阳还有一个团伙主要负责制作假车牌,然后销往全国十多个省市。假车牌的原始工厂位于浙江省苍南县,二次加工窝点就在观山湖区世纪城小区附近,为首的是其同乡马某某夫妇。警方进一步侦查发现,马某某夫妇从2013年开始做制贩假生意,制假的原料和半成品来源于浙江苍南。除此之外,他们还有自己的下线,有的人负责四处张贴野广告招揽生意,有的人跑腿,把假车牌送到“客户”手中。以马某某为首的制贩假团伙人员众多,机构庞大,是条“大鱼”,必须彻底将其打掉。

  3月25日,省公安厅经侦、网安、技侦等部门合成作战,联合贵阳市公安局云岩、观山湖等分局警力,成立了“3·25”专案组。

制造假车牌的模板。

  制贩假团伙层级分明

  经过近一个月的侦查,以马某某夫妇为首的制贩假团伙成员逐步浮出水面。此团伙共分为四个层级,第一层为假车牌制作模板供货商,浙江苍南人杨氏夫妇。他们主要负责制作假车牌模板、半成品,然后通过物流形式发往全国各地。在贵阳的湖南人马某某夫妇只是其中一个客户。调查发现,杨氏夫妇在苍南县开办有一个合法的交通标牌厂,对外公开的业务是生产道路交通标识牌、指示标志等。实际上,悄悄生产假车牌才是工厂挣钱的主要门路。

  第二层级是贩假中间人胡氏夫妇,主要负责联络各地制贩假商,与之保持联系的制贩假商人多达数十人,遍布贵州、湖南、新疆等十多个省、市、自治区。位于第三层级的是制贩假商人马某某夫妇,他们主要负责指挥贵阳及其他市州的团伙成员,以及接单、二次加工制作、销售发放假车牌假证件等。夫妇俩在观山湖区世纪城居民小区附近租了一套100余平方米的房屋作为窝点,然后按照客户的需求,偷偷对车牌进行二次加工制作。第四层级是马某某管理的推销人员和送货人员,多数为其亲戚和老乡,每天负责到市区一些繁华路段大肆张贴野广告,然后联系客户,以及后期送货等环节。

  每天早上8点30分至9点30分,下午2点至4点,位于第四层级的联络员们拿着制作好的假证件假车牌等,来到了云岩区头桥附近的黄金路、枣山路等路段,跟“客户”碰头交易。外地的一些客户,他们则通过物流公司发出。

收缴的制假机械。

  假证假牌收缴整整两卡车

  5月7日,省公安厅统一发布了收网命令,各个行动小组统一行动,一举打掉了以马某某为首的制贩假证件、假车牌犯罪团伙,共抓获涉案人员94名,其中主要嫌疑人24名。捣毁制假窝点3处,收缴制模机7台、全国各省水印制假模板16块、涉及全国多个省市的假车牌5.5万余副,各类假证件5.1万余本,总涉案金额2600余万元。5月8日,满载涉案物品的两辆大卡车从浙江回到了贵阳。

  从查获的这批假车牌来看,仿真度极高。其中很大一部分车牌只压制出“贵A ”“新A”等字样,后面的牌号完全根据买主的个人喜好随意压制。

  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专案组人员在制假窝点抓获制假嫌疑人。

  记者追问

  制假贩假为何屡打不绝?

  “假车牌一旦流入社会,一方面严重扰乱正常交通秩序,增加治安防控难度;另外一方面,不法之徒利用假车牌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招摇撞骗,混淆视听,除了可逃避交通处罚外,还增加了公安机关打击追查难度。此外,假车牌经常会出现套牌等情况,让遵章守纪的驾驶人蒙受不白之冤,也严重损害了法律尊严。”采访中,专案组民警一再表示,假车牌的危害大。

  既然假证假车牌危害大,为何屡打不绝呢?省公安厅一负责人就此案中的一些具体细节进行了披露。

  假证件假车牌等证照物品社会需求量大,灰色市场活跃。办理假证照的人群中,有的是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想利用假证照进行坑蒙拐骗等非法活动;也有的人是原证照遗失,通过正规途径办理一时难以实现,还费时费力,加上一些单位对假证照鉴别能力不强,于是决定走此“捷径”。

  假证照的利润高,违法犯罪成本低,一些人决定铤而走险。侦查发现,马某某等人制贩的假车牌,成本50元左右,非法出售时低则几百元,连号或同号的最高可卖到上千元。制作一个假证件,成本不足10元,出售时从50至200元不等。团伙成员中,彼此之间以家族、血缘、同乡等关系为纽带,彼此之间经常是单线联系,互不见面,还经常更换电话和地址。公安机关就算抓到其中某一个小成员,往往一问三不知,很难进行打击处理。此外,少数职能部门工作责任意识不强,没有认识到这类违法犯罪的危害性,管控缺失,缺乏长效管理机制。

 
分享到:
0
 
猜你喜欢

新闻评论

网友热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