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转播到腾讯微博字号:
生活在火箭弹的袭击下―走访以色列南部遇袭地区
新闻中心-中国网 news.china.com.cn  时间: 2012-11-16  发表评论>>

内容摘要: 生活在火箭弹的袭击下――走访以色列南部遇袭地区 马拉奇距离加沙地带30公里,不算紧邻加沙的地区,加上不是人口稠密的大城市,因此没有“铁穹”反火箭弹拦截系统的保护。

  新华网耶路撒冷11月15日电 生活在火箭弹的袭击下――走访以色列南部遇袭地区

  新华社记者范小林

  15日清晨,一枚来自加沙地带的火箭弹自西南向东北划破天空,击中以色列中南部小城马拉奇的一栋居民楼。楼内3名居民死亡,5人受伤。这是以色列一天前对加沙地带武装发动大规模军事行动后,以色列国内出现的首例平民死亡事件。

  马拉奇距离耶路撒冷不到1个小时的车程。临近小城,只见四周遍布整齐的农田,街道两旁花团锦簇,一派典型的小城风光。被火箭弹击中的居民楼位于小城最南端的社区,对面就是农田。这里居住的大多是城里的贫困人口,几栋居民楼也显得比较破旧。

  火箭弹击中了一栋四层居民楼的顶层,并穿透下一楼层房间的天花板。从楼外看去,受损最严重的房间,窗户和外墙已经无影无踪,只剩一个被烧焦的黑洞。楼内其他住户家的窗户有的被震碎,有的歪扭在一旁,眼看就要掉落。楼前停满了直播车,各国媒体记者蜂拥而至,正在进行现场报道。天空不时传来以军战机的轰鸣声。

  狭窄的楼梯上血迹斑斑,越往上走,血迹越多,空气中充满血腥味。来到被火箭弹击中的房间,只见地板上到处散落着碎玻璃,天花板上露出被火箭弹击穿的大洞,旁边的书架已经倾倒,餐桌上一层厚厚的混凝土碎片。大洞上方的顶层房间更是触目惊心,整个房间仅存墙体残迹。旁边房间的婴儿床旁,留着一个急救用的氧气面罩。

  火箭弹袭来时,房间内的居民有的正在准备早餐,有的还没起床。防空警报响起,他们只有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往防空掩体内跑,所以没来得及躲避。19岁的女孩吉拉对记者说,死者中有一个20岁的女孩,是她最好的朋友,她们从小一起在这个社区长大,情同姐妹。“我很伤心……失去了她,我不知道怎么再在这里生活下去。”她的声音哽咽,身体发颤。邻居说,吉拉整个早晨都在哭泣。

  马拉奇距离加沙地带30公里,不算紧邻加沙的地区,加上不是人口稠密的大城市,因此没有“铁穹”反火箭弹拦截系统的保护。比起其他城市经常雨点般降落的火箭弹,这里遭到的袭击并不算多,居民的防备意识也比较差。

  距离马拉奇半小时车程的西南部城市阿什凯隆因为接近加沙地带,可以算是火箭弹的重灾区。在刚刚过去的24小时里,共有250多枚火箭弹打到以色列,其中很多落在阿什凯隆。阿什凯隆因为人口密集又靠近加沙,所以以军在这里部署了“铁穹”,加上防空设施齐备,因此人员伤亡较少。

  记者到达阿什凯隆时,街道上冷冷清清,几乎看不到行人,偶尔有公交车开过,里面几乎空无一人。当地的所有学校都已关闭,商店里也看不到人影。当地居民伊兰告诉记者,就在5分钟前,这里刚响过防空警报。

  伊兰家住在一栋漂亮的小楼里。看到记者是中国人,他立即亲切地过来攀谈,说两个月前刚从中国回来。原来他是商人,常去中国进货。问他这里的生活怎样,他说,10多年来,火箭弹已经成为他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警报声随时会响起,有时是在洗澡的时候,通常只有几秒钟的时间跑进掩体躲避。就像早晨这会儿,警报已经响过3次,大概有10枚火箭弹打过来。他苦笑着把手一摊:“你看我这里哪有生活可言?”

  伊兰的女儿17岁,她说自己很坚强,唯一担心的是6岁的弟弟。“我弟弟总是害怕,以前一听到警报声就哭,现在好多了,但是总做噩梦。”她正讲着,凄厉的警报声突然响起,正在采访她的记者们纷纷丢下设备,匆匆跑进她家对面的防空掩体。

  伊兰的妻子是个乐天派,她端出刚烤好的点心给走出防空掩体的记者们吃,笑称刚才的警报根本不值得躲,还说她能听出各种火箭弹和拦截火箭弹的不同声音。“就像妈妈们对自己的每个孩子都了如指掌一样,我们阿什凯隆人对每个火箭弹的声音都分得一清二楚。”


文章来源: 新华网  
官方微博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