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5日,河南省秋冬季污染防治攻坚暗访核查组一行三人到焦作马村区检查环保工作,在演马街道官庄老村一洗沙场内遭遇暴力抗法、辱骂;暗访受阻后,执法人员拿出“工作证”却仍被打耳光。目前暴力抗法者已被刑拘,这家没有任何手续、没有规划的散、乱、污企业也已被取缔。

抗法者被绳之以法,散乱污企业被取缔……剧情虽有波折,但结局“舒适”。即便如此,有些问号仍待解。比如,这家制造污染且未进行任何审批的企业,为何之前能“活着”?企业方面暴力抗法的底气又从何而来?

按理说,一家黑户企业见到执法人员,本该心虚害怕,这家企业却似乎不在乎,而暴力抗法的法律后果是什么,正常人也都知道,那该企业铁棍、巴掌抗法的背后,藏着怎样的“不正常”,难免引人想象。

从报道可知,此次前往焦作进行环境执法检查的人员,是由安阳市环境系统而来,为河南省污染防治攻坚战领导小组办公室派出,属异地核查。此举通常是出于避免本地干扰因素、利于保密等考虑。可就此次事件看,被异地核查的这家散乱污企业,像是个难啃的角色:在执法人员“明牌”后,仍敢“铁棍接待”,太肆无忌惮了。

事发后,当地高度重视,迅速成立调查组开展工作,施暴者很快被抓,黑户企业也迅速被取缔。这跟公众预想的结果同调,但仍不免让人事后诸葛亮般揣想:这样的结果是否可以提前出现?比如,在这家黑户企业刚开始生产或出现违法行为时,而不该是殴打执法人员后。

说得更具体些:该洗沙场不是开在地下,有无审批手续监管部门本应心知肚明,污染不污染也摆在明面上……相关部门是没看见,还是视若无睹?

都说“出来违法,迟早要还”“该来的才来”,但公众希望的是,违法的后果能早来就别迟来,更不要等事情闹大了才来。否则,很可能养痈成患,无形间姑息其浑横无理的底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