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尔街日报》1月7日文章,原题:拜登计划建立大型联盟对抗中国,但并非易事 随着美中关系在许多方面日益紧张,美国候任总统拜登上任后打算联合西方国家向北京广泛施压,这与特朗普单干的做法明显不同。

拜登的高级顾问们在总统竞选期间和之后接受采访时表示,拜登对华政策的核心是他所称的“民主国家峰会”,该峰会将寻求建立一个明确的针对北京的替代方案。美国还将尝试组织较小的国家团体来应对在先进通信和人工智能等方面的具体问题。

对拜登来说,重新制定美国的对华政策意味着否定现任政府的做法。特朗普一方面挑起了与中国的争端,另一方面在贸易和安全问题上与盟友们摩擦不断。特朗普还推动在国会和公众当中形成日益增强的共识,即中国不仅是竞争对手,也是对美国全球领导力的威胁。

但鉴于中国庞大市场所具有的吸引力,拜登可能很难说服盟友团结起来一致对抗中国。例如,中国和欧盟最近刚完成了一项投资协定谈判。美国的盟友们表示,鉴于美国过去4年来的单边做法,他们不能相信美国对于成立一个国际联盟做出的长期承诺。

前墨西哥驻华大使瓜哈尔多称:“要求各国放弃在中国这个全球唯一正在增长的主要经济体市场中的机会,这样做是为了什么呢?与美国结盟?事实证明美国不是一个可靠的合作伙伴。”

印度金德尔全球大学国际事务学院院长乔利亚称,印度不会接受美国为了联手对抗中国而提出的条件或条款。

一些西方国家并不想疏远北京及中国市场。经过7年的谈判,欧盟在去年12月底完成了与中国的双边投资协议谈判。这让中国面对美国新一届政府时处于更有利的地位,并提醒美国政府不能把欧洲的支持视为理所当然。

中国政府正推行自己的多边议程,进一步将美国的盟友拉入自身经济势力范围。中国政府曾更倾向于与贸易伙伴一对一打交道,但与特朗普政府的贸易战已促使中国重新思考。

中国加大了通过世界贸易组织和联合国等国际组织开展工作的力度。中国还提出与非洲国家分享新冠疫苗,以维护自身作为友善的世界大国的形象。

去年11月,中国与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等14个国家签订了《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特朗普政府的每一次贸易制裁,都让北京方面达成该协定的意愿更加强烈。一位参与谈判的亚洲国家外交官表示,中国官员会告诉日本同行,他们的贸易协定给东京提供了替代市场,从而给他们带来了制衡美国的筹码。即使美国继续削弱与中国的经济联系,该协定也将促进中国与其他签署国之间的贸易。(作者鲍勃·戴维斯、Lingling W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