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远东联邦大学国际关系副教授阿尔乔姆·卢金1月12日在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网站上发表题为《乌克兰会成为俄罗斯的新阿富汗吗?》的文章。全文摘编如下:

近几周来,西方国家纷纷猜测,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极有可能引发一场使用美制武器的“游击战”,让普京陷入一个阿富汗式的“泥潭”。

事实上,即使发生这种世界末日般的事件,所谓“反俄游击战”也不大可能发生。

英雄主义时代已结束

现代后工业化社会中的个人,无论是美国人、俄罗斯人,还是乌克兰人,都越来越回避暴力。有些人在虚拟现实中可能英勇果敢,但在现实生活中,几乎所有人都异常温顺。

造成这种原因之一是人口变化。随着社会老龄化,发达国家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与欧洲其他国家一样,乌克兰也步入老龄化社会,该国人口的年龄中值在41岁左右。

很多西方人希望乌克兰成为俄罗斯的“另一个阿富汗或车臣”,这是非常幼稚的想法。

欧洲最近的一个例子是加泰罗尼亚。加泰罗尼亚人或许渴望建立自己的主权国家,但他们根本没有做好为争取独立而牺牲的准备。

一个国家必须愿意付出血的代价。但在欧洲,英雄主义时代已经结束——在其他后现代低出生率的发达社会,不管是北美还是东亚,这样的时代都结束了。

与阿富汗游击队和也门胡塞组织不同,当代乌克兰人已经属于后现代世界。在2014年至2015年的顿巴斯战争中,乌克兰在数月内就承认战败。这不仅仅是因为乌克兰军队士气低落,还与国家对生命损失的接受程度有关。对乌克兰社会来说,即使牺牲几千名作战人员,也是难以接受的。

此外,如果外星人要征服后工业化国家,他们可能只需要占领其电信和电子网络。在电影《黑客帝国》的虚拟现实中发动叛乱或许是有可能的。然而,在后工业时代的现实世界中,组织大规模抵抗运动要难得多,因为在这样的时代环境中,个人完全依赖手机和互联网,几乎每走一步都有摄像头监控。

乌克兰青年态度冷漠

有报道称,在乌克兰最近进行的一次民调中,约24%的受访者说他们会“用手中的武器”抵抗俄罗斯。乌克兰目前的人口约为4000万,这意味着有几百万平民愿意成为抵抗俄罗斯的“战士”。但这个调查结果的可信度有多高?

此类民调的受访者往往倾向于给出社会认可的答案。保卫家园是每个人应尽的义务。但乌克兰征兵中心的报告却反映了另一番景象——即使面对所谓“俄罗斯的威胁”,乌克兰男孩对义务兵役并不积极,对去东部前线服役的热情就更低了。

来自俄罗斯的所谓“威胁”并没有让乌克兰社会动员起来,人们反而看起来无动于衷。很多乌克兰人似乎已经不再关心这个问题。这种冷漠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用新冠疫情的影响来解释。疫情后的乌克兰疲惫不堪,萎靡不振。在这方面,它与邻国俄罗斯以及大多数欧洲国家没有太大区别。一个更重要的因素可能是,很多乌克兰人对国家政治和政治领导人的幻想破灭。

如果普京真的“入侵”乌克兰,只有乌克兰东部和南部——这些地区讲俄语的人比例很高——会有一小部分人“积极抵抗”俄罗斯军队。但他们根本不是俄罗斯军队和特种部队的对手。对那些拒绝接受新现实的人来说,移民才是他们最有可能选择的出路。几十万人可能离开俄罗斯控制的乌克兰部分地区。在俄罗斯“占领”地区,绝大多数乌克兰人仍将逆来顺受,不会为“捍卫”乌克兰采取任何行动,而且将会有相当多的人与俄罗斯积极合作。民族主义和反俄情绪更高的乌克兰西部或许有所不同,但俄罗斯不太可能进入乌克兰西部。

一些人坐在华盛顿、伦敦和华沙舒适的办公室里,幻想着乌克兰人会与俄罗斯“战斗到底”。这些幻想很难成为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