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意大利当局26日上午公布的对99%国内选票的计票结果,极右翼政党意大利兄弟党所在的中右翼联盟在议会选举中获得44.05%的选票,高于中左翼联盟的26.05%。其中,意大利兄弟党的支持率是26.12%,在所有政党中是最高的,其领导人焦尔吉娅·梅洛尼或将成为意大利首位女总理。“意大利似乎翻开了欧洲历史的一页。”《纽约时报》26日说,一些过去的禁忌和被边缘化的政党正进入欧洲主流,并赢得选举,但在欧洲大陆上引发最强烈冲击波的是意大利。梅洛尼上台执政的可能性令外媒对这一欧盟创始成员国、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在西方联盟中的可靠性产生担忧。不过美联社认为,梅洛尼在26日凌晨的演讲中使用了“和解”的口吻,她说:“如果我们被要求治理这个国家,我们将为所有意大利人这么做,目的是团结人民……现在是负责任的时候了。”

投票率创历史新低

根据选举结果和新议会的组成,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将任命一位新总理,总理将提出部长名单。英国广播公司称,人们普遍预计,梅洛尼将组建意大利自二战以来“最右翼”的政府。

路透社认为,意大利此次议会选举并不算是对中右翼联盟的有力支持。《纽约时报》称,大选的投票率以64%创下有记录以来的新低,比4年前的大选“大幅下降”9%,对于一个投票率历来很高的国家,这是一个“令人吃惊”的结果。意大利乌尔比诺大学政治学家法比奥·博尔迪尼翁认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投票率低是公众对于愈发无力、与社会脱节的政党的不信任加剧造成的。

“意大利人给了我们一项重要责任,”梅洛尼26日在推特上发文说,“现在我们的任务是不让他们失望,尽我们最大的努力恢复国家的尊严和骄傲。”该推文的配图是一张她紧握国旗的照片。

路透社称,中右翼联盟或将在议会中获得明显多数席位,在经历了多年动荡和脆弱联盟之后,这可能给意大利一个难得的政治稳定的机会。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提到,梅洛尼或将成为意大利8年来的第6位总理。“在意大利,获得政治权力比能够长期执政以改变这个国家要更加容易。”《华盛顿邮报》评论称。

有人庆祝,有人警告

据美联社报道,几名“疑欧派”政治人物率先庆贺意大利的选举结果。西班牙极右翼政党VOX领导人阿巴斯卡尔在推特上称,“数百万人将希望寄托在意大利”,梅洛尼“为一个由主权国家组成的自豪和自由的欧洲指明了道路”。来自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联盟”的欧洲议会议员巴德拉则声称,意大利选民给欧盟上了一堂“(学会)谦虚的课”。

与此同时,欧洲另外一些政治人物发出警告。据法新社报道,西班牙外交大臣阿尔瓦雷斯26日在记者会上说,在充满不确定性的时代,“民粹主义运动总是在发展,但通常以同样的方式结束——灾难”,因为它们“为非常复杂的难题提供简单的短期方案”。同一天,法国总理博尔内拒绝对意大利的选举结果直接进行评论,但她表示,法国会“留意”堕胎权和其他人权“受到所有人的尊重”。

“虽然在抗击疫情和应对俄乌危机中,欧盟国家在协调立场和整合资源方面取得一定突破,但梅洛尼的胜选反映出民族主义仍具有吸引力。”《纽约时报》说,她领导的政府会如何以及在多大程度上威胁这种凝聚力,是如今欧洲建制派最关注的一个问题。

“反对者警告,梅洛尼的崛起可能成为欧洲政治一个划时代事件。”《华盛顿邮报》26日报道说,左翼人士敲响了警钟,称梅洛尼可能把意大利推入欧洲的非自由主义阵营。梅洛尼的反对者引述她过去的言论,包括大规模非法移民到意大利是“有计划和蓄意的”。另外,她曾经主张解散欧元区。

不过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梅洛尼对欧盟的态度在发生改变。鉴于意大利预计是2000亿欧元欧盟新冠恢复基金的受益者,她缓和了自己的批评。《华盛顿邮报》也称,意大利兄弟党支持率攀升后,梅洛尼开始向中间靠拢。她表示,虽然意大利要更为自身利益奋斗,但同时也说意大利属于欧洲、会继续留在北约。另外,鉴于意大利不少富有的右翼商业利益集团倾向于与布鲁塞尔建立稳定的关系,这也会给梅洛尼一个天然的防止剑走偏锋的机制。

担忧被夸大了?

让欧盟感到其内部团结面临考验的问题还包括,意大利对乌克兰危机的态度存在不确定性。英国《经济学人》26日称,意大利中右翼联盟内部的政策分歧可能会产生显著后果。梅洛尼一直承诺自己对乌克兰的支持坚定不移,但她的盟友、联盟党领导人萨尔维尼曾质疑西方对俄制裁,力量党领导人贝卢斯科尼则曾为俄总统普京辩护。

但据《纽约时报》报道,也有分析人士称,梅洛尼上台后可能淡化支持对俄制裁,因为这在意大利国内不太受欢迎,一旦她真的这么做,意大利可能成为欧盟在制裁俄罗斯问题上一致立场的薄弱环节。

据俄罗斯塔斯社报道,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26日表示,俄罗斯准备好欢迎意大利任何愿意对双边对话采取建设性态度的政治力量。

意大利博洛尼亚大学政治学名誉教授詹弗兰科·帕斯基诺称,对于梅洛尼或将执政的担忧被夸大了,她更像是一个政治人物而不是理论家,她不会寻求彻底决裂。不过《华盛顿邮报》说,令欧盟感到紧张的是,梅洛尼党内有一种根深蒂固的观点,即欧洲一体化应受限制,各国应走更多自己的路而非听从布鲁塞尔摆布。(环球时报驻意大利特派记者 谢亚宏 陈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