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news.china.com.cn 字号:
河北铲车事件死亡人数疑云密布 警方涉嫌不作为
新闻中心-中国网 news.china.com.cn  时间: 2010-08-08  责任编辑: 蔡经

勇追凶手的王晓博

持续2小时,全长8公里!8月1日,发生在河北元氏县的铲车砸车撞人事件令人震惊。

据称,惨案系铲车司机因纠纷酒后杀人,之后又驾车冲撞所致。截至8月2日,共有11人死亡。本报记者赶赴现场,还原案件始末。

持续2小时,全长8公里,8月1日下午,发生在河北省元氏县的这起铲车冲撞多辆汽车事故令世人震惊。根据当地官方调查,事故原因是铲车司机因纠纷酒后杀人,之后又驾车冲撞所致。截至8月2日,共有11人死亡,20余人受伤,另有数十辆机动车损坏。事发次日,本报记者赶赴现场,试图还原整个8公里路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以及凶手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真是太可怕了,活活的一个人就被砸得血淋淋的。”事隔两天,在南佐镇东南街开小商店的赵大嫂依旧惊魂未定。当时,她正在里间看电视,一阵轰响过后,她急忙跑到门口,眼睁睁看着一辆铲车砸了中巴车。

铲车轰鸣着跑了。赵大嫂很快就听说,她右手边不到10米,一个卖煤球的男人瞬间变得血肉模糊,已经死了;左手边不到10米,惨死在中巴车里的女人是她的表姐张香玲,再往北边40米外的镇医院门口,东街刘家的大儿媳妇和三个小女娃被轧死。

那一天,南佐镇8公里长的路上,先后11人惨死铲车下,另有20余人受伤,数十辆机动车损坏。那一天也是南佐镇赶集的日子。

是谁惹恼了凶手?

位于河北省元氏县的南佐镇是该县山区地带最大的商品集散地。多年前,这里开始有人从事运煤生意,将拉来的煤料运到此处存放,找到买家后再运出去。后来,从事煤炭生意的当地人越来越多,煤场数量也越来越多,最终形成了全国最大的煤炭市场,几乎所有进入京、津、鲁、冀的秦晋煤炭都要在这里中转。

8月1日,数不清的百吨位运煤车行驶在年久失修、已经变得坑坑洼洼的井元路上。日子像往常一样忙碌,没有人意识到一场灾难即将发生。

中午,盛兴煤场总经理张某摆酒宴为一个叫李献良的男子送行。这个37岁的男子是该煤场的铲车司机,已经干了两年,就在前不久,李献良提出辞职,当日上午已经结算了工资。

至于为何辞职,众说纷纭。有人在贴吧里留言说,“原因是老板要增加铲车司机,本来二人平时就有摩擦”。也有人说,当地不少煤场都有两个铲车司机,而盛兴煤场只有李献良一个,工作强度比普通司机大得多。当地的铲车司机月收入1500元左右,据说李献良曾和老板谈过待遇的事,但未谈成,所以辞职。

席间,李献良喝了很多白酒。就在其行凶后被警方抓获的当晚8时,已经过了五六个小时,酒精检测结果为154mg/100ml(每100毫升血液中的酒精含量为154毫克),呈醉酒状态。

借酒行凶是被认为导致惨案发生最直接的因素。不过,很多认识李献良的人都表示不清楚他的酒量,但其性子豪爽,以前有人找他喝酒,他拿起酒杯一口就干了。

下午3时许,盛兴煤场内,喝醉酒的李献良与人发生口角,至于另一方到底是客户还是煤场老板,说法不一。据元氏县官方公布的调查结果:15时许,元氏县前仙乡前仙村钱某来煤场拉煤,李献良负责装车。钱某指责李献良把煤矸石和煤面装进了车,双方发生口角,继而推搡拉扯,后被煤场老板张某拉开。

也有人猜测,不管争执的另一方是谁,李献良肯定感觉自己吃了亏,否则也不会恼羞成怒地“报复”。

报复开始了。李献良爬上铲车,将煤场内一所简易房推倒。媒体报道,房屋倒塌时,煤场老板和业务员跑了出来,正在休息的一名山东籍客户丁团结被砸身亡。

之后,铲车并没有停下来。记者了解到,李献良驾驶铲车从盛兴煤场冲出后,曾进入路边另一煤场,铲倒该煤场院墙后继续沿着井元路由东向西,疯狂追砸沿途车辆和行人约2公里,向南拐入南佐镇,沿着南佐镇镰刀状的街道继续行凶,从镇东口出来又绕回到井元路,然后回到盛兴煤场。铲车先后碾过的路总长约8公里。

约8公里的公路上,李献良看见车就顶、掀、砸。目击者王竹华印象最深的是:李献良驾驶铲车技术非常娴熟,总能准确地“拍”中汽车的驾驶位置。而沿途的简易房屋和门脸以及一些走在路上的群众也遭了殃。

根据元氏县官方调查,截至8月2日该事故造成11人死亡,20余人受伤,并砸毁了数十辆大小汽车,撞坏简易房屋及门脸等十余间。

多位村民合力制服凶手

8公里路上不得不提的有三个人。他们是王竹华、王晓博和王新江。

44岁的王竹华是当地一煤炭检测站负责人,王晓博是他的儿子,王新江是他的朋友。根据目击者的讲述,这三人是制服凶手最主要的功臣。

最初目睹事件发生的是检测站职工小赵。大概下午4时许,正在屋内的小赵突然听见外面一声巨响,她以为是汽车相撞了。出门一看,傻眼了。一辆铲车掀翻了不远处马路对面的一辆奥迪,又铲起一辆捷达车摔到墙上,接着挖了饭馆的墙。

关于这一段,另一目击者说得更“玄乎”。他说,奥迪车被李献良用翻斗砸了两次,仍没有砸下去,司机惊恐逃出。李随即用铲车铲起奥迪车,车连翻了几个滚。

眼看着铲车向检测站开来。小赵急忙拨打110报警,但传来的总是忙音。铲车越来越近,慌忙中,小赵赶紧跑进后院,没敢出来,接着就听见外面一阵噼里啪啦响声,等铲车声音渐渐远了点,她跑出来发现门脸房的外墙已经倒塌。

她赶紧给王竹华打电话。当时,家住南佐镇西北街村的王竹华正和儿子王晓博忙着装修房子。接到电话后,俩人连忙开车赶到了检测站。

当时,李献良驾驶铲车已经离开。起初,王竹华以为有人故意挑事。于是,拉上儿子王晓博,还有朋友王新江开车追了出去。

但一到外面,看到被砸的汽车东倒西歪地躺在路上。等进了镇子,还看见了几个血肉模糊的人躺在街道上。

“不好!有人在行凶!”王竹华这才反应过来。

几分钟后,他追上了铲车。铲车已经到了镇政府门前的商业街,见车就拍,见人就撞。

这时,铲车周围远远地聚集了很多群众,但面对凶悍的铲车,所有人都束手无策,王竹华车里的三个男人也无能为力,“遇到路宽一点的时候还敢靠近,但街道窄的地方,只能远远跟着”。

就这样又跟了20多分钟,直到铲车向北拐出了镇子又上了井元路,路过双林加油站时,王晓博才趁机冲进厨房,抄起一把菜刀继续追赶。

铲车向西一路狂奔,左突右冲地拍砸车辆,当快到中海石油加油站时,往左一拐径直冲向加油站,加油站旁边就是通往镇子的另一条路。王新江担心铲车再进到镇子里,就使劲往铲车驾驶室扔石头,此举造成的结果是,铲车疯了般地冲向王新江。

“多亏那两棵树挡了一下。”王晓博说。这时,他瞅准铲车速度慢的一瞬间,抓住车左边的梯子攀了上去。车上,到处都是群众扔上去的石块和砖头,铲车司机抓起手边的石头砸了几回都没砸到他。王晓博趁势挥起菜刀向驾驶室猛砍,血溅了出来,司机狂叫着,铲车更加疯狂,径直朝路边已被拱翻的大卡车冲了过去。

王晓博紧贴在驾驶室后面,扔了菜刀双手紧紧抓住扶手。一旁的王竹华看着儿子在铲车上左摇右摆,担心地不断大喊:“快下来!下来!”王晓博找了个机会跳了下来。此时,铲车驾驶室里有血流出来,大家知道,凶手已经受伤了。

最终,铲车又回到了盛兴煤场停了下来,李献良拖着血淋淋的左胳膊下了车,右手还拎着一截铁棍。

“他可能想找他的摩托车逃跑”,王竹华开车拉着王新江追到了煤场。王新江一石头正好迎面砸到李献良的脸,大家一哄而上,将李献良打了个半死。

警方出警慢 涉嫌不作为?

李献良被制服了。据多名受访群众说,大家将凶手制服20到30分钟后,三四名警察才开着警车鸣着警笛到达盛兴煤场。

此事件发生后,不管是网上的帖子,还是面对记者的南佐镇人,大都对民警的出警速度极为不满。等警察赶到时,整个惨案已经持续了两个小时左右。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说,假使派出所接到煤场第一时间报警,并在40分钟内就出警的话,处警民警便可能会与铲车半路相遇,并有可能阻止事件继续恶化。

而据记者按照凶手行凶路线实地测量发现:凶手最初行凶的煤场距离南佐镇派出所大约1.5公里,施暴的总路程大约8公里,而派出所距离最近的行凶地南佐医院只有400米。

若当地村民所说属实,民警的出警速度为何如此之慢呢?

8月5日,记者电话采访元氏县副县长、公安局长孔宪国,电话那端却多次传来忙音。随后,记者又致电元氏县公安局政治处,对方称媒体由外宣部门统一负责接待。

记者了解到,孔宪国在去年第六期《小康》杂志发表的文章称,妥善处置各种突发事件,提高驾驭复杂局势能力,切实担负起维护一方平安、确保一方稳定的重大责任,县级公安局长责无旁贷。文章发表一个月后,他却因城管乱收费及行政不作为,被责令作出检查并被通报批评。

事发当晚,元氏县官方提供给当地媒体一份新闻通稿。通稿称,“事发后,河北石家庄市和元氏县党政负责人在现场迅速组织公安、卫生等部门处置,抓获犯罪嫌疑人”,但对于抓获凶手的过程只字未提。

死者中有一名派出所所长

8公里路上,最蹊跷的莫过于在事件中死亡的派出所所长。

这起事故究竟造成多少人死亡?

事发当晚,元氏县政府对外发布消息时公布了数字:“铲车冲撞多辆汽车事故”造成包括买煤客户在内的8人死亡,10余人受伤,20多辆车不同程度损坏。但在次日的媒体报道中,该事件被定性为恶性刑事案件,伤亡人数也分别增至11人和30人。不过,这个数字仍与网上所传伤亡人数有差异。

一名自称目击者的网友在百度贴吧石家庄吧里说,当时他“拿砖头砸了铲车几下,拿了个铁棍上去打了几下后来被铲车甩了下来,没有撵上,实际死亡20多人,人心惶惶。”

但案发至今,死亡者名单却迟迟未对外公布。有人说,“名单保密”已成为处置特大伤亡事件的有效措施,既可以有效防止死者家属串联,有利于善后工作的顺利进行,同时也便于防止“不明真相的群众”核实死亡数字。

不过,根据记者的走访取证,11名死者名单逐一确定。他们是:山东东营人丁团结(32岁,煤炭业务员)、山东章丘人李伟(卡车司机)、南佐镇居民田财富(48岁)、李国利(48岁)、王启明(女,5岁,小名妞妞)、王贵英(女,34岁)、刘怡念(5岁,王贵英女儿)、张怡佳(3岁,王贵英外甥女)、元氏县前仙镇牛家庄村民张香玲(女,51岁)、元氏县姬村镇前营村村民邵现中(43岁,妞妞的表叔)和姓名不详的某派出所所长。其中除了丁团结被倒塌的房屋砸死在盛兴煤场、李伟和那位警察被砸死在井元路上,其余8人均惨死在南佐镇街道上。

至于这名姓名不详的某派出所所长,元氏县政府却极为低调,先是之前称11名死者均是群众,而后在面对记者采访时含糊其辞。据该县负责协调媒体的两名官员讲,确有一名行业派出所所长被铲车砸死,但对其死亡经过、具体姓名以及任职等信息均表示“不清楚”。

但据多名目击者证实,在李献良一路施暴行至双林加油站,拼命拍砸过往车辆的过程中,曾有一名着警服的男子从旁边屋里走出来,上了停在附近的警车并鸣响了警笛,或许是这位着警服者试图阻止铲车,没想到反倒惹恼铲车司机,并转向将该车砸毁。

死者家属获15万民政补助

这起发生在8公里路上的惨案,死者家属最终获得了政府15万元的民政补助。

据元氏县县委宣传部副部长齐振华介绍,最多时有40余名伤者被送到医院接受治疗,由政府先行垫付救治费用,同时全县动员为遇难者家属捐款,死者家属也由三级干部包干进行安抚,并给予民政补助,但对于具体金额“并不掌握”。

记者了解到,死者张香玲、邵现中等家属均已得到政府民政补助15万元,外加1万元的丧葬费。

8月3日,在事件中遇难的章丘司机李伟尸体已经火化。但在煤场遭遇不幸的本事件第一个死者丁团结的家属,却收到了口头最后通牒:以8月4日12时为限,到时如未签字同意火化尸体,则视为放弃政府给予的民政补助,今后只能走法律程序获得补偿。

据丁团结的四叔丁开福介绍,事发当天下午3时12分,他还曾与侄子丁团结通过电话,2小时后噩耗传来,一同和丁团结跑业务的小高在电话中说,丁团结“人已经不行了”。

当晚他家亲朋好友约40人开车到达元氏县,政府善后人员将他们全部安置在县政府招待所。“每天姓范的副县长都来两次商谈善后处理,但我们对他们的处理意见不能接受。”丁开福称,范县长提出给予死者家属15万元民政补助,外加1万元的丧葬费,前提就是家属签字同意将死者尸体火化,同时县长强调,此款项是政府出于人道考虑给予的补助,并非是政府赔偿。

但丁家认为,16万元在元氏县当地或许是很大的金额,但按照山东的生活水平,这样的补偿额太低。随后元氏方提出,由于该事件已定性为刑事案件,死者家属应刑事诉讼附带民事诉讼,走法律程序要求法院判令责任人给予经济赔偿。

8月3日,一位元氏县官员对记者表示,由于这是一次突发的刑事案件,死伤的群众家属“目前情绪稳定”、“比较感谢政府及时救助”。记者在死者家属刘月辰家采访时,老人当着两名干部模样的人的面,也表达了对政府的感谢,“当天晚上市、县、乡上的领导都来家里慰问,我真的很感谢他们的关心,但就是对公安局派出所没有及时出警有意见”。

“老实人”的扩大性暴行

最后,8公里路上的惨案,最大的疑问还是李献良为何要酿如此惨剧。

事隔几天后,王竹华依然清楚记得,就在李献良拖着受伤的胳膊,手握铁棍从铲车上下来时,他曾对着李高喊:“你知道你轧死了多少人吗?”而李献良的回答是:“我够本了,我负责。”

虽然和李献良并不熟,但在王竹华的印象中,李献良在这里至少干了两年,从来没有听说过他曾招惹过谁。

那么,李献良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为何借酒性近乎“报复”性地袭击了这么多人?

根据元氏县警方公布的资料,犯罪嫌疑人李献良,男,1973年8月8日出生,元氏县赵同乡池村人,系元氏县南佐镇盛兴煤场铲车司机。家里有妻子还有两个孩子。

8月4日,记者来到元氏县赵同乡池村试图寻找答案。村子有100多户人,大多姓李,但李献良家的近亲并不多。

“肯定是有人欺负了他,他才会那么做。”村头小卖部老板说,李献良曾在湖北当过志愿兵,平时为人处事都很老实。在村民的指引下,记者找到李献良的家,但家门紧闭。旁边的邻居说,出事那天早上,看见李献良推着摩托车出门,跟她打了个招呼骑上车就走了。“平日里他隔三岔五都会回家住的,自从出事后,他的媳妇和两个娃娃就再没有回来。”

有村民说,李献良兄弟两个,母亲早在十多年前就已经病故,6年前他父亲去世,他的哥哥也在几年前病亡,平日里一家四口与别人也没有太多来往。村里有小伙子介绍说,李献良在部队是工程兵,不但会驾驶铲车、挖掘机等,还会修理各类工程机械。他当兵回来后,曾在县交通局工程处开压路机和挖掘机,后来就听说去煤场给老板开了铲车装煤。

说起刚刚发生不久的惨案,一位怀里抱着孙子的白发老人说,那是老板开着车子在前面撞人,献良只是跟在后面走,他是被人陷害的。说到伤心处不但语调哽咽,眼泪也流了出来。很明显,在老人心里,她所熟悉的李献良不像是能干出这种事的人。

对此,石家庄晨昊心理咨询中心的主任张伟旗说,人之所以是人,是平衡状态下形成的三性:兽性 (动物)、人性和神(爱)性,人的心理健康标准就是三性的和谐统一。即使在可怕的恶魔施暴者身上,也有他可怜的一面,也有他内心善的一面,人本身就是一个矛盾体,我们应该深思他行为背后的原因。

很明显,李献良的暴行属于扩大性自杀行为,在他潜意识里对现实已经很绝望,是一种动物性的退行行为。接连的亲人去世,可能给李献良造成一种心理阴影,丧失了价值感、安全感和归属感,醉酒状态下更容易丧失理智,再加上现实中的刺激形成的破坏力,最终触发了压抑已久的情绪形成井喷效应,就会导致这种情绪性冲动杀人,现实中这样的案例已经很多。本报记者 张宏伟 文/图

  新闻眼 |  2010.08.08
 
文章来源: 华商网-华商报 发表评论>>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精彩图片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黄金链

团购 | 芳奈儿 | wedding dresses | 武装风暴 | china wholesale | Cosplay | 机票 | 中国建设工程招标 | prescription sunglasses | 中国制造网 | 免费发布信息网 | 酒店预订 | 爱房网 | Domain Name | 财富广告位 | 小说阅读网 | 双s减肥药 | 导购网 | 圣荷丰胸官方网站 | 上海虹桥医院 | China Wholesale | wholesale cell phones | 背背佳官网 | QQ空间 | video converter | 上海租车 | 双s减肥药官方网站 | wholesale golf clubs | TV Wall Brackets | Wireless Mouse | 秒杀网 | 整形团购网 | 够好网特价机票宾馆 | u88 | 3158 | 28 | 游戏知道网 | 团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