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南某地,深秋雨歇。一片雾气缭绕的山水之间,潜行至此的空降兵分队完成目标勘察任务,静待攻击条件成熟。

临近中午,雾气渐渐散去,战机对地攻击条件逐步好转。随后,一条火力支援信息迅即发往千里之外的空军航空兵某旅。

某军用机场,指挥员一声令下,飞行员高菁岭驾驶战机加力起飞,向指定打击地域呼啸而去。

坐标和时间,这一最简要的协同要素,串联起相隔千里的空地双方一系列复杂作战行动——战机逐渐靠近目标,同一时间节点上,空降兵分队官兵检查制导设备、调试修正信号,飞行员同步进行新型制导炸弹准备、检查攻击参数、锁定目标坐标。

一方是深入敌后的特种作战精英,一方是全域机动的空中突击利剑,跨越千里仍保持同频共振。

到达攻击位置,打击时刻将至,高菁岭驾驶战机推杆俯冲,果断钻入云层。

空降兵分队立即投射制导信号。云层中,絮状碎云贴着战机座舱盖向后掠过,高菁岭平稳保持战机俯冲姿态。战机飞行高度不断下降,制导设备已处于最佳工作状态,炸弹划出一道弧线,精准扑向目标。

“平时主动协同合训,战时才能形成强大合力。”该旅领导介绍,训练结束后,空地双方围绕精确打击课题进行复盘总结,对各自兵力使用方法、弹药条件要求和攻击时机选择进行深入交流,优化攻击条件、配合时机、应变方法等协同要素,空地一体精确打击能力进一步增强。