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转播到腾讯微博字号:
《2013年世界投资报告》发布
新闻中心-中国网 news.china.com.cn  时间: 2013-06-27  发表评论>>

内容摘要: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组织《2012年世界投资报告》发布会(中国专场)昨天下午在此间举行。虽然2012年中国吸引外资下跌2%,但仍是外资流入量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吸收外资保持在1210亿美元的高水平,在全球范围内仅次于美国排名第二。

  人民网北京6月27日电(记者王南)联合国贸易和发展组织《2012年世界投资报告》发布会(中国专场)昨天下午在此间举行。联合国贸易和发展组织投资和企业司司长兼《世界投资报告》主编詹晓宁博士,委托他的代表在日内瓦通过视频,向发布会宣读了《2013年世界投资报告――全球价值链:投资和贸易促进发展》(全文请参见附件)。中国国际投资促进会副会长周铭主持了发布会。

  发布会由中国国际投资促进会、《国际经济合作》杂志社共同承办。

  《世界投资报告》是联合国贸发组织在分析和研究各国(地区)FDI统计数据基础上,发布的全球FDI最新趋势及前景预测年度报告。该报告是各国ZF进行外资管理和决策的重要参考依据,也是备受全球金融界和投资界人士关注的权威性研究成果,该报告的发布已成为业界关注的重要事件。

  附件:

  2013年世界投资报告:

  全球价值链:投资和贸易促进发展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组织

  投资和企业司司长

  《世界投资报告》主编

  詹晓宁

  2013年6月26日,日内瓦

  (一)

  我先介绍一下全球国际直接投资的趋势和前景。

  2012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下降了18%,达1.35万亿美元。全球外国直接投资的这一趋势表明,面对全球经济特别是一些主要经济体经济复苏的脆弱性及政策不确定性,跨国公司对外投资仍十分谨慎。很多跨国公司在通过资产重组、撤资等方式重新布局海外投资。全球外国直接投资复苏势头疲软。

  在全球外国直接投资增长出现反复的过程中,发展中国家在吸引外国直接外资方面走在了前面。2012年,发展中国家吸收的直接外资有史以来首次超过发达国家,占全球直接外资流量的52%。发展中经济体的直接外资流入量实际上略有减少(4%),但仍处于历史第二高位,达到7030亿美元。在对外投资方面,发展中经济体也占了全球近1/3,继续了稳步上升的趋势。

  全球外国直接投资吸收国的排名也反映了世界范围内投资流量的变化情况。2012年,全球前20大外国投资接受国中有9个是发展中经济体。其中,有四个发展中经济体跻身世界五大投资接受地行列。最大对外直接投资国的全球排名也显示发展中国家和转型经济体的重要性持续上升。2012年,全球20大对外投资来源国中有7个是发展中国家。中国有史以来首次成为全球第三大对外投资国,仅次于美国和日本。

  流向亚洲以及拉美和加勒比地区的外国直接外资仍保持在历史高位,但增长势头有所放缓。2012年,非洲的直接外资流入量较前一年有所增加。最不发达国家、内陆发展中国家和小岛屿发展中国家吸收的的外国直接外资也在上升。

  金砖国家(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不仅是外国直接投资的主要接受国,也已经成为重要的对外投资国。其对外直接投资总量由2000年的70亿美元猛增到2012年的1450亿美元,达到世界投资总流量的10%。金砖国家在非洲的投资规模很大。例如,截至2011年底,中国对非洲的直接投资存量达到160亿美元。

  发达国家外国直接投资流入量下降了32%,降至5610亿美元,接近过去十年来的最低水平。同时,发达国家的直接投资流出量下降到了接近2009年低谷的水平。在经济前景不确定的背景下,发达国家的跨国公司不得不对新的投资持观望态度甚至撤回国外资产,而不是进行积极的国际扩张。2012年,38个发达国家中有22个国家的对外直接投资下降,降幅为23%。

  贸发组织预测,2013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仍将接近2012年的水平,其上限为1.45万亿美元。随着宏观经济状况改善,以及投资者在中期内恢复信心,跨国公司可能会将其创纪录的现金持有量转化为新的投资。全球外国直接外资流量可能在2014年攀升至1.6万亿美元,在2015年达到1.8万亿美元。不过,全球金融体系的结构性缺陷、宏观经济环境可能出现的恶化以及重要经济政策的不确定性可能会导致外国直接外资流量进一步下降。

  此外,我想介绍一下全球外国直接投资几个比较突出的趋势:

  ・ 国有企业和主权财富基金的国际化保持了快速增长。国有跨国企业的数量从2010年的650家增加到2012年的845家,其对外直接投资达1450亿美元,几乎达到全球国际直接投资的11%。2012年,主权财富基金的国际直接投资仅为200亿美元,尽管如此,这一数字与前一年相比仍翻了一番。主权财富基金的累积国际直接投资估计为1270亿美元,其中大部分投向了金融、房地产、建筑和公用事业等行业和部门。

  ・ 国际生产稳步增长。2012年,跨国公司的国际生产继续稳步扩张。2012年,国际直接投资存量增长了9%,达到23万亿美元。跨国公司的外国子公司创造的销售额达26万亿美元(其中7.5万亿为出口额),较2011年增长了7.4%。2012年,子公司贡献的附加值达6.6万亿美元,增长了5.5%,高于全球国内生产总值2.3%的增幅。

  ・ 再投资收益成为长期投资的重要资金来源。2011年,总量21万亿美元的全球外国直接投资存量共创造了1.5万亿美元的投资收入。国际直接投资收益率在全球一级为7%,其中发展中国家和转型经济体的投资收益率分别为8%和13%,高于发达国家的5%。全球外国直接投资收入中将近1/3被留存在东道经济体,其中一部分用于再投资。2/3被汇回母国,平均占经常项目收支的3.4%。

  (二)

  我再谈谈投资政策方面的最新进展。

  2012年,各国新出台的投资政策绝大多数都指向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但对外国投资加强监管和限制的政策措施上升到25%。许多国家正在加强对外国投资的监管,有的国家则更多地利用产业政策,收紧对外资的审查和监督程序。此外,一些国家在针对跨国并购的准入方面也越发挑剔,并开始限制战略性产业的外资介入。投资保护主义的风险有所加大。

  在国际政策领域,新签投资协定持续下滑,而区域主义的趋势明显增强,国际投资政策正处于转型期。2012年,各国新签了20个双边投资协定以及10个含有投资条款的其他国际协定(如经济合作、一体化协定等)。新签国际投资协定从90年代高峰期时每周4个下降至2010-2012年平均每周1个。另一方面,各国对区域投资合作的兴趣明显上升。今年以来,至少有110个国家参与了22个区域投资协定的谈判。越来越多的国家倾向于通过区域而非双边方式制定国际投资规则,并更多地考虑可持续发展因素。

  截止2012年年底,国际投资协定体制包括3,196项国际投资协定。2,857项双边投资协定中超过1,300项将于2013年年底前处于“随时终止阶段”。这可能有助于解决当前国际投资体系缺乏一致性、存在诸多重叠和冲突且日益庞杂的问题。

  国际投资仲裁案件大幅上升。2012年,投资者-国家争端案件新增了58个,达历史最高水平。国际投资仲裁体制的系统性缺陷受到关注。对此,贸发组织提出了国际投资仲裁体制改革的五个路径,包括:寻找替代性纠纷解决方案;在签订国际投资协定时通过有关条款对国际投资仲裁体制(ISDS)的适用作出调整;限制投资者对ISDS的使用;引入上诉机制;建立一个常设的国际投资法院。联合国等多边机制可以为上述领域的改革凝聚共识,并确认行动方案。

  (三)

  下面,我介绍一下今年关于全球价值链的专题研究成果。

  全球价值链在世界经济中的主导地位日益明显,全球生产经营活动被日益纳入基于全球价值链的全球生产体系。这些全球价值链通常由跨国公司主导,而投入和产出品的跨境贸易在其海外分支机构、合作伙伴及市场交易对象之间进行。由跨国公司主导的全球价值链约占全球贸易的80%。

  全球价值链可以为经济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在发展中国家,增值贸易对GDP的平均贡献率约为28%,在发达国家这个比率为18%。参与全球价值链的程度与人均GDP增长率之间呈正相关。全球价值链对附加值、就业和收入有直接的影响。此外,它们还是发展中国家构建生产能力,实现长期产业升级的重要途径。一些发展中国家显著提高了自身在全球价值链的参与水平,之后设法增加了国内增值在全球价值链中的比重。这些国家成功地提高了高附加值产品和服务的出口,或成功地在价值链中获取了更大的份额。在许多国家,包括中国、马来西亚、菲律宾和新加坡等,这种出口升级模式同时伴随着外商直接投资不断流入价值链中技术含量较高的经济活动。

  由于全球价值链通常由跨国公司主导,外国直接投资与一国对全球价值链的参与联系紧密。外国直接投资是发展中国家,包括最不发达国家,参与全球价值链的重要途径。

  然而,参与全球价值链也存在风险。如果一国只从全球价值链中获取较少份额的增值,全球价值链对GDP的贡献就很有限。此外,参与全球价值链也不一定能够带来技术转移和进步。发展中国家有可能被锁定在低附加值领域而无法升级。不仅如此,由此带来的环境和社会影响――包括工作条件、职业安全与健康,以及就业保障――有可能是负面的。此外,全球价值链活动流动性强,很容易被转移和替代,可能使发展中国家面临较大的外部风险。

  各国应根据自身具体情况和要素禀赋,认真衡量参与全球价值链的利弊,以及全球价值链战略可能带来的收益及风险。贸发组织认为,要让全球价值链“服务于”发展,以下三项政策措施尤为重要:1)使贸易与投资政策协调一致;2)加强区域层面的产业发展合作;3)建立可持续发展的出口加工区。

  (四)

  最后介绍一下中国吸引外资和对外投资的最新情况。

  虽然2012年中国吸引外资下跌2%,但仍是外资流入量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吸收外资保持在1210亿美元的高水平,在全球范围内仅次于美国排名第二。从中期看,中国仍是跨国公司首选的投资目的地。有关调查显示,在跨国公司看好的前五大投资东道国中,中国排名第一,美国紧随其后。

  随着中国经济结构的调整以及产业的升级,流入中国的外国直接投资的结构也发生了相应的变化。由于中国东部地区生产成本上升,一些投资和生产活动从中国沿海地区迁往内陆,中、西部地区吸引的外国直接投资在全国总量中的份额有所上升(从2008年的12%增长到2012年的17%)。另一方面,由于生产成本上升,出口市场疲弱,一些外资公司,特别是服装、鞋类等劳动密集型低端制造业,开始将生产基地迁往东南亚低收入国家。与此同时,流入高科技产业和高端制造业(如先进电子元器件生产)的外国投资快速增长。外资研发中心总数在过去五年翻了一番,在2012年底达到约1,800家。中国吸收外资的质量和结构不断改善。

  中国海外直接投资的增长更加令人瞩目。2012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创下了840亿美元的历史纪录。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三大对外投资国,仅次于美国和日本。受寻求市场、提高绩效、获取自然资源和战略资产等多元目标驱动,中国公司对外投资的行业和国家范围非常广泛。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的海外基础设施投资增长很快,如中国在东南亚的基础设施投资过去几年迅速上升。对各国投资促进机构的调查表明,中国被列为最有前途的外国直接投资来源地。

  随着中国吸引外资的水平和质量不断提高,中国参与全球价值链的广度和深度不断提升。中国企业已经成为诸多行业全球价值链的重要一环。中国成为了通过吸引外资在全球值链中不断升级,进而创造更多国内增值的成功范例之一。例如,中国已成功地扩展到越来越多的以高科技出口为导向的经济活动中。基于知识的高端服务业的出口在2000年和2010年之间增加了8倍。中国出口的增长以及在高技术全球价值链中生产能力的扩张,得益于外国投资的涌入以及与跨国公司建立的紧密的非股权合作模式,但国内企业的生产能力不断增长也发挥了日益重要的作用。

  但总的看,中国企业对全球价值链的参与,更多仍限于对外国跨国公司价值链的参与与适应,因而仍较多地集中于全球价值链低端和低附加值的环节,即仍处于“微笑曲线”的中部和底部。全球价值链竞争的基本格局,仍是全球最大的跨国企业利用全球价值链和全球产业布局掌控了高附加值的关键环节,掌握资源和市场的能力不断增强。

  为更有效地参与全球价值链竞争,中国一方面应进一步提升吸引外资的质量和水平,将外资更多地引入高端制造业以及知识、技能含量较高的服务业。更为紧迫的是,中国应积极调整原有的“走出去”模式,确立以建立中国自己的全球价值链为核心的对外投资战略。这一战略要求通过通过集群式投资,而非以往点式的、分散的对外投资,推动中国制造企业通过投资、贸易以及非股权模式(如合同生产等),将产业链延伸到海外,建立自己的区域和全球产业链,在全球范围内最有效地配置和利用各地的资源。实施这一战略的目的,是建立自己的全球价值链和全球生产体系,由参与全球价值链向建立自己的区域及全球价值链转变,进而提高中国在全球价值链中的竞争优势,并推动国内产业升级。考虑到中国对外投资进入了快速增长阶段,通过对外投资打造自己的全球产业链应成为中国对外投资战略的重点。


文章来源: 人民网  
官方微博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