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历史中有属于未来的东西,找到了,思想就永恒。40多年风雷激荡的伟大变革,9年来波澜壮阔的大步前行,从这段历史中,我们将触摸到怎样的永恒?就让我们在亿万人民的实践中,去寻找中国改革开放的密码。

崇州,四川省的一个县级市,毗邻省会成都。与全国大多数地方一样,随着农村劳动力大量进城,崇州农村土地抛荒严重。

【采访:同济大学教授 程国强】

所以有人讲现在农村的劳动力叫“七零三八六一部队”。“七零”指的是老龄化的人口。现在基本上是八零后不会种地,九零后不想种地,零零后是不谈种地,那就是说谁来种地的问题。

“谁来种地”“谁来经营”“谁来服务”?泥土里发出一连串亟待求解的深层问号。

【同期声:四川省崇州市杨柳农民专业合作社职业经理人 王伶俐】

再补一下,空的地方再补一下。

我叫王伶俐,现在想起当时那个决定,真的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同大多数农村的孩子一样,自从考进大学,王伶俐就想一辈子留在城市,但毕业时,她却突然放弃了留在成都的机会,回到了家乡。

【采访:四川省崇州市杨柳农民专业合作社职业经理人 王伶俐】

因为我爸爸他也一直鼓励我,一直跟我说,他说你回来,这个(共营制)很有前途。

王伶俐父亲认为“有前途”的事情,就是当时推行的农业共营制。

【采访:同济大学教授 程国强】

它的核心就是由农户控制的土地股份合作社,加上农业职业经理人,再加上农业的社会化服务组织,这三个主体来共同经营农业。

把各家各户的土地集中起来,实现规模化生产,这就是“农业共营制”,是崇州推进农业适度规模经营的一项大胆创新。

然而,开始时困难重重,2010年第一家合作社成立,只有30家农户入社。更多的人在观望,怕土地承包政策会变,又担心合作社缺乏发展资金,没有前途。

激活土地这一重要生产要素,成为深化农村改革的关键。

2014年1月,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提出:在落实农村土地集体所有权的基础上,稳定农户承包权、放活土地经营权,形成土地所有权、农户承包权、土地经营权分置并行。

这一新的制度设计,被称作“三权分置”,是农村改革又一次重大的制度创新。

创新是改革开放的生命。

【采访: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 蔡昉】

这个改革是很了不起的,因为我们可以把它和改革开放之初家庭承包责任制的提出相提并论。

【采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研究部部长 叶兴庆】

三权分置是把承包户从土地上解放出来,他可以放心地把土地流转出去,流转给专业的经营者,流转给新型经营主体,这当然也就促进了我们农业生产力的进一步提高。

这是中国农业经营方式的历史性转变。

如今,崇州的土地股份合作社已发展到246家,入社农户总人口超过26万,占全市农业人口的70%。与此同时,农业品牌、农业科技、农村金融等服务体系相继搭建,有力地推动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转型。

合作社逐步建立现代企业管理制度,公开招聘职业经理人。返回家乡的王伶俐被聘为一家合作社的经理,负责1000多亩土地和一家粮食烘干中心的生产经营。

【采访:四川省崇州市杨柳农民专业合作社职业经理人 王伶俐】

我父亲就只是种庄稼,就是永远在第一产业上。现在我们合作社,在慢慢朝二三产业发展。我们也是在通过微信上,我们也用微信平台,来销售我们的大米。

在崇州,有近2000名像王伶俐这样的职业经理人活跃在田间地头,他们给农业生产经营带来新观念、新思路,为乡村振兴注入新鲜血液。

巩固和完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是乡村振兴的制度基础。

【同期声】

坚持加强党的领导和尊重人民首创精神相结合,坚持“摸着石头过河”和顶层设计相结合,坚持问题导向和目标导向相统一,坚持试点先行和全面推进相促进……

广东深圳。莲花山顶。习近平总书记2012年12月8日种下的高山榕,如今亭亭如盖,郁郁葱葱。

安徽凤阳。小岗村。习近平总书记2016年4月25日走进“当年农家”院落,大包干契约上18户村民当初按下的红手印,依旧清晰可辨,隐隐生光。

一棵树,一纸印信,更像是一则启示,一篇宣言。

“什么是路?就是从没路的地方践踏出来的,从只有荆棘的地方开辟出来的。”

习近平总书记引用鲁迅先生的这段话,强调在中国这样一个有着5000多年文明史、14亿多人口的大国推进改革发展,“没有可以奉为金科玉律的教科书”,我们只能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坚定不移走自己的路。

【同期声】

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将改革开放进行到底,不断实现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在新时代创造中华民族新的更大的奇迹!创造让世界刮目相看的新的更大的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