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宋桂芳

前不久,网友送了著名学者余秋雨一个“华语世界第一文盲”的称号,本来余秋雨都抱着“忍一时风平浪静”的态度来面对这个事情,但是网友们开始在余秋雨的博客里留下大批的恶评。近日,记者打开余秋雨博客发现,其博客上所有文字、图片和评论统统被删除。(12月26日 《广州日报》)

骂人是一件很爽的事情。尤其是大家一起赤膊上阵,更尤其是痛骂大家都觉得该骂之人,一时吐沫四溢、口水横飞,豪气干云天,那阵势就简直如同武林大会上群侠围殴魔教一般。倒霉的余秋雨先生,不幸扮演了一回魔教教主,且这个封号长期请辞不去。加上2009年衍生众多关联事件:比如年中一波三折的“诈捐门”,10月份又被曝拥有上市公司股权身家过亿,此后再传其为南京钟山风景区撰写的碑文被网友评为“最令人作呕一景”,直到前几天,在网友发起的“华语世界文盲”评选中意外登顶榜首——这些戏码,使其不断“被成功卫冕”。

这些事件我都有关注,也曾情绪愤然,但终究没有下得了笔去“含泪痛骂”,或者匿名在他博客里画一坨苍蝇。这倒不是因为我是余先生的粉丝,只是,我总以为,当骂的是关涉公共利益的蛛丝马迹,至于道德砍刀,还是慎用的好。大学的时候,我读过余先生的书,客观地说,其文学造诣或价值是摆在那里的,不因人品而一损俱损;至于此后其粉墨登场的种种,值得警醒的倒不是他这个人,而是与之相关的制度设计:比如“诈捐”,我们骂爽了,慈善捐赠机制还是岿然不动;比如入股事件,与资本运作体制相关的环节并未因我们的含沙射影而透明公正起来;至于碑文,我想说的是,既然芙蓉姐姐都能去北大领奖并“独领风骚”了,就算余大师秀得差强人意,也断不至于引来如此多的口水。

朱熹《朱子语类》:“俗语所谓将心比心,如此则各得其平矣。”挺余派也好,倒余帮也罢,情绪身份的辨识占了上风,说出来的话多少恐怕就很难以理服人了。余大师或者该骂,但我以为,怎么“骂”、“骂”得是不是靠谱,是很考验这个社会舆论素养真实面目的事情。讽刺挖苦、人身攻击,是很多人最擅长的伎俩,但将心比心,如果骂人的人,他混到余大师的份儿上,恐怕未必比人家做得好,别说“含泪劝告”,估计“拿脑袋劝告”都有可能。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很遗憾,就在余先生关闭了博客后,还是骂声一片,骂得很难听,骂得很有道德优越感——让人看了直冒冷汗。

余先生已将博客上的所有文字、图片和评论统统删除,我倒觉得这是一件很可爱的事,证明一个最简单的道理:其实我们都是一介凡夫俗子,有自己的喜怒哀乐,会脸红,会生气,会小气,会在意别人的评说。再循着这个逻辑推算,流言蜚语之下,余大师的日子恐怕也不会太过于心平气和。所谓闲庭信步云卷云舒的安逸,只是传说中的胸襟与情怀而已。

这世界本没有大师,或者说大师其实也是凡夫俗子。那么,我们在道德与人格层面,还是站在地上说话的好,因为,指不定那天你跌倒了,也会面临其他人都飘到空中鄙视你的危险。真要关心余先生,不如看看是什么样的制度群,让其一登场就搞得我们很郁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